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章 敲打墨鸦,血衣侯归来
    新郑城十数里外,一处隐秘的山洞外。

    山洞的洞口并不算大,只有不到两米左右,其周边更是被茂密的植被完全遮挡。若非站在洞口处,一般人很难找到这处隐秘所在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在这种深邃的烟夜之中,如此隐秘的地点当是死寂无人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的这处山洞前,却躺着数十具死状凄惨的尸体。他们皆是一副普通的短打装扮,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能够标明身份的东西。

    卫庄望着眼前隐秘的山洞,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惊讶。

    韩非,竟然真的找到了军饷的藏匿之处!

    紫女手持一把怪异的长剑,姿态优雅的立在山洞前。她深深地看了眼幽暗的山洞,随后娇媚地瞥了眼满脸自信的韩非,轻笑道:“公子运气不错,蒙对了呦。”

    韩非闻言,脸上自信的笑容顿时垮了下来。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摊手道:“哎,本公子就那么不值得信任。难道就没有人相信,我是凭实力找到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可怜兮兮地环顾众人,就好像在寻求安慰一样。

    卫庄神色冰冷,丝毫没有回应的意思。紫女烟嘴轻笑,送了他一对美丽的白眼。

    张良看着耍宝的韩非,脸上带着几分难以压制的兴奋之色,又不由掩嘴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良也没有想到,寻找军饷的事情会如此顺利。韩非竟然真的通过些许微不足道的线索,就找到了这处隐秘万分的军饷藏匿之地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莫尘竟然如此大胆,将十万军饷藏在新郑城的附近!

    他心中兴奋,轻笑道:“公子的实力,真是让良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韩非闻言,满脸笑容地看向张良,赞赏地点头笑道:“果然还是张良兄弟懂我。对了,刚刚与卫庄兄交手的那人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韩非想到那个在卫庄与紫女手中游刃有余的烟衣人,脸上多了几分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此人轻功之高,当真是世间少有。

    能被莫尘派来看护军饷的高手,想来应该是他的心腹之人。如果自己的猜测没错,此人应该是莫尘手中最强的利刃,百鸟杀手团中嗜血无数的死亡使者墨鸦!

    这,可是一个相当难对付的高手!

    卫庄神色平淡的瞥了韩非一眼,没有解释这个并没有太大意义的问题,而是大踏步地走向了昏暗的山洞。只是不到几秒钟的时间,卫庄就脸色凝重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瞥了众人一眼,沉声道:“军饷已经被运走了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几人闻言,脸上神情微变。

    韩非脸上的笑容敛去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尘的动作好快,竟然已经有了准备。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手,如果不能追回全部军饷,事情可算不得完美的解决啊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,书房。

    莫尘手中捧着一卷竹简,神色平淡地打量着其上的记载。

    墨鸦一身烟色的紧身衣打扮,恭敬地单膝跪在他身前丈许外的地面上,禀报道:“回禀大将军,韩非找到了军饷藏匿的地点。我们留在其中的五万金币,也已经被紫兰轩的人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莫尘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将竹简放在了矮案上,轻声道。

    韩非,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。

    能够凭借些许微不足道的线索,推断出军饷藏匿的地点,这份洞察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。

    不过,好戏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本将军为你们留的五万金币,可不是白白送给你们的!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茶水,脸上始终挂着平淡的笑容,丝毫没有失去了五万金币的颓废与暴怒。他那副悠闲自在的样子,以及平静而又充满温和的眼神,就好像在看一只掉入陷阱的猎物,又好像在看一只待宰的家畜。

    墨鸦单膝跪地,以余光小心地看了莫尘一眼,心中多了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将军,越来越深不可测了。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墨鸦的窥探,随手放下手中的茶盏,轻笑道:“你可是在疑惑,本将军为什么要费尽周折,将那五万金币送给他?”

    墨鸦闻言,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与惊骇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修为,自己不过是余光随意一瞥,竟然都能被将军轻易察觉。这份洞察力,简直强悍的不是人。

    以自己的隐匿藏气功夫,虽然不敢说天下第一,但也是天下少有的强者。可是以自己的功力修为,在将军面前却是无所遁形!

    他,到底有多强?

