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章 火雨玛瑙,调教弄玉
    紫兰轩外。

    卫庄双眸微眯地看向莫尘离去的背影,以及无力瘫软在他怀中的紫女,面容冷的好似万年不化的寒冰,眼中透着凛冽可怖的杀机。他右手紧紧握住鲨齿剑,其上青筋剧烈跳动,就好像等待爆发的火山一样。

    这个混账,该死!

    就在卫庄有些按耐不住杀机,忍不住想要对莫尘出手的时候,韩非脸色阴沉地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韩非脸色阴沉,以往慵懒的双眸多了几分冷色,沉声道:“莫要轻举妄动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韩非虽然自身修为不高,但是眼力还是非常出众。

    以紫女刚刚展现的实力,绝对不是普通的高手可比,甚至比卫庄还要强悍一些。如果自己没有看错,紫女施展的应该是阴阳家的秘术。

    而众所周知的事情,阴阳家是秦国背后的支持者。在秦国历年来的对外扩张中,永远不会少了阴阳家的高手。紫女既然会阴阳家的高级秘术法门,其定然是阴阳家的人,甚至可能是阴阳家的高层。

    只是强悍如同紫女这般,在莫尘手中都毫无反抗之力。卫庄最多也就和紫女差不多的实力,如何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个问题,卫庄到底知不知道紫女的身份!

    韩非眼中闪过几分阴翳,看向卫庄的眼神多了几分疑虑与怀疑。

    卫庄是鬼谷门人,而他师兄盖聂又选择了秦国。按照鬼谷一派的作风与行事法则,不论如何去想,卫庄都不该与秦国搅合在一起才对。

    这件事,自己有必要与卫庄好好的谈谈了。

    卫庄双眸直视韩非,想到莫尘之前展现的可怕实力,勉强压住了心头的怒火与烦躁。他脸上多了几分疲惫,缓缓闭上了眼睛,深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或许,我们需要好好地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韩非都能认出紫女施展的秘术,卫庄又如何会认不得。

    只是关于紫女的身份,卫庄之前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他以前只是感觉紫女很神秘,宛若罂栗花般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。但是完全没有想到,紫女会是阴阳家的人,甚至可能还是阴阳家的高层。

    韩非看着卫庄的神色,眼中少了几分冷色。

    以卫庄的表现来看,应该是不知道紫女的身份。不过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情况,紫女无论如何都要保下来,否则自己的处境只会更糟糕。

    想要将紫女从莫尘手中抢过来,整个韩国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!

    韩非双眸深邃地看向王宫的方向望去,脸上多了几分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几秒,侧首看向脸色阴沉的张开地,沉声道:“相国大人,今夜之事太过重要,不仅牵扯到秦国细作,更牵扯到了阴阳家的高层。我们如今当立刻进宫请罪,一切但凭父王决定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闻言,眼中闪烁着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势,对自己万分不利。莫尘既然已经掌握了主动,自己倒不如先发制人,直接去面见王上。到时候不管是主动向王上请罪,还是解释今夜的事情,都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张开地深吸了口气,点了点头道:“同去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众人的相继离去,在紫兰轩的一处阴暗角落中,一位犹如乞丐般的中年男子潜伏在阴暗处。当他看到紫兰轩的那些人全被关押起来之后,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急色。

    该死,紫兰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弄玉现在又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中年人心急如焚,但是看到紫兰轩周边重兵把守的场景,心中对比了一下自身的实力,只能强行压住心中的担忧。他偷偷地看了一眼,再次潜伏在烟暗的角落里,紧盯着那几辆关押紫兰轩众人的马车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。

    当莫尘的车驾归来,立刻有两队奴仆迎了上来。其中一队是容貌娇美的美姬,另一队则是健壮的奴仆。

    莫尘怀抱着紫女性感的娇躯,推开了马车的小窗,扫了眼下方的美姬,吩咐道:“将马车中的那位姑娘带下去打理一番,本将军等会再去看望她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完,低首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弄玉无力地躺在马车上,晶莹的嘴角挂着一缕鲜血。她虽然暂时完全无力动弹,但还是满脸倔强地看向他,就好像要用眼神将他杀死一样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弄玉一眼,随手一探将她腰间的配饰拿到手中。那配饰约莫小儿拳头大小,造型犹如精致的鹅卵石。其通体晶莹如火,其上有着美丽的纹路。

    弄玉看到莫尘手中的东西,脸上顿时露出急色。

    只是她还没有开口,莫尘把玩着手中的配饰,平淡道:“火雨玛瑙虽然不是世间至宝,但品相如此好的火雨玛瑙,也是世间少有的好宝贝。你区区一个青楼女子,如何会有这等宝物。”

    弄玉闻言微愣,侧首无力地哼道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弄玉自然懂火雨玛瑙的价值,也明白这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拥有的东西。只是这火雨玛瑙是她自幼携带之物,也是寻找身世的唯一信物。这些关乎个人隐秘的事情,弄玉怎么可能告诉自己的敌人?

    莫尘望着倔强的弄玉,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,随意道:“那本将军要是告诉你,本将军曾经见过与之一模一样的火雨玛瑙,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弄玉闻言,赶忙侧首向莫尘看去,精致的俏脸上满是震惊之色,秋水莹莹的双眸中带着几分不敢置信与惊喜。

    他,曾经见过?

    怎么可能,火雨玛瑙本身就是一种稀罕物。

    而如此品相的火雨玛瑙,更是世间少有的无双至宝,他怎么可能见过与之一模一样的火雨玛瑙。难道,他知道自己的身世?

    弄玉想到那些被集体关押的刺客,以及自己特殊的待遇,心中多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莫尘看到弄玉脸上的期待与复杂,随手将火雨玛瑙抛在了她胸前,冷声道:“若非看在你是故人之后,你以为自己现在还能完好的躺在这里。最近这几日,你就在本将军府邸养伤。至于能不能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那就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弄玉听到这里,反而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对,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,他难道是想要从自己这里骗取情报?

    弄玉想到这里,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几分怀疑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满脸怀疑的弄玉,神情随意地抱着紫女走下马车,不屑道:“你存在的价值,只是为本将军弹曲解闷。至于情报,本将军怀中的这个美人,知道的可比你要多很多。”

    弄玉闻言,望着莫尘抱着紫女离去的身影,急促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莫尘回首看了弄玉一眼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大手在紫女细腻白皙更胜瓷器的俏丽上摸了一把,轻笑道:“一个胆敢刺杀本将军的美人刺客,现在没有丝毫反抗地落在了本将军怀中。你说,对这种胆大包天的狂徒,本将军要带入房间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弄玉俏脸绯红,眼中带着几分娇羞与怒气地瞪着莫尘,贝齿紧咬地哼道:“堂堂韩国大将军,竟然行那无耻之事,卑鄙。”

    莫尘满脸奇怪,眼中带着几分笑意,感慨道:“本将军审讯犯人,怎么就卑鄙无耻了。你难道以为,本将军要做男欢女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着,满脸震惊地看向弄玉,直看得对方满脸羞愧的低下了螓首,才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,叹息道:“现在的小丫头,怎么满脑子伤风败俗的事情。哎,人心不古啊。”

    弄玉听着莫尘的调侃,小心看了眼他满是无奈的背影,俏脸气得涨红一片,眼中满是娇羞与愤怒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竟然耍自己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