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章 莫尘的野望,韩非的杀机
    新郑城,将军府。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闭,思索着韩非所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今日突然拜访,应当是为了鬼兵截饷的事情。按照原剧情发展的话,韩非似乎是想要从自己这里套出兵饷隐藏的地点,然后成就自身的政治资本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本将军就送你大礼。

    战国末年,七国争雄。

    未来的秦始皇嬴政,现在才刚刚登基不到一年,只是个十四岁的黄毛小儿。本将军既然来了,何不搅他一个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先不说自己的副本任务,本就是让这个世界彻底崩坏。就是《龙吟九霄篇》的修炼,也需要大量的龙气。单凭敖玉每日赠予自己的龙气,实在是差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如今倒是一个好机会,若是能够一统天下九州,足以让自己将《龙吟九霄篇》推演到大成境界。

    韩非,倒是一颗推动韩国政局的好棋子。

    自己倾覆天下的计划,就从这个最弱的国家开始好了!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里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两秒,随意地晃动着手中的酒樽,平淡道:“墨鸦,立刻通知翡翠虎,让他速速来将军府见我。”

    莫尘话音落下,大殿中凭空出现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他身材挺拔修长,通体烟色的紧身服饰为他带来了几分阴冷的杀机,蓬松的烟色羽毛披肩又平添了几分优雅华贵。他俊朗的面容透着几分邪魅,眼底独特的纹路与衣服上的线条花纹相呼应,给人一种神秘而又不可揣摩的感觉。

    墨鸦单膝跪地,低垂着脑袋不敢去看莫尘,平淡道:“墨鸦,领命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身形陡然化作一片烟色的烟云,转瞬消失在大殿中。墨鸦刚刚离开没有半分钟的时间,两道人影从大殿外缓缓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莫尘打量着两人一番,深深地看了眼玩世不恭的韩非,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惊讶。

    在韩非的身上,莫尘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神念依附。那神念充满了可怕的死寂,以及一股强横到足以与自己比肩的剑意。

    逆鳞!

    莫尘心念一动,瞬间想到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韩非身上的这股神念,定然是那把拥有剑魂的逆鳞剑所留。

    在原著里面,韩非数次遭遇生命危险,每一次都是那把剑凭空出现救主。否则就凭韩非现在的身手,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    莫尘从韩非身上收回目光,转而看向卫庄。

    卫庄,鬼谷门人,诸子百家中有名的青年强者。

    现在的卫庄虽然不到二十许的年龄,但一身修为却是已经达到了半步神通境。这个世界当真是神鬼莫测,神通境界的高手根本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的话,自己虽然有神通巅峰的修为,可以称的上天下第一等的高手。但争霸天下的事情,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好。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个世界的形势,心中多了几分想法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量着两人的时候,韩非两人也在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韩非双眸微眯,看向莫尘随意依靠在座椅上的身影,眼中微微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莫尘身着简单的烟色长袍,俊朗的面容带着淡淡的笑容,一双微微有些狭长的双眸,透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凛冽。他随意地坐在座椅上,慵懒地把玩着酒樽,却自然而然的透着一股让人心颤的威仪。

    韩非看着莫尘的身影,心中瞬间回想起了关于他的生平。

    韩国大将军莫尘,落寞的韩国贵族之后。

    传闻他十三岁踏上战场,纵横沙场二十余年,经历了韩国近年来的所有战争。而这二十年的沙场征战与杀戮,不仅成就了他韩国百年最强之将的名头,更成就了他如今显赫非凡的地位。

    或许,他可以被称为韩国有史以来最强之将。

    韩非回想起莫尘的战绩,心中多了几分惊叹与敬佩。从一个落寞的贵族子弟,到如今的韩国大将军,一手遮天的权臣。即便自己与他已成对立的局势,还是不得不说上一声敬佩。

    可惜他的韩国的势力太强,已经挡住了自己的道路。自己若想完成心中通天抱负,就必须将之除掉。

    卫庄神色平淡地看了莫尘一眼,双眸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卫庄来到韩国已经有年余的时间,但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如此近距离地打量莫尘。他发现,这个权势滔天的韩国大将军,竟然让自己有些看不透。

    深不可测!

    卫庄念头微动,心中多了几分警惕,以及些许的诧异。

    这个韩国大将军出身普通,也没听说与诸子百家的人有什么联系。以往他虽然展现过不俗的修为,但也只是横练功夫强横异常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的话,他不仅横练功夫修行到了化境,内功修为也是强横的可怕啊。

    此人,或许比自己以前想象的还要可怕!

    莫尘晃动着手中的酒樽,随意地瞥了两人一眼,平淡道:“公子深夜大驾光临,不知有何要事。”

    韩非双眸微眯,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,笑道:“韩非深夜打扰将军,只为鬼兵劫饷一案。

    十余日前,本该送往边关的十万军饷被郑国鬼兵劫掠而去。为了侦查此案,先后死了五位朝廷重臣,就连两位王叔也是惨遭鬼兵的杀害。虽说这案子已经结了,但军饷若是未曾找到,终究是一件憾事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情平静,对于韩非的话语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。

    所谓的鬼兵劫饷,莫尘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因为这件事,从头到尾都是他一手策划,为的就是除掉自己在韩国最大的政敌张开地。而那五位先后死去的主审官,全都是张开地在朝堂的心腹之人。

    至于韩非的两位王叔,不过是为了清理鬼兵劫饷的破绽罢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当初押解军饷送往边关,对自己的计划多多少少有些知情。如果不将他们除掉,这个计划可就留下了重要的破绽。

    韩非见莫尘不言语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拱手拜道:“韩非昨夜梦到郑国鬼兵,他们说非常满意将军的祭祀,还要将那被劫掠的十万黄金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莫尘眼中闪过一抹玩味,晃动着手中的酒樽,轻笑道:“哦,既然如此,那本将军就提前恭贺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韩非神色一正,沉声道:“虽说如此,韩非还是有一事不解。正所谓刑不上大夫,两位王叔丢失军饷虽然是大罪,但是并无性命之忧。既然如此,他们为什么要自杀呐?”

    莫尘抿了口酒水,平淡道:“神鬼之事,诡秘莫测。他们害怕鬼神报复,自杀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韩非闻言,双眸微眯闪过两道冷芒,沉声道:“那为何两位王叔的伙食,早在数日前就已经被人下毒。”

    莫尘此人胆大包天,今日敢暗害两位王叔,他日未必不敢行大逆不道之事。只是此人在韩国权势太大,手下党羽遍布朝野上下,却是需要徐徐而图之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鬼兵劫饷一事,怕只是他行动的第一步。至于他后面还有什么计划,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担忧。

    此人不除,韩国永无宁日!

    今日却是要借两位王叔身死一案,以及被掠去的那十万两黄金,给这位权倾朝野的莫大将军一个教训,让他明白韩国不是只有他一个聪明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