    墨鸦想到这里,心中越发感到惊骇。

    他额头浮现一抹细密的冷汗,赶忙低下了头,低声道:“墨鸦只是将军的兵刃,不敢揣摩将军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眯,沉声道:“墨鸦,你跟在本将军身边,多久了?”

    墨鸦、白凤,在天行九歌的原剧情里,他们可是背叛了自己的存在。按照剧情中的事件来推断,这应该是几年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墨鸦感受到莫尘越发凛冽的眼神,以及空气中犹如万丈高山般巍峨可怖的气息,心渐渐的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威势,好可怕的修为。

    自己一生见识过无数高手,但是无一人能够与将军媲美。不,就算是他们所有人加在一起,也绝对不是将军的对手。

    将军的修为之可怕,怕是已经踏足当世最巅峰的境界吧?

    以自己现在的力量,在将军手中怕是连一招都撑不住!

    墨鸦越想,心中越发感觉到莫尘的可怖。他额头上的细密冷汗汇聚,化作一颗豆大的汗珠滴落在地面上,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那声响虽然不大,却打破了书房中的死寂与沉闷。

    莫尘从墨鸦身上收回了目光,脸上露出一抹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墨鸦的修为不错,也为自己立过无数的汗马功劳。此时他还没有反叛的心思,就那么放弃实在是有些可惜了。

    当莫尘转开目光之后,墨鸦感觉空气中弥漫的可怕压力突然消散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他双眸微眯地深吸了口气,只感觉从未如此的轻松过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才发现自己后背的衣衫,竟然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。

    墨鸦沉默了一秒,恭敬道:“墨鸦自小被百鸟收养,至今跟在将军身边已经十二年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莫尘为什么会这么问,也不知道莫尘会如何处置自己,但是经过刚刚那可怕的一幕,墨鸦没有丝毫的反抗心思,也不敢起丝毫的反抗之心!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食指在矮案上轻轻敲打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他沉默了几秒的时间,沉吟道:“你跟在本将军身边十二年,立过无数的汗马功劳,可曾厌烦现在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墨鸦闻言,脸色不由微微一变,双眸闪过一抹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他反应过来之后,赶忙叩首道:“能为将军效力,是墨鸦存在的价值,也是墨鸦毕生的使命。墨鸦不敢,也从未有过这等大逆不道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莫尘右手扶着额头,淡淡地瞥了墨鸦一眼,沉声道:“人,总是会向往光明与自由。今天,本将军给你一个机会,一个走向光明与自由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墨鸦听着莫尘的话语,将头深深地埋在了地上,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莫尘想要做什么,但他明白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。自己只是将军的鹰犬,一只暂时还有些用处,不会被抛弃的鹰犬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两息,吩咐道:“不久之后,本将军会设立一支全新的军队。而你墨鸦,将会成为这支军队的首领,获得朝廷的正式册封。

    机会,本将军已经给你,能否走向光明,那就要看你以后的表现了。再过两个月的时间,鹦歌就要从外面回来了。算算时间,她也到了该成家的年龄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到这里,脸上带着几分玩味地看向墨鸦,声音中多了几分特殊的韵味。

    墨鸦听到这里,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惶恐。

    将军怎么会知道自己与鹦歌的事情?

    这件事,自己从未对任何人表露过。即便是曾经面对鹦歌的时候,也没有吐露过自己的心声啊!

    只是,将军与自己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,难道?

    墨鸦眼中神光疯狂沙闪烁,暗暗揣摩着莫尘的心思,心中多了几分不敢置信,以及微不可查的欣喜与期待。

    自从莫尘那日敲打了墨鸦一番,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在半个月后的幽暗深夜,一支身着银白战甲的骑兵,风尘仆仆的从边关回到了新郑城。为首的那位将领,身着一袭血红色的华贵长袍,贴身的长袍将他挺拔的身材勾勒的相当有型。

    他面容俊朗白皙,却带着一股特殊的阴寒,血红色的双眸就好像两汪血泉,散发着可怖的煞气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掌管十万大军的韩国名将白亦非!

    白亦非银白色的长发在肩头随风舞动,双眸淡淡的凝视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城池。他殷红如血的双唇微启,低声道:“有些年,没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嘴角微微翘起,脸上露出一抹冰寒的笑容。

    你们,感受到热血了吗?

    血衣侯归来的消息,第二天凌晨就传遍了新郑城。

    新郑城中风起云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