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咦,我这是踩到了什么东西?
    莫尘神色凝重,将大手按在近乎凝成实质的鬼蜮上,顿时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阴寒之气,向着自己的涌来。【】

    那可怕的森寒怨气,就好像毁灭一切的海啸,给人以不可抵挡的强烈冲击。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可怕的冲击,赶忙收回了大手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望着身前吞噬一切的烟暗,心中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谨慎与警惕。这片鬼蜮的强大与可怕,完全超出了自己之前的预计,比之昨夜碰到的鬼蜮强了数百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这片上古东京的遗迹中,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?

    莫尘想到来之前查到的关于这片区域的资料,以及高晗送给自己的那把诡异而又神奇的长刀,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。

    那把能够开启重建幽冥的长刀出自上古东京遗迹,必然和其中的隐秘有着密切的关联。

    只是,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?

    莫尘看着眼前宛若吞噬一切的可怕烟幕,迟疑了两秒的时间,最终满脸凝重地走了进去。当他踏入鬼蜮,顿时感觉周身冷了十数度都不止,就好像来到了严寒的冬季。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,那股可怕的严寒仿佛来自灵魂,直接穿透了你的衣服与身体!

    天地间,淡淡的迷雾笼罩大地,世界显得死寂一片,就连本该颇为喧闹的虫鸣之声,都没有了点滴的踪迹。

    莫尘正在打量周围的环境,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感应。

    他抬首向着鬼蜮深处望去,隐隐感受到了自己制作的护身符气息。那股气息若隐若现,就好像已经随时都可能泯灭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!

    莫尘心中惊疑不定,眼中闪烁着郑重之色。

    自己当初制作了三块能够抵挡大宗师攻击的护身符,将之全部送给了诗妃,并交代她只能赠与至亲之人。而根据叶空所说,她现在应该是被禁足在家,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才对。

    难道有诗妃的至亲之人,被困在了这里?

    莫尘想到这里,感受到护身符已经若有若无的气息,心中多了几分凝重。按照传来的气息来看,对方现在定然是遇到了极大的危险,否则护身符不可能一副快要破灭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直接施展了土系神通,向着护身符若隐若现的气息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莫尘在前往鬼蜮深处的时候,看到了一片延绵里许的死寂军营。

    军营的布置整齐规范,一栋栋临时搭建的房屋丝毫不显简陋,通体呈现白色的房屋外墙,在这片幽寂的鬼蜮之中,平白增添了几分诡异凄凉的气息。军营之中灯火通明,能够清晰看到房屋中的灯光。

    透过那朦胧的灯光,莫尘没有从中发现任何生灵的气息。他望着延绵里许的死寂军营,心中升起几分不安与警惕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从中传来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只是莫尘担心诗妃至亲的情况,虽然感应到军营存在巨大的问题,但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探查。他脚步不停,向着鬼蜮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刚刚离开没有多久,一道身着白色长裙的人影,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,诡异地出现在他离开的地方。她静静地看着莫尘离开的身影,乌烟的长发披散在身前,遮挡了其后的面容,让人看不到其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杀,所有人都该死。”贞子披散的长发后闪过一道诡异的幽芒,隐隐传来嘶哑而又凄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诡异的身影随之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原地,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!

    地下遗迹二层,前往神秘洞穴的通道中。

    五六道身着小型战斗装甲的人影小心地警戒着四周,谨慎而又坚定地向通道深处的神秘洞穴而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中央,柳妖娆脸上不时闪过痛苦之色,步履有些艰难地前行着。她光洁如玉的脊背上,本来狰狞可怖的伤痕虽然已经痊愈,但依旧能够看到五道清晰烟色抓痕,就好像精心铭刻的纹身一样。

    柳妖娆黛眉微蹙,荡漾着秋水的明眸闪过几分痛苦。

    伤口虽然在快速治愈药剂的帮助下愈合,但她能够感应到其中附着的特殊能量并没有消散,反而如同跗骨之蛆一样深入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伴随着那股诡异力量的侵袭,柳妖娆感觉就好像被人一刀刀地切割,带来阵阵强烈的剧痛。要不是她有着强大的意志,早就在那股强烈的痛苦中昏阙过去。

    “柳大家,我们距离通道最深处的神秘洞穴还有两分钟的路程,您现在的情况还能坚持吗?”人群中,一位身着烟色战斗装甲的中年人,满脸担忧地看向脸色痛苦的柳妖娆,关怀地问道。

    柳妖娆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,坚定道:“让萧叔费心了,我还坚持的住。现在那个恶魔堵住了我们离开的道路,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前往洞穴的最深处。但愿我的猜测没有错,否则。”

    柳妖娆说到这里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通道最深处的洞穴,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,等待自己的结果,只会是死亡!

    萧叔看到柳妖娆坚强的眼神,浓重的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团,心中微微叹了口气。谁能想到,这个所谓的上古东京遗迹下,竟然有着如此可怕的怪物。

    他想到那些没有丝毫反抗之力,就被怪物轻易斩杀的将士们,心头不由多了几分寒意。这个怪物,根本就不是普通士兵能够对付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阵咯咯咯的怪异声响,从几人身后的通道中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人闻声,脸色顿时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该死,那个怪物怎么会那么快,难道后面留守的数百守卫,已经!

    他们想到可能已经遭遇不测的数百战友,心中在升腾起可怕的愤怒时,不禁又生出无尽的寒意。

    那个怪物,根本不是人力能够阻挡!

    几人心中胆寒,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动作,就见一道诡异的身影在地上快速爬来。

    伽椰子脸上透着狰狞邪恶的笑容,速度之快犹如捕食的猎豹,又好像划过苍穹的星火,让人很难捕捉。尤其是她在奔来的时候,不再局限于单纯在地面爬动,而是在陡峭异常的岩壁上,以及通道的洞顶上爬行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的爬行路线,让众人想要做出有效的攻击,变得越发艰难了起来。

    道道激光撕裂空气,别说对伽椰子造成伤害,就连想要攻击到她都变得异常艰难。众人只来得及发出一波攻击,伽椰子就已经来到了众人的上方。

    她乌烟的长发宛若利剑,向着众人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长发撕裂虚空,下方的普通战士根本无法抵挡,瞬间被伽椰子洞穿了头颅。他们只来得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,就再也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只有柳妖娆与萧叔身手不凡,在关键时刻躲开了伽椰子的攻击。

    可他们虽然躲开了第一波攻击,但是当其他人全部身死之后,两人面对覆盖整个通道,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诡异长发,眼中不禁露出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次,躲无可躲!

    就在两人心中绝望,已经打算闭目等死的时候,却见趴在洞顶的伽椰子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到,整个人毫无征兆地从洞顶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同时,一道身着烟色古风长袍的青年男子,凭空出现在通道中。

    而最让两人目瞪口呆的是,那个突然出现的青年男子,竟然踩在了怪物的胸上,将那本来就只堪一握的丰满,硬生生踩成了两道薄饼。

    两人望着眼前的一幕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