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章 天子龙气,紫微星动
    韩王回想起关于古大巫的记载,眼的那缕欲火瞬间消退,看向紫女的眼神多了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他额头遍布冷汗,脸色多了几分苍白,颤音道:“,古大巫!”

    莫尘望着韩王明显激动过度的神色,心微微有些诧异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只是莫尘还未开口,张开地已经满脸认真地躬身拜道:“关于紫女姑娘的身份,微臣倒是有着些许的猜测。王且看紫女姑娘的头发与眼睛,是否为紫水晶般的色泽。

    帝者,紫为贵。

    在古籍的记载,这正是曾经侍奉周武王的姬姓大巫标志。传闻那位大巫与王为至亲,有着推演过去未来的能力。如果微臣没有猜错,紫女姑娘当为姬姓,正是那位古大巫的后裔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世身怀大巫血脉者不在少数,但能够觉醒祖先神异的却是屈指可数。而紫女姑娘能够成为阴阳家月神,想来当是觉醒了先祖的部分神异。”

    紫女听着张开地的话语,眼闪过一抹淡淡的惊讶。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真是不简单,竟然能够凭借些许的线索,猜到自己的出身来历。不过,便是被你们猜到了那又如何?

    紫女侧首不去看众人,冷哼了一声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韩王听到这里,望着紫女娇媚的面容,以及那晶莹的紫色秀发,额头的冷汗都不由滴了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,是那人的后裔吗?

    韩王艰难地咽了口口水,满脸惊惧地摆手道:“快,快将她带走,快。”

    韩王如此激烈的表现,不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。那两位力士愣了一下之后,看到莫尘颔首示意的动作,转而将包裹严实的紫女再次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紫女被带离宫殿,韩王才双眸微闭地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无力地靠在了王座,身的王袍竟然已经被冷汗浸湿,苍白的面容好像受到惊吓!

    莫尘看着韩王如此过激的反应,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,不简单啊!

    紫女到底有什么来历,其又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,竟然会让韩王变得如此激动。看韩王的表现,显然是对紫女有着深深的恐惧,又或者是紫女血脉背后隐藏的故事?

    韩王完全没有理会众人的惊愕,眉头紧皱的坐在王座,大手不安的敲打着扶手,低声呢喃道:“秦人疯了不成,竟敢触碰那等禁忌的隐秘。苍龙七宿的秘密,古大巫的血脉,他们真是疯了,疯了。”

    韩王的低语虽然微弱,但莫尘还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韩王,其闪烁着遮掩不住的惊愕,心多了几分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苍龙七宿!

    如果自己没有记错,不管是现在的天行九歌剧情,还是以后的秦时明月剧情,全都是围绕着所谓的苍穹七宿展开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紫女似乎与苍龙七宿有着一定的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苍龙七宿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,竟然会让韩王如此畏惧。如果说其有着不详之物,秦国又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寻找?

    莫尘搜遍了自己的记忆,竟是没有找到丁点关于苍龙七宿的秘密。他看了眼韩王的表现,心对这个所谓的苍龙七宿之谜,突然多了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或许自己以前想错了,苍龙七宿才是开启更高秘境的关键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莫尘眼神光闪烁,心思绪着该从何处寻找苍龙七宿的秘密。能让韩王如此恐惧,而又让秦国如此渴望的东西,还真是让人有些好。

    韩王沉思了片刻,似是才想到大殿还有其他人存在。

    他抬首从三人身扫过,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莫尘身,沉声道:“将军可还有事需要禀报?”

    莫尘回过神来,拱手道:“臣,确有一事需要禀报吾王,只是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着,淡淡地瞥了眼韩非两人,脸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韩非一直冷眼旁观,等待着反击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时他感受到莫尘的目光,心蓦然感觉一冷,好像被可怕的毒蛇盯到,又好像被人用刀竖在了脖颈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韩非眉头微蹙,不自觉地瞥了莫尘一眼,心思索着他想要做些什么?

    韩王看到莫尘为难的脸色,以及他看向韩非等人的目光,神情顿时阴沉了下来,冷声道:“将军身为韩国大将军,难道还有什么不好开口?”

    莫尘满脸的无奈之色,拱手道:“并非微臣不敢开口,只是此事尚且没有完全查明,其或许另有隐情,故而才不方便直言。毕竟此事太过重大,不仅牵扯到韩非公子,还有张相国的孙子张良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闻言,脸色顿时有些阴沉,看向莫尘的眼神充满了不善。

    该死,难道他还留有什么后手不成?

