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章 心弦之曲,百鸟朝凤
    张开地眉头紧皱,脸上多了几分阴沉。

    韩非若是被除去,莫尘的下一个目标肯定是自己。这种简单的问题,他就是用屁股去想,都能想得明白。

    莫尘既然亲自出手对付韩非,显然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那将来等待自己的算计,又会是何等的可怕?

    张开地想到这里,顿时坐不住了。他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苦笑,满脸赞赏地看向韩非,感慨道:“公子,当真是一位杰出的说客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韩非请自己去救人,现在却搞得自己好像欠了他人情一样。

    这个韩非,当真是不简单啊!

    张开地心中感慨,看向韩非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同。

    或许,他将来真的能与莫尘一争高下,拯救韩国于水火之中吧?

    张开地虽然与韩非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并且对他的第一感官也很差。但到了今日,他却不得不承认,韩非的才能当真是让人有些惊惧。

    还好,他并非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张开地想到这里,心中不禁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随后,他心中又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,自己纵横韩国政坛数十年,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吓到了,还真是。

    张开地叹息一声,对韩非两人微微拱手,大步向着客厅外走去。紫兰轩之事刻不容缓,却是不能任由那位莫大将军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韩非望着张开地匆忙离去的身影,心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今有张相国出手,紫兰轩的事情想来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。莫尘虽然嚣张跋扈,但是也不得不顾及一些影响。

    韩非心中想着,与身旁的张良、卫庄对视一眼,三人皆是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张良满脸钦佩地看向韩非,拱手拜道:“韩兄大才,子房佩服。”

    张良出身官宦世家,自小便在这名利场中摸索打滚。故而他虽然年龄不大,但见识却是相当的不凡。可即便如此,张良也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爷爷吃瘪,却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韩非满脸笑容,摇首道:“子房客气了,我们还是赶紧动身吧。若是只有张相国一人,就怕那位莫大将军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对于莫尘的胆大妄为,韩非以前还有些揣摩,现在却是已经没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在韩非眼中,莫尘就是一个疯子,一个有着强大实力的疯子。最重要的问题,这还是一个与自己不对付的疯子!

    张良两人闻言,面容凝重地点了点头,也没有继续废话,直接向着客厅外而去。

    新郑城,紫兰轩。

    美妙的琴音在紫兰轩的大厅中回荡,让人置身于音乐的殿堂,隐隐就好像看到了另一幅景象。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闭,倾听着那优雅空灵的琴音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弄玉虽然年龄不大,但是这琴艺当真不同凡响。便是纵观天下诸国,能在琴艺与她比肩的人,也当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只听一声刺耳的铮鸣响起,那优美的乐声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众人从琴音中惊醒,纷纷侧首向弄玉望去。只见她身前的那张古琴上,所有的琴弦全部断裂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面面相觑,眼中闪烁着恐惧与担忧,大厅也陷入了可怕的死寂。

    紫女望着那断裂的琴弦,以及微微有些失神的弄玉,脸上的神色不由微微一变,眼中神光剧烈闪烁。

    糟糕,竟然出现了这种意外。

    眼下药力还未发作,这时候动手怕是容易出现变故。这位莫大将军虽然养尊处优多年,但终究是沙场上走出来的战将,不能小看了对方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担忧的时候,弄玉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,柔声道:“琴弦之断,实属天意使然。既然天意让它现世,奴家自是不能有违。”

    众人望着弄玉自信的神色,听着她口中的话语,不禁茫然地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怎么琴弦之断,又和天意扯上了关系?

    弄玉似是没有看到众人的疑惑,低首轻抚着古琴,柔声道:“将军可知,这世上除了琴弦之曲,还有一种心弦之曲。而奴家接下来要为将军表演的,正是世上少有人见过的心弦之曲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眯,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,手中晃动着清澈的美酒,轻笑道:“心弦之曲,有趣。”

    弄玉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,清泉般的双眸直视莫尘,柔声道:“只是这心弦之曲,却非任何人都能听到,唯有至情至性之人方可入耳。此曲,名火凤涅槃!”

