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章 阴阳家紫女,故人王语嫣
    那话音刚落,数道人影自大门外走了进来,走在前方的正是韩非与张开地两人。

    相国张开地一身便装,苍老的面容上带着温和的笑容,看起来就好像平易近人的富家老爷。

    他步入紫兰轩的大门,抬首向着莫尘望去,轻笑道:“将军今日真是好雅兴,竟然有兴趣来这紫兰轩挺曲。只是将军前来听曲也就罢了,还带来这么多的兵马,不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酒水,平淡地看了眼身旁的紫女,以及款款而来的弄玉,答非所问地说道:“相国大人与公子,可是让本将军好等啊。”

    张开地闻言,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,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与不安。

    这件事,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,难道不只是公子韩非,还想要趁机对付老夫不成?

    不对,事情肯定有些不对。他除非疯了想要造反,否则绝对不敢直接对老夫出手。韩王虽然有些昏庸,但还不是傻子。莫尘要是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出手,那才是真的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可他如果真的在等自己,不可能没有目的。除非这是一个陷阱,从一开始就不是单纯针对韩非的陷阱!

    自己,也在对方的狩猎之中!

    张开地想到这里,双眸紧眯了起来,心神开始快速转动。只是不论他如此猜测,都想不到莫尘可能会使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却是只能见机行事了。

    张开地心中有些不安,侧首与韩非对视一眼,两人的脸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韩非眉头微微皱起,也是猜不到莫尘的目的。同时他想到莫尘之前的话语,心渐渐沉了下来。对方既然算到了张相国要来,肯定是不会没有准备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事情怕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吧?

    韩非神色凝重,双眸如同锋利的利剑般看向莫尘,沉声道:“将军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莫尘把玩着酒樽,眼中带着几分戏虐地看向紫女,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,感慨道:“本将军收到线报,紫兰轩中有秦国细作活动。

    只是本将军想到韩非公子和张良先生与紫兰轩的亲密往来,心中总是有些不敢相信。毕竟两位都是我韩国俊杰,韩非公子更是韩国的王孙,如何会与秦国细作往来。

    故而,本将军特意在此等待两位的到来,就是想要把这件事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莫尘话音落下,众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开地脸色烟的如同猪肝,眼中满是怒火地瞪向莫尘,一副恨不得用眼神将他瞪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千算万算,没料到他竟然如此狠毒。

    私通秦国,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事情。自从韩王登基以来,相继丢失了超过七成的土地,而这些损失全部与秦国有关。完全可以说,秦国已经成为韩王的梦魇。

    而在私通秦国的事情上,韩王也是没有任何的容忍可言。

    若是张良被安上私通秦国的罪名,别说自己保不住他,就是张家还能不能保得住,那都是一位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问题,以莫尘的狠辣,此次紫兰轩是否有秦国细作,其实已经并不重要。因为即便紫兰轩中没有秦国细作的存在,莫尘也肯定能让它变成证据确凿的事情,不是吗?

    张开地脸色阴沉如水,咬牙道:“好,将军好算计。不过秦国细作之事重大,单凭将军一人之言,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。以老夫之见,此事当立刻禀报王上,让王上做出决断。”

    莫尘望着张开地阴沉的脸色,脸上满是温和的笑容,摇头道:“想过此言差矣,秦国细作之事何等重要。

    她此时正在我们之中,若是现在前往面见王上,岂不是给那细作留下了可趁之机。相国大人可是老成持国之人,怎么会想到如此让人失望的意见。

    相国大人,你该不会是心虚了吧。”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酒水,眼中带着几分玩味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本将军不辞辛劳地等了你们这么久,岂能让你们就这么走了。为了今天的事情,本将军可是赔上了五万的黄金啊。

    张开地闻言,脸色越发阴沉。

    他立在紫兰轩的大门旁喘着粗气,双眸充满血丝地怒视莫尘,心中简直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该死,他怎敢如此嚣张跋扈,怎敢如此啊!

    张开地气得浑身颤抖,却是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。当自己来到这里的那一刻,就已经落入了对方的陷阱。现在这种时候,自己每说一句,就可能错一句。

    就在张开地心急如焚的时候,紫女不动声色地看向弄玉等人,妩媚的面容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冷色,眼中闪过凛冽的寒芒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已然无法善了。

    不管莫尘是如何得到的消息,紫兰轩这个据点都已经暴露。眼下只能按照原计划行事,若是能够将他斩杀于此,则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弄玉明眸微动,莲步款款地走到莫尘身前,柔声道:“将军说笑了,我紫兰轩的姐妹们,大多不过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,怎么会有秦国细作存在。”

    莫尘淡淡的瞥了弄玉一眼,双眸转而看向紫女,轻笑道:“既然如此,紫女姑娘是否能够解释一下。这大厅中弥漫的毒香,以及酒水中的毒药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紫女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,眼中神光剧烈闪烁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知道,既然知道的话,有为什么会喝下毒酒?

    就在紫女心中冰寒无比的时候,弄玉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,曼妙的娇躯顺势伏在莫尘怀中。她左手撑在莫尘的胸膛上,玉手轻抚着自己的秀发,娇柔地说道:“将军真是坏死了,奴家。”

    弄玉说到这里,脸上温柔的笑容蓦然拔出了那根特质的发簪,以快若流星的速度向莫尘心口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莫尘周边嬉笑侍奉的美人们,纷纷从青丝间取出一把把短小精湛的利器,向着侧躺在长椅上的莫尘斩去。

    兵刃森寒,美人如玉。

    之前暧昧**的氛围,此时却是荡然无存。兵刃撕裂空气之声,犹如鬼哭神嚎般在紫兰轩的客厅中回荡。

    众美人虽然不能说个个高手,但大多不是普通人能比。

    她们行动的速度极快,再加上与莫尘的距离太过接近,其他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。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些美人刺客手中的利器,已经纷纷斩在了莫尘身上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,十数把利刃撕裂空气,硬生生斩在了莫尘身上。只是当众人一击功成之后,不仅没有露出胜利的欣喜,反而全都变得满脸惊恐。

    她们颤抖地紧握利器,看向莫尘的眼神,就好像看到了可怕的怪物。

    只因为,当她们的利刃还没有接近莫尘的身体时,就好像碰到了坚不可摧的陨铁,硬生生的停在了莫尘身体三寸外的地方,根本无法接近莫尘的身体。就连弄玉手中专破内家真气的利刃,也停在了莫尘身体一寸许的地方,再也无法前进一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他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护体罡气!

    众女感受到莫尘那不可思议的护体罡气,心彻底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众女行动的那一刻,紫女足尖在地面轻轻一点,妖娆性感的娇躯跃上半空。她立足于虚空,身后浮现一轮残月异象,本来妩媚勾人的气质多了几分冷清与圣洁,就好像坠入人间的广寒仙子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神态气质大变的紫女,双眸瞬间紧缩成一道细缝,其中透着浓浓的震撼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,阴阳无极!

    王语嫣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