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章 本将军之威仪,比之王上如何?
    莫尘神情微怔,故作惊讶道:“竟然还有此事?”

    韩非冰冷的瞥了莫尘一眼,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,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一个小小的六角木盒,轻笑道:“还好本公子早有准备,从一位精通奇石药物的朋友手中获得一些小玩意。只是这东西,必须要在烟暗中才能显现。”

    这位莫大将军,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也好,不让他乱了分寸,怎么能寻到更多的破绽。

    莫尘手中的势力太强了,如同参天大树般深深扎根在韩国的每一处,想要对付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而想要在铲除他的同时,还要很好的稳定韩国政局,不给其他国家可趁之机,则更是一件艰难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莫尘饶有兴趣地看向韩非,一副等待他表演的模样。

    韩非露出淡淡的笑容,将木盒中的白色粉尘,随意地倾洒在地面上,自信道:“将军可否让人熄灭灯火。”

    莫尘也不说话,直接广袖轻挥,一道劲风将大殿中的灯火熄灭。

    灯火陡然灭去,却见韩非脚下的地面上,出现一道奇异的绿色亮光,正是来自之前倾洒在地面上的粉末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地面上绿莹莹的粉末,心中简直无力吐槽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果然是不科学的世界。那遇水能自动消融的水销金,以及这能够在烟暗中显形的粉末,还真是让人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韩非透过绿莹莹的微光,双眸冰冷地看向莫尘,冷声道:“不巧,韩非早在几日前,就已经在两位王叔的牢房中倾撒了这些粉末,用来防备一些见不得人的老鼠。

    现在两位王叔身死,那只老鼠怕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。如今韩非只需要跟着这粉末的痕迹,就能找到被鬼兵劫掠而去的十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莫尘眉头微皱,心中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墨鸦虽然轻功高绝,但是若被这粉末算计到,说不得真的可能暴露了一些东西。这不科学的世界,还真是让人有些无奈啊。

    韩非看到莫尘微皱的眉头,脸上的笑容越发自信。

    这一局,自己赢了!

    韩非心中多了几分把握,也没了继续留下来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位莫大将军向来骄横跋扈,自己今晚给他的刺激已经够了,要是继续留在这里,谁知道他会不会发疯?

    韩非念头转动,满脸笑盈盈的神情,拱手拜道:“韩非打扰多时,就不继续叨扰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与卫庄联袂而去。

    莫尘望着韩非与卫庄离去的身影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韩非此人太过聪明,到底是留他,还是不留?

    两刻钟后,将军府一处隐秘的会客室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地端坐在一方矮案旁,而在矮案的另一端,坐着一个庞大如球的中年人。他胖乎乎的面容上带着和善的笑容,庞大的身体就好像一个矮冬瓜,此人正是莫尘手下四凶将之一的翡翠虎,一位富甲天下的豪商。

    翡翠虎手中把玩着一枚金币,满脸笑容地看向莫尘,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沉思,笑道:“将军深夜召见,可是有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在翡翠虎的记忆中,莫尘这般急促的召见自己,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,鬼军劫饷一案已经了结,其他的计划也在有序的展开,还能有什么大事不成?

    莫尘把玩着手中的酒樽,注视着其中殷红如血的美酒,并没有提及韩非的事情,反而平淡地问道:“老虎,你观本将军之威仪,比之王上如何?”

    翡翠虎闻言,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手中的青铜酒樽嘭的一声摔在了矮案上。殷红如血的葡萄酒倾洒在矮案上,散发着淡淡的果酒清香,以及些许醉人的酒香。

    本将军之威仪,比之王上如何!

    将军想要与王上比一比威仪,这其中的意思实在是太过明显,简直是摆明了告诉自己,本将军想要谋反了,该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。

    翡翠虎想到这里,双眸有些惊讶的看着莫尘,胖乎乎的脸上满是冷汗。

    将军虽然权倾朝野,但从未表露过想要谋反的想法,为什么现在突然动了这种念头。以韩国现在的形势,可是经不起太大的折腾啊。

    翡翠虎想到韩国的形势,勉强平复了一番激动的心情,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尴尬道:“将军莫要开玩笑了,这事,这事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说着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。

    从感情上来说,他自然是希望莫尘能够成功,成为韩国的王者。因为两人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自己的一切也是依附莫尘而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翡翠虎更明白,韩国现在的形势,经不起太大的折腾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片刻,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,叹息道:“韩国现在的形势,将军应该比老虎更加明白才对。

    自从十几年前的那场长平之战,赵国四十万大军遭到白起坑杀,这天下的形势就已经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现在的秦国,已经成就鲸吞之势。

    六国若是齐心协力,尚且还有两分胜算。只是六国龌龊已久,想要真的齐心协力何其困难。以我们与秦国罗网的合作,将来就算是秦国一统天下,也少不得将军的好处。那王座看着可人无比,何尝不是一个致命的陷阱!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平静地看着苦苦劝谏的翡翠虎,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翡翠虎能够与自己说这些话,足以窥探其能力的不凡,以及对自身的忠诚。天下大势如此,能够看明白的人,可是不多见啊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没有一点把握,自己又岂会轻易提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?

    莫尘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,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樽,轻笑道:“老虎,你跟了本将军近乎二十年,可曾见过本将军做没有把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翡翠虎闻言微愣,有些诧异地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巴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自己跟了将军这么多年,确实没有见他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,这天下形势已经糜烂至此,将军就算是有着天大的能耐,还能逆转天命不成?

    先不说韩国地理位置太差,被众多诸侯强国包围,近乎没有向外扩张的能力。就是韩国现在的形势,也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时候,说不得哪天就被大秦覆灭了。

    莫尘没有言语,直接将一册竹简推到了翡翠虎的身前。

    翡翠虎望着莫尘送来的竹简,胖乎乎的脸上露出几分惊愕,以及些许的好奇之色,将那卷竹简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东西,让莫尘有了如此自信。

    只是当翡翠虎将竹简打开,看到其上的那些东西,不禁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,其上书写道。

    造纸术、炼铁术、火药、印刷术等等数十种技术。

    虽然其上的描述并不详尽,更没有直接提及制造方法,但翡翠虎身为商人的灵敏嗅觉,还是看到了其中展现的巨大价值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若是真的问世,足以改天换日!

    翡翠虎看的很细、很慢,短短不过数百字的描绘,他看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。每当他看到一种技术的描绘,就要在心中细细的思索一番,揣摩着可能引发的变革。

    或者说,它们可能对天下大势造成的影响!

    翡翠虎看完之后,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激动,反而陷入了难言的沉默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真的能够实现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