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章 谋反,好啊!
    翌日午时,紫兰轩。

    紫兰轩顶层的包厢之中,韩非慵懒地躺在地上长椅上,身边有着数位美人环绕侍奉。他脸上虽然带着慵懒的笑容,但是双眸微微有些失神,显然心神并没有放在这些衣着性感的美人们身上。

    就在韩非享受着这份安逸的时候,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紫女依旧是那副性感妖娆的装扮,曼妙的娇躯半遮半掩分外诱人。她妩媚的俏脸上带着诱人的笑容,秋水般的明眸在韩非身上扫过,玉手遮掩樱唇笑道:“公子自从当上司寇,可是有些时日没有来我紫兰轩消遣了。”

    韩非无奈地挑了挑眉,举杯道:“司寇一职,比我想象的可要麻烦很多。这些时日,本公子为了清理其中的陈年档案,可是好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那些美人对着紫女微微躬身,相继从房间中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房间中只剩下韩非与紫女时,紫女脸上的妩媚散去,俏脸上多了几分认真,道:“公子今日所来,是为了血衣侯吧?”

    韩非闻言,脸上多了几分凝重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笑道:“紫女姑娘冰雪聪明,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姑娘的那双慧眼。”

    紫女娇媚地嗔了韩非一眼,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闲聊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卫庄的房间中。

    韩非与卫庄隔着一张烟色的矮案相视而坐,两人神色肃穆地把玩着一方酒盏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他们的这番表现,让房间中的氛围在不知不觉中,多了几分压抑与沉重。

    紫女安静地跪坐在矮案一侧,秋水般的明眸在两人身上扫过,其中透着几分深思。张良安静的立在一旁,目光从几人身上划过,其中闪烁着淡淡的异色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片刻,卫庄神色冰冷地看了韩非一眼,冷声道:“你可知道,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。”

    韩非脸上露出郑重之色,认真道:“当我选择站出来的那一刻,不就已经与危险相伴。说来,此次韩非能够胜任司寇之职,还要多谢鬼谷传人的绝杀之术。”

    韩非说着,满脸正色地站起身来,对着卫庄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卫庄对于韩非知道自己的身份,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。他神情冷淡地饮了杯酒水,冷声道:“你们这些贵族间的权利游戏,没有必要在我这里表现。我对政治,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韩非面对卫庄的冷淡,郑重道:“鬼谷门人,纵横睥睨。我们是同一类人,也是做出相同选择的人。韩国,就是我们施展抱负的平台。

    莫尘此人不除,则韩国必亡。不知卫庄兄,可有兴趣取而代之!”

    韩非的话音刚落,几人纷纷诧异地向他看去。

    张良神色微变,眼中多了几分郑重,以及与年龄并不相符的慎重。

    他虽然早已经猜到韩非有着大志向,但全然没有想到,韩非竟然会在这些人面前坦言此事。莫尘可不是普通人,而是执掌韩国多年的一代权臣,手中之力量没有人能够想象。

    韩非今日的言语要是泄露,只怕能不能见到明日的太阳都是两说。

    紫女嘴角微翘,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事情,似乎变得有趣起来了。韩非、莫尘,韩国的这场游戏,可真是让人有些期待啊。

    卫庄神色并无变化,斜睨了韩非一眼,冷淡道:“取代他,真是无知者无畏。你可知道,他手中掌控着何等庞大的力量。又可知道,他是如何操纵韩国的一切。

    莫尘手中有着一支只效命于他的力量,其名夜幕。

    夜幕的人员遍布七国之中,实力远远超过你的想象。而夜幕中的四凶将,就是他撕咬韩国最大的利器。”

    韩非闻言,脸上多了几分郑重。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莫尘实力很强,也知道他的爪牙遍布韩国,但是对夜幕四凶将之事,却是并没有太多的了解。

    卫庄并没有理会韩非的疑惑,双眸多了几分凝重,沉声道:“昨夜归来的血衣侯,正是夜幕四凶将之一。他掌管着十万大军,从军事方面掌控着韩国。”

    “血衣侯。”韩非低声呢喃,眼中闪过淡淡的沉思。

    血衣侯白亦非,出身韩国将门世家,乃是世代功勋显赫的世袭将军,拥有荣耀的地位和高贵血统。他纵横沙场数十年,可谓是见证了韩国的由盛转衰。

    也正是见证了韩国的衰败,血衣侯曾经沸腾的热血才会熄灭,化作现在的这般冰冷吧?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大将军府中,也正在召开一场特殊的宴会。

    小型的会客厅中,莫尘与韩虎坐在矮案的两旁。

    一道身着血色长袍的白发人影,手中端着鲜红如血的葡萄美酒,静静地站在会客厅的大门前,眺望着其外蔚蓝的苍穹,他正是掌管着韩国大部分兵力的白亦非。

    白亦非沉默了几许,连头都没有转过来,平淡道:“将军如此急切的召见,不知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莫尘也不在意白亦非的态度,轻笑道:“最近的新郑城,可是越来越不太平了。以前虽然有人和我们过不去,但现在连一些小跳骚,都想要和我们掰一掰手腕了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嘴角微微翘了起来,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,冷声道:“将军,不是已经有了决定。新郑安稳了太久,他们已经忘记是谁赐予了这份安宁。或许,恐惧会让他们想起一些美妙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小心地看了眼两人,满脸肉疼地哭喊道:“哎呦,将军倒是大方,可那五万金币,真是让人心疼呦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听到这里,缓缓地转过身来,平淡道:“这,正是将军的聪明之处。”

    额。

    翡翠虎闻言,不由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白亦非抿了口酒水,平淡地解释道:“那五万枚金币,看似是韩非的进身之阶,但何尝不是一个致命的陷阱,流言蜚语可是能够要人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闻言,双眸微微闪烁,顿时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十万军饷,只找回了五万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韩非找回军饷是大功一件。可他日韩非若是惹怒了韩王,这失踪的五万枚金币,可就是致命的武器了。

    公子私藏军饷,不是意图谋反,那是想要干什么啊!

    翡翠虎想到这里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,但还是感到肉痛不已。那可是五万枚金币啊,为了对付一个小小的韩非,这代价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莫尘听着白亦非的分析,不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此人,当真是不简单,竟然能够猜出自己的心思!

    白亦非没有理会翡翠虎的肉痛,目光微转地看向了莫尘,血色的双眸多了几分失神,叹息道:“将军,下定决心了,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道:“不错,韩国是时候做出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听到两人的话,顿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惊愕地看着两人,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白亦非难道已经知道了将军想要谋反的打算,可他到底是如何知道的?

    这件事,将军可还没有开口啊!

    白亦非沉默了良久,叹息道:“十五年前,将军就该下这个决心了。”

    十六年前的长平之战前夕,韩国失去了上党之地,秦赵两国于上党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厮杀。那一战,赵国四十多万大军被活埋,秦国也受到了相当的创伤。

    若是将军当年能够听从自己的劝谏,早早下定决心,韩国何至于此?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淡,淡然道:“现在,还不晚。我们还有机会建立一个全新的韩国,一个一统天下的韩国。”

    白亦非在大殿中来回走动,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现在的韩国,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韩国。现在的天下,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天下。

    眼下秦国已得天下五分,鲸吞之势无法阻止。而韩国内忧外患,其他诸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。

    将军想要一统天下,何其艰难?

    白亦非沉思了片刻,突然停住了来回走动的脚步,血色的双眸直视莫尘,认真道:“将军若想成就大事,需要一把刀,一个女人,一场战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