    弄玉说着,玉手在依然没有琴弦的古琴上轻轻一拨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一道激昂的琴音,先是在紫兰轩的大厅中回荡,随后向着更广阔的天地而去。

    弄玉十指轻弹,慷慨激昂的琴音在天地回响,其中透着无畏生死的激昂,对自由的永恒追求,以及一次次重生的喜悦。

    只是对在场的大部分人而言,弄玉轻抚断裂的古琴,全然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,满脸惊愕地望向弄玉。

    这玩意,到底是想糊弄谁?

    明明一点声音都没有,哪来的什么心弦之曲。弄玉真是活的不耐烦了,竟然连大将军都敢戏耍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惶恐,小心地看莫尘看去,却见他满脸陶醉之情。众人见到此景,不禁满脸的呆滞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,难道真有所谓的心弦之曲?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惊讶不解之际,紫兰轩外突然传来阵阵鸟雀扇动翅膀的声音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紫兰轩外的鸟儿展翅之声越发巨大,就好像有无数鸟儿汇聚而来般。

    紫兰轩外。

    数之不清的鸟儿从新郑城的四面八方向着紫兰轩汇聚,犹如一条条鸟雀组成的五彩天河。它们盘旋在紫兰轩的上空,又好像是一片彩色的祥云。

    在那片鸟雀汇聚而成的彩云中央,是一只尺许长的白色异鸟。它躯体虽然只有尺许长,身后却拖着五根比身体更长的白色尾羽。

    白色的异鸟倾听着下方传来的琴音,在紫兰轩上空开心的盘旋,发出阵阵清脆的啾鸣之声。

    它好像受到了召唤,又好似受到了指引,俯身向着紫兰轩冲去。

    弄玉沉浸于弹奏之中,并没有注意到外界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她一曲弹罢,缓缓睁开点漆般的明眸,却见一只尺许白色的异鸟站在矮案上,双眸好奇地看向自己。弄玉自己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从一只小鸟的眼中,看到明显属于人类的情绪。

    但她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,那真是好奇的眼神!

    弄玉心中微微诧异,瞥了眼那只奇异的白色鸟儿,随之抬首看向莫尘,脸上露出温柔如水的笑容,柔声道:“将军以为,奴家的琴音可还能入耳?”

    莫尘没有开口回答,双眸紧盯着那只白色的鸟儿,心中忍受着敖玉的摧残。

    敖玉在莫尘的脑海中,犹如话痨般不停地嘟囔道:“小子还看什么,赶紧把它抓起来,咱们也好剥皮拆骨来顿大餐。这可是蕴含凤凰血脉的幼年白凤,吃了它绝对是大补啊。你不是嫌弃自身的资质太差吗,吃了它可是有机会打破极限,获得凤凰血脉啊。”

    莫尘忍受着敖玉的摧残,心中无力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个死龙,就会干一些焚琴煮鹤的事情。现在多好的氛围,偏偏提这些粗俗之事。

    再说了,一个三星四星世界的凤凰,能够有个屁的凤凰血脉?

    敖玉听着莫尘的吐槽,不服道:“就算没有凤凰血脉,那也是天下一等一的美味啊。你知道凤凰的肉质有多鲜嫩,你知道凤凰**的啾鸣有多美妙。”

    我!

    莫尘嘴角微微抽搐,心中简直恨不得将敖玉给活埋了。你他·妈到底想要干什么,是吃凤凰,还是上凤凰?

    鸟都不放过,你这龙还有节操可言吗?

    就在莫尘吐槽敖玉的时候,紫兰轩的大门外响起了阵阵赞赏之声:“不知何等妙曲,竟能引得百鸟朝拜?”

    “弄玉姑娘之琴艺,当真是让韩非大开眼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