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红莲公主芳龄十三,正适合将军大人
    莫尘与翡翠虎听到这里,不由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把刀,一个女人,一场战争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白亦非沉吟了几息,解释道:“那把刀,是能够屠尽阻挡将军登上王位的刀。那个女人,是能让将军名正言顺称王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说到这里,翡翠虎眼中闪过淡淡的明了。

    谋反之事虽然已经确定,但弑主终究不是一个好名声,甚至还可能成为韩国动乱的开始。不仅如此,将军若是落得这样的名声,日后招揽七国人才也是一个极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如此,就需要一把能够清理这些障碍的屠刀,能够屠尽挡在王位前敌人的屠刀!

    只是想要找到这样的一把刀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而且,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就算将军解决了大部分的竞争者,也还需要一个能够称王的名头。毕竟韩国王室繁衍数十代,不管怎么算都轮不到将军来称王不是?

    这般的话,一位拥有王室血脉的女人,就成了这个计划最重要的一环!

    翡翠虎想到这里,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。

    白亦非,果然不愧是韩国名将,纵横沙场数十年的老将。不管是这份谋略见识,还是那份敢于高举屠刀的狠辣心肠,都让人忍不住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他所谓的一场战争,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莫尘手中把玩着酒樽,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片刻,平淡道:“百越的那位太子殿下被囚禁十数年,也是时候送他自由了。这把刀,锻造了够久,也够锋利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脸上露出淡淡的冰寒,颔首道:“天泽当年被韩王出卖,并被囚禁新郑十数年。他对韩王的恨意,纵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难以洗刷。百越虽是苦寒之地,但奇人异士数不胜数。这把刀,确实足够锋利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话音一顿,脸上多了几分正色,沉声道:“不过这把刀太锋利,稍有不慎就会反噬自身。将军若想使用这把刀,可是要万分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眼中闪烁着异色。

    天泽当年被韩王出卖,不仅搞得国破家亡,自身还被囚禁于新郑十数年,受尽了人世间最可怕的折磨。以他的狠辣,恨的可不是韩王一人。

    这把刀,必须要小心使用。

    白亦非沉吟了两息,继续说道:“虽有天泽这把屠刀,但将军想要名正言顺的登上王位,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名头。在王上的子嗣之中,唯有红莲公主如今芳龄十三,正当婚嫁的年龄。将军一生未曾娶妻,倒也算得上合适。”

    这。

    莫尘闻言,眼中闪过几分尴尬与迟疑。

    十三岁的红莲公主,这可是标准的鲜嫩小萝莉。

    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年龄都已经三十许,就这样去祸害一只鲜嫩可口的小萝莉,呸,一点都不可口的小萝莉,似乎不是一个好想法吧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红莲小萝莉就算娶进了家门,将来说不定还会是个祸害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白亦非见莫尘迟疑,脸色平淡道:“将军若是担心红莲日后发现其中的问题,进而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与动荡,这却是大可不必担忧。人生在世,生老病死不过是常理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双眸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白亦非,当真是好狠的心肠。他这是要让自己待红莲无用之后,将之一并除去啊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计策狠毒异常,但莫尘却不得不承认,白亦非的建议很中肯,也非常的具有操作性,更是能把危害缩减到最小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两秒,微微摇头道:“这些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见莫尘没有直接回答,眼中闪过一抹失望。将军终究还是心不够狠,如此怎么能成就大业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,自己就曾经劝过他,若是自立为王当可开辟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可惜,时间终究是无情之物啊。

    白亦非念头纷乱,沉默了片刻的时间,才继续开口道:“将军若是能够做成前面两事,则可登上韩王之位。只是到了这一步,还不算彻底的成功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将军还需要一场前所未有的胜利,以壮大自身的威势,震慑韩国内部的异心之人,以及周边的诸侯国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听到这里,才算彻底明白了白亦非的算计。

    他脸上满是恍然之色,眼中闪烁着钦佩与欣喜。

    妙计,当真是妙计啊。

    借刀杀人铲除登上王位的阻碍,迎娶公主借以登韩王之宝座,进而威慑天下巩固王位。如此三事若成,则韩王之位稳固。

    至于将来能否扫荡天下,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莫尘听到白亦非的最后一策,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,脸上多了几分沉思。

    一场前所未有的胜利,此事说起来是很简单,但做起来可就困难了。

    眼下韩国国土纵横不过数百里,可战之兵不过十余万。而周边的那些诸侯国,哪一个不比韩国强大数倍。

    秦国有带甲之士数十万,可战之兵百万。赵国虽然经历了长平之战的惨痛,四十多万大军被白起生生活埋,但可战之兵依旧有数十万人之巨。

    而且赵国人才众多,廉颇、李牧皆在当世,他们可都是被后世称之为军神的存在!

    如此的话,韩国唯一的选择,只有魏!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里,抬首向白亦非看去,眼中多了几分探寻之色。

    白亦非见莫尘的神色,就明白他已经想到了关键,微微颔首道:“正如将军所想的那般,魏国是我们唯一的选择,也是将军能否打破韩国困局的关键!”

    魏国?

    翡翠虎听到白亦非的话,脸上露出一抹震惊之色,心中多了几分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将军与白亦非,竟然想要图谋魏国。

    魏国虽然不能与秦国相比,但带甲之士也有数十万,更有名震天下的信陵君魏无忌镇守。一年前,信陵君可是率领五国联军,将秦人驱赶到了函谷关内啊。

    纵然是强大如秦国,面对信陵君都不敢轻举妄动,更别说现在的韩国了。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酒水,平淡道:“听闻秦人使计,离间了魏王与信陵君的关系。去年五国联军形势大好,信陵君却被魏王卸去了军职。如今信陵君沉迷于酒色,而魏王的身体也大不如前。你说,魏王若是驾崩,会放心留下这位威名赫赫的信陵君吗?”

    在历史的记载中,信陵君逝于两年后。而最巧合的是,他死去没有多久的时间,魏王也随之驾崩。

    白亦非倒了杯酒水,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,笑道:“这件事,秦人会帮我们办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信陵君之威名,不在这个时代,当真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那可是凭借个人名望,就能让天下闻风而动的人物。信陵君早年居于魏国的时候,其他诸侯国十数年无人敢入侵魏国一步。即便是强大如秦国,也是在信陵君离开魏国后,才再次开始了对魏国的征伐与蚕食。

    而信陵君与魏王若是去世,魏国必然会在短时间陷入大乱。

    到时候,秦国肯定不会无动于衷。根据后世的历史记载,当秦国得知信陵君去世之后,立刻加大了对魏国的攻势。

    莫尘念头转动,对白亦非举杯道:“将军之血,可还热否?”

    白亦非举杯还礼,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,铿锵有力道:“若是将军需要,属下的血,永远是热的!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一声属下,足以说明白亦非的抉择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之前,还是要先处理一些上蹿下跳的小跳骚。区区一个紫兰轩,也敢掺合到韩国大势之中,当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莫尘想到紫兰轩最近的动作,双眸闪过一抹凛冽的寒芒。

    本将军倒要看看,紫兰轩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搞鬼!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青楼妓院,敢插手韩国内部的权力纷争。这背后若是没有其他国家的势力支持,莫尘心中还真不太相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