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厉鬼来袭,大家一起玩游戏啊!
    女鬼看到这里,再也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她放弃了袭击众人的打算,妩媚的面容上露出狰狞可怖的冷笑,双眸闪烁着阴寒的绿芒,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,化作漫天烟色烟云消散当场。

    女鬼消失之后,一阵诡异的冷笑在大殿中回荡,直听得众人遍体发寒:“咯咯,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,你们可要坚持到最后再死呦!”

    柳云峰脸色有些苍白,额头上遍布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口气,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想要平复激烈跳动的心脏。可是,每当他想到女鬼离开的眼神,以及刚刚看到景象,就不由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柳云峰强撑着不安的心情,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:“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此时,大殿中死寂一片,众人听到柳云峰的声音,终于从失神中惊醒过来。他们一个个脸色难看,但终究都不是普通人,倒也没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惊魂不定,纷纷侧首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眼中少了几分愤怒,多了些质询。

    在场那么多人,其中不乏强大的武道高手,更有武道大宗师的存在。可如此多的高手,却只有此人看出了事情的异常。这只能说明他有着特殊的能力,又或者提前知道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不论哪种结果,众人都希望得到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瞥了眼众人期待的神色,平淡道:“还能是怎么回事,我们现在已经陷入了鬼蜮。刚刚那个女服务员,就是一只强大的恶鬼。而以这个鬼蜮的规模来看,这里可不止她一个猛鬼,甚至还可能存在更可怕的厉鬼!”

    “鬼,这里怎么可能会出现鬼?而且,清舞小姐的辟邪符?”众人闻言,有人满脸惊愕地看向凤清舞,低声道。

    凤清舞神色有些尴尬,感受到众人看来的眼神,心情简直有些崩溃。

    她自己制作的符篆,自然是明白其威能。那些所谓的高级辟邪符,最多也就能对付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鬼。可刚刚出现的那只女鬼,可是堪比赵伯爵的恶鬼,就算自己亲自出手都没有把握,更别说那些小小的符篆了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也太倒霉了吧,这才刚刚做完生意,就碰到了这种恶鬼!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神色尴尬的凤清舞,以及众人怀疑的眼神,平淡道:“想要知道结果,自己看看那些符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心中虽然疑惑,但还是从衣袋中拿出了刚刚购买的符篆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们掏出符篆的那一刻,顿时一个个愣在了那里。只见那些本来颇为精美的符篆,竟然不知道何时变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莫尘看到众人惊骇的神色,道:“要不是这符篆庇护,你们大部分的人,怕是刚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不过符篆威能有限,也只能做到如此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望着手中的飞灰,想到那神出鬼没的女鬼,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,看向凤清舞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同。

    高人啊!

    自己之前还想着,买一张照顾人家的面子,这根本就是人家在救自己啊!

    凤清舞感受到众人眼神的变化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悄悄地瞥了莫尘一眼,向他投了一个感激的神色。要不是他帮忙的话,自己的生意可就全砸了。最重要的是,这名声一旦臭了,将来还怎么骗,呸,是挣钱啊!

    莫尘感受到凤清舞的目光,不动声色地传音道:“给你两个选择,你这次的收获我要一半。或者,你回答我三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小钱钱什么的,谁也不会嫌多。

    凤清舞刚刚可是卖了好几亿信用点的符篆,一半的信用点也是相当庞大的一笔费用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个笨蛋能够有底气招摇撞骗,可是有着自己的一份功劳。不过以她贪财的性格,想要让她拿出一半的收益,估计是要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她能够选择回答自己三个问题,那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。这个小丫头虽然修为不高,但是身上隐藏的秘密可不小。

    莫尘想到凤清舞体内那炙热如同骄阳的可怕力量,心中多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凤清舞闻言,感激的笑容顿时僵住。她明亮的大眼睛瞪圆,充满了不敢置信地看向莫尘,一副你这是在打劫的眼神!

    莫尘瞥了她一眼,传音冷哼道:“胸大无脑的笨蛋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今天的事情要是玩砸了,你连骗人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凤清舞神色微怔,这句话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。随后她瞬间反应过来,是那个在赵氏鬼宅救了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凤清舞稚嫩的俏脸上瞬间多了几分绯红,当然那可不是见到救命恩人的激动,而是满满的尴尬。

    自己冒名顶替别人功劳也就罢了,还被正主给抓到个正着。

    天啊,羞死了!

    凤清舞俏脸微红,不敢去看莫尘的面容,低声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凤清舞的低呼,纷纷向着莫尘看去,脸上露出几分惊讶。就连有些心神不属的柳云峰,都不由向着莫尘看去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皱,眼中多了几分异色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,似乎不简单啊!

    莫尘没有理会凤清舞,直接走到满脸失神的柳诗妃身前,沉声道:“鬼蜮降临之后,这里已经自成一方世界。等会你跟紧我,我带你离开这里,否则事情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柳诗妃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,依旧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,莫尘为什么会知道这里要出事,又是怎么看破那女鬼的计谋。自己认识他几年的时间,为什么从来不知道,他还有着这种本事?

    还有那个死奶牛,到底与他什么关系?

    柳诗妃想到这里,顿时回过神来。她满脸不善地看向娇羞的凤清舞,心中多了几分警惕与不满。

    柳云峰看到莫尘的动作,满脸地不喜之色。

    自己的宝贝女儿,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觊觎的存在。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野小子,也敢打柳家公主的主意,真是做梦。

    柳云峰脸色阴沉,哼道:“诗妃,你疯了不成。他一个无名小卒,怎么保护你的安全。凤凰他们还在这里,我们暂且守住一时,政府很快就会有动作。

    区区一群小鬼,难道还能翻天了不成。更何况此时外面形势不明,你和他跑出去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柳小姐可不要冲动。现在外面情况不明,这里有凤清舞大师在,怎么也比外面安全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要不是凤清舞大师的符篆,咱们刚刚可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多都是柳云峰的朋友,不管是真情假意,都不能坐视柳师妃去冒险,纷纷上前劝阻道。

    凤清舞听到众人的夸赞,心中越发感到尴尬不已。如果那位正主不在这里也就罢了,自己装逼卖萌都没什么,反正没有人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群肥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不宰白不宰。

    可是当着正主的面,自己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

    凤清舞心中虽然尴尬,但是为了自己好不容易打响的名头,她只能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,做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宴会的大门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数道浑身是血的人影从外面摔了进来,却正是柳云峰安排在外面的安保人员。

    同时,当大门打开的那一刻,可怕的阴寒气息从大门外涌入,让大殿瞬间冷了十数度,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咯咯,人好多啊,我们来玩游戏好不好?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清脆稚嫩的娇笑,众人只感觉无穷无尽的烟暗宛若潮水般,从敞开的大门处涌了进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