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章 从今天开始当反派
    翡翠虎沉默了几秒,满脸认真地看向莫尘,凝声道:“这些东西,恕在下闻所未闻。将军真的能够确定,可以将它们全部实现?”

    翡翠虎不想问,莫尘到底从哪来的这些东西。他也不想去问,这些随便一个就能轰动天下的技术,为何以前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一个聪明人,明白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一个好事。他也是一个明白人,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并没有意义,它们是否能够被制造出来,才是最关键的一点。

    它们若是能够被实现,则一切可以从长计议。若是不能,则万事休提。

    莫尘晃动着杯中的葡萄美酒,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,平淡道:“成与不成,等几日不就有了结果。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,不过是莫尘随手写出来。

    他也没指望凭借简单的叙述,就能让翡翠虎深信此事。反正其中大多数的东西只要找到足够的原料,很快就能制作出来。

    早在穿越前夕,莫尘就已经准备了很多能够在古代社会用到的技术。其中不仅有关乎到国家命脉的盐铁技术,更有许许多多看似不起眼,但是却有着改变世界能力的强大技术。比如,造纸术与印刷术,火药与大炮等等。

    当然,在秦时明月这个不科学的世界,大炮这玩意能发挥多大的作用,莫尘是没有太大的指望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火药才是最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说火药在攻城破地上的强大作用,就是用来开山挖渠,那也要节省不知道多少劳动力,提高多少效率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东西的来历,莫尘也没有解释的打算。

    翡翠虎见莫尘满脸自信,听着他的话语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几天的时间就能看到结果,那倒也不算什么大事。看将军的这般模样,估计此事也是十之**吧?

    翡翠虎沉吟了几息,心中对莫尘拿出来的东西多了几分相信。

    他思绪了片刻的时间,肥胖的大手在矮案上轻轻敲动,认真道:“将军若想成就大事,单凭在下的能力可是远远不足。我韩虎自然是支持将军的,只是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韩虎说到这里,脸上不由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潮女妖为韩王最心爱的宠妃,享尽这世间的荣华富贵。她若是知道大将军的打算,只怕九成是要出现变数。

    白亦非白家世代为韩国名将,是显赫的世袭将军,拥有荣耀的头衔地位和高贵血统。尤其是白亦非执掌了韩国十万大军,相当于韩国三分之二的军权在他手中,如果不能获得此人的支持,将军的大事决然没有成功的可能。

    虽说,白亦非是将军的心腹,但是面对谋反这种事情,可就不好说喽。

    翡翠虎虽然没有说完,但莫尘还是猜到了他的担忧。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几许,双眸闪过一抹寒芒,冷声道:“潮女妖那里,暂时不要露出什么马脚,以防被她察觉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很聪明,你也不需要刻意与她保持距离,只需保持以往的联系即可,她需要什么就给她什么。至于白亦非,等几日本将军会调他回京述职,这件事本将军亲自与他谈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闻言,微微颔首,脸上露出轻松之色,笑道:“将军说的极是。”

    将军虽然有心干一番大事,但从现在的布局来看,还没有被利益冲昏了头脑。若是将军能够劝服白亦非,则韩王之位十拿九稳矣。至于以后能否扫荡天下,则就要看那些东西能否实现了。

    说不得,这将是我韩虎做得最大一笔买卖!

    莫尘沉吟了几许,道:“这件事暂且不急,眼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那十万两黄金的埋藏之地,极有可能已经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”翡翠虎闻言,脸上顿时露出紧张之色,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劫饷一事可大可小,没有被人找到证据也就罢了。若是真的被人发现了些许端倪,那可是堪比谋反的重罪。只是饷银自己明明藏得很隐秘,怎么会被人发现?

    莫尘思绪了一下,将韩非今日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翡翠虎听着莫尘的诉说,脸色变得难看异常。

    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东西,只会在烟夜中显形的药粉。这样的话,说不得隐藏军饷的地点,真的可能已经暴露了说不定。就算没有完全暴露,也有着极大的暴露可能,至少对方已经有了大致方向。

    翡翠虎想到这里,再也坐不住。

    他脸上多了几分急色,急促道:“将军,事已至此,我们必须将军饷转移才是。”

    莫尘晃动着手中的美酒,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,轻笑道:“虽说如此,但你能保证他们不是在引蛇出洞。韩非他们若是真的找到了军饷藏匿的地点,何许特意前来知会本将军。”

    这。

    翡翠虎闻言,一时间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引蛇出洞,这倒也不好说啊。将军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对方若是找到了具体地点,又为何要特意前来将军府。

    翡翠虎迟疑了一下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,低声道:“那依将军的意思,我们暂且按兵不动。”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酒水,微微摇头道:“不,韩非纵然现在没有找到军饷的藏匿地点,但我们也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。军饷必须尽快转移,否则可能会徒增变数。”

    这?

    翡翠虎听到莫尘的话,不禁有着无语。

    现在动手的话,可能会中了别人的引蛇出洞之计。可若是不动手,又可能中了别人的缓兵之计,还真是他娘的操蛋啊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翡翠虎无奈的神色,轻笑道:“韩非虽然有些谋略,但这韩国可是我们的主场。接下来,你只需要这般即可。”

    莫尘手中酒水微微晃动,神情轻松自然的将自己的计划缓缓道来。

    翡翠虎听着莫尘的计划,时而露出恍然之色,时而露出些许的疑虑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沉吟了两息,思索着莫尘计划可能存在的破绽,认真道:“事态紧急,我这就按照将军的意思去办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新郑城外高山上一处视野开阔的平台中。

    在陡峭的悬崖边,一方红色的矮案摆放在平坦的石台上,四道人影围坐在矮案四周。

    紫女神态妩媚,为公子韩非斟酒,柔声道:“此地视野开阔,可将新郑城一览无余,不知公子对此处可还满意。”

    韩非端起酒水,双眸微眯地凝视着大将军府的方向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轻笑道:“此处,当是看戏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紫女闻言微愣,掩嘴轻笑道:“看戏,公子可真会说笑,大晚上哪有人唱戏。”

    韩非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,晃动着杯中清澈见底的酒水,大笑道:“本公子去见那位莫大将军,可不正是请他出来唱戏!”

    紫女双眸微眯,妩媚的俏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她紫色的明眸眺望着下方的新郑城,向着大将军府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难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大将军府的院门悄然打开,数十位身着轻甲的骑兵轰然而出。他们快马加鞭的在空阔的街道上行进,马蹄踏在青石板上,却只发出沉闷的声响,显然是马蹄下包裹了东西。

    紫女看到这一幕,风情万种的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低首瞥了眼满脸自信笑容的韩非,掩嘴笑道:“公子,当真是神机妙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