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章 上古大巫
    新郑城,韩王宫。 (w   .  . )

    王宫的一处偏殿之,张开地与韩非立于空旷的大殿,满脸恭敬地低垂着脑袋。在他们方,坐着一位面容有些苍老,身材堪怀孕七月孕妇的年人。

    韩王身着黑色王服,满脸阴沉地望着下方的张开地两人,眼弥漫着淡淡的杀机。

    秦国细作,简直该死!

    堂堂韩国相国之孙,还有寡人的好儿子,竟然和秦国的细作混到了一起。不说他们是否有见不得人的交易,秦国细作从两人身获得了什么情报,这件事若是被人传遍天下,寡人的脸面还要不要了!

    还有寡人的莫大将军,紫兰轩立足韩国十数年,如此巨大的情报站点,竟然直到今日才发现,简直是废物!

    韩王越想心越是愤怒,同时还带着几分难言的惶恐。

    秦国在新郑安插了如此重要的钉子,对韩国的图谋可想而知。而以韩国现在的国力,根本没有丝毫可以与秦国对抗的能力。万一秦国以此为借口前来讨伐,可如何是好啊?

    韩王心烦恼,看向韩非的脸色越发不满,冷哼道:“寡人的好儿子啊,你可真是给父王长脸了。紫兰轩的事情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韩非神色平静,躬身拜道:“紫兰轩立足于新郑十数年,往来之达官贵人如同过江之卿。莫将军十数年都不曾察觉,儿臣在外求学已然多年,如今刚刚回到新郑不久,故而对紫兰轩之事并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韩王闻言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脸的怒色微微敛去。

    韩非虽然往日里浪荡了一些,但是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。连主管新郑防务的莫将军,都未曾察觉到紫兰轩的异样,韩非又怎么可能知道紫兰轩的底细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还是莫将军的失职。

    韩王想到这里,脸色虽然未曾好转,但眼神少了几分愤怒。

    张开地见韩王神色稍微好转,心松了口气,躬身拜道:“大王,紫兰轩隐藏的太深,潜伏于新郑城十数年。其往来的又多是达官贵人,真不知我韩国多少机密被那些秦国细作窃取。

    故而,如今最重要的不是追究责任,而是要尽快寻找紫兰轩的同党,定要将他们一打尽才是。”

    韩王闻言,脸多了几分恼怒之色,沉声道:“相国大人所言有理,紫兰轩潜伏新郑十数年之久,其的隐患实在太大。此事,必须严查!”

    张开地满脸恭敬之色,眼多了几分凛冽的冷色,满脸凝重地躬身道:“大王,紫兰轩能够潜伏新郑十数年无人发觉,只怕其背后有人支持。此事不怕秦国细作舍命,怕我韩国有硕鼠作祟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点到为止,并没有直接说出所谓的硕鼠是谁。但他心万分明白,韩王第一个要怀疑的人是谁。莫尘为韩国大将军,担任着新郑城与王宫的防卫工作,现在出了紫兰轩这么大的事情,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这一次,生死可是还没有定数!

    张开地双眸闪烁着杀机,微微垂首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韩王闻言,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,双眸闪烁着凛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硕鼠作祟!

    紫兰轩如此大的窝点,能在韩国潜伏十数年之久没人发现。如果说背后没有某些人的支持,那简直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只是,到底是谁,难道是。

    在韩王心神转动的时候,偏殿外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刚刚想起,见莫尘身着黑色长袍,满脸沉重地走入大殿。

    他走入大殿央,看都没有看张开地两人,对着韩王躬身拜道:“微臣失职,以至让秦国罗与阴阳家的高手潜入新郑,还请大王降罪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小心地瞥了莫尘一眼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算计,以退为进,让大王不好开口惩戒,此贼子真是越发难缠了。

    不过紫兰轩之事可大可小,莫尘此时承认了错误,也担负起了主要的责任。子房虽然与紫兰轩有些关系,但尚可以被人蒙骗为由开脱,此次当是没有太大凶险了。

    张开地虽然可惜不能将莫尘直接抹去,但是想到张良的处境好转,心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韩王见莫尘直接请罪,脸的怒色微微敛去,沉声道:“将军虽有失职之罪,但今日能够将功补过,也算没让寡人失望。这紫兰轩之事形势复杂,不知将军可曾调查出什么结果没有?”

    莫尘恭敬道:“臣已经查明了紫兰轩当家的身份,并且缴获紫兰轩与秦国的密信数封。至于更进一步的调查,还需要一定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韩王点了点头,脸神情凝重,又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紫兰轩潜伏已久,莫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明紫兰轩当家的身份,并且找到紫兰轩与秦国罗的密信,也算是有了相当不错的收获。还好此次事发较突然,那些秦国细作没来得及毁灭密信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或许能够从那些密信之寻找到其他的线索,将秦国在韩国安插的细作一打尽。

    韩王心想着,脸露出几分阴沉,冷声道:“将那紫兰轩的匪首带来,本王倒要要亲眼看看,究竟是何等人物有这么大的能耐,可以瞒过大将军的眼线与耳目,在我韩国潜伏如此之久。”

    韩王说着,神色不悦地瞥了莫尘一眼,话语带着浓浓的不满。

    当韩王话音落下,大殿外顿时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只见,两位健壮的力士抬着一个担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而紫女躺在担架之,全身被厚重的锦缎层层包裹,曼妙性感的身材看不到分毫,好像一颗饱满的蚕蛹。此时她只露出一颗精致的螓首,面容充满了愤怒与羞愤,眼神满是恨恨地瞪着莫尘,好像要将他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韩王望着被如此装扮的紫女,脸不由露出惊愕之色,指着紫女向莫尘望去,眼满是询问之色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拱手道:“此人身手相当了得,来历更是不同凡响。故而微臣为了大王的安全,不得不将之如此束缚。”

    韩王闻言,打量着面容妩媚的紫女,不由微微吞了吞口水,眼闪烁着炽热的欲火。

    这,可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啊!

    韩王心头火热,恨不得立刻将紫女拉倒床,做一些少儿不宜的羞羞事。只是他虽然心痒难耐,但还没有昏庸到分不清事情轻重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打量了一番紫女之后,心越发的感到满意,随后饶有兴趣地看向莫尘,疑惑道:“这位美人到底是何身份,竟让将军如此小心?”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韩王眼的欲火,心虽然满是不屑,但脸却全然没有展现分毫,凝声道:“此人名为紫女,在阴阳家为右护法月神之位,并且还是古大巫血脉的传承者!”

    韩王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脸色瞬间巨变,身体都忍不住向后一缩。

    古大巫,那些可怕的家伙不是早已经灭绝了,怎么会还有人存在这个世?

    韩非与张开地听到莫尘的话,也是不由愣在了那里。他们目光呆滞地看向紫女,其满是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古大巫,她竟然会是古大巫之后。

    两人想到这里,眉头不由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像莫尘那般对古大巫一知半解,两人都是当世博学之人,对古大巫的了解也是相当深厚。

    古大巫秉承天意而生,在古时代有着相当崇高的地位,甚至之部落首领更有权威。即便是这个古大巫近乎绝迹的年代,也没有人敢冒犯古大巫的威严。

    那,可是代表了天意的存在!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古大巫的选择,从某种程度是代表了天意的择决!

    可是现在,先不说古大巫选择了秦国,是否代表了天命在秦。是眼前的这位古大巫传承者,该怎么处理也是个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古大巫,杀之不详!

    张开地瞥了眼韩王惊惧的脸色,以及莫尘浑然不觉的神情,眼闪烁着淡淡杀机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一个机会!

    ://..///41/41358/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