    韩王听着莫尘的话语,脸色越发的阴沉。他神色冰冷地看了眼张开地与韩非,冷声道:“讲。”

    莫尘沉默了两秒,开口道:“微臣在派人搜查紫兰轩的过程,在他们的一处隐秘之所,搜到了五万黄金的军饷。而根据臣得到的消息,韩非与张良公子搜寻到的鬼兵所劫之饷,是依靠紫兰轩的力量运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五万黄金的军饷,秦人细作的秘密宅院!

    莫尘的话音落下,顿时如同一颗炸弹,将所有人震得失神。

    韩王脸色巨变,满脸惊怒地看着韩非与张开地,双手紧紧地握住王座的扶手,其青筋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他们,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造反吗!

    韩非感受到韩王的怒火,心渐渐沉了下来。他侧目看向莫尘,眼神多了几分惊怒,再也不复以往的冷静与睿智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圈套。

    从自己参与到鬼兵劫饷一案,怕是已经在他的算计之,成为了他手的棋子。而当初被自己找到的五万军饷,现在更是成了最致命的绝杀一击!

    不仅是对自己的绝杀,更是对张相国的绝杀。

    韩非太了解自己的父王,不仅好大喜功刚愎自用,而且为了权利毫无亲情可言。他为了那个冰冷的王位,可以杀掉任何人,包括自己!

    韩王满脸铁青,望着哑口无言的韩非,以及脸色苍白的张开地,双眸闪烁着可怕的杀机,冷声道:“好,好,真是寡人的好儿子,寡人的好相国啊!”

    张开地望着韩王满是杀机的面容,扑腾一声跪在了地,身体微微颤抖,却是久久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韩非反而平静了下来。他双眸平静的直视韩王,其只有无尽的冷漠,没有丝毫的惧怕。

    韩王看到韩非的神色,心越发怒火沸腾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冷声道:“来人,将这两个叛逆押入死牢。”

    韩王话音未落,莫尘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大王且慢,张相国对我韩国的功绩有目共睹,对大王的忠心更是天地可鉴。此事虽然牵扯到相国之孙张良与公子韩非,但想来他们只是因为年幼无知,才会被秦国细作迷惑,并非真的想要谋反叛逆。

    公子毕竟是大王子嗣,以父噬子让天下人笑。相国更是劳苦功高,还请大王能够从轻发落。”

    韩王闻言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父噬子,确实不是什么好名声,到时只怕惹得天下人笑话。

    韩王沉思了片刻,赞赏地看了莫尘一眼,随后神色冰冷地看向韩非两人,冷声道:“公子韩非犯下弥天大错,虽有大将军为之求情,但却不可不罚。三日后,寡人会派人送你前往秦国担当质子。”

    秦国,质子。

    韩非双眸微闭,脸露出一抹苦涩。

    以韩国与秦国的关系,前往秦国担当质子根本是一条死路。父王当真是不念父子之情,只顾那冰冷的王座啊。

    韩非的心冰寒如铁,深吸了口气,躬身拜道:“儿臣领命!”

    他做完这一切,看都不看神色冰冷的韩王,瞥了莫尘一眼,大步向着宫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局,自己虽然输了,但这并不是结束!

    而在韩非领命之后,莫尘只感觉天地突然变得清晰了起来,好像去掉了某种灵魂的枷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游戏精灵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恭喜玩家打破自身天命,不再受到原剧情的束缚与影响。”

    打破天命,不再受到原剧情的影响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韩非被放逐秦国,自己提前完成了天行九歌的剧情,改变了自身在原剧情的命运?

    莫尘听到游戏精灵的话,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,心疑惑地嘀咕着。

    游戏精灵道:“正如玩家所想,姬无夜本身的命运被打破,玩家不再受到本世界命运的影响。因为玩家打破被取代人物的固有命运,特奖励天子龙气一道。”

    在此时,韩国那颗本来黯淡无光的命星突然神光大亮,一缕紫气凭空出现在命星之,将周边诸国的命星镇压。

    一时间,苍穹竟出现了两颗紫色的星辰。

    它们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辉,在深邃的夜空争辉夺目。

    而苍穹的星象观,也惊动了天下九州诸子百家的高人们!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