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章 冰封黄河,一人灭国
    蒙古人大营。

    虚谷子声如同雷霆,在方圆十数里的天地回荡。整个军营的上百万将士,都隐隐约约能够听到虚谷子的话。

    不死不灭?

    无数将士不管能不能看到黄河上发生的一切,都不由满脸震惊地侧首向黄河望去。

    八思巴望着完好如初的虚谷子,双眸瞪成了牛眼一样,低呼道:“这就是血神经,好诡异的神功。”

    忽必烈双眸闪烁,神色平静道:“不死不灭,不过是基础的能力罢了。这门神功最诡异的地方,还是其能够吞噬对的一切,化为自己的力量。也就说,除非你能够将他一击必杀,否则他只会越打越强!”

    “嘶!”八思巴面容巨变,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功法,如此诡异的存在。他若是能够不死不灭,谁人又能将之一击必杀?

    这,根本就是无法战胜的怪物啊!

    八思巴心中震惊,同时又升起几分疑惑,王爷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?他小心地看了眼忽必烈,将心中的疑惑埋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塔楼之上。

    蒙哥凝视着完全恢复过来的虚谷子,心中既感到震惊,又带着些许的羡慕与惊惧。这种可怕的功夫,真是如同魔神一般可怕啊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口气,透过望远镜看向莫尘平静的神色,勉强平复了心中的复杂情绪,大笑道:“国师神通盖世,天下无敌。好,好啊。”

    随着蒙哥的大笑,他周身的那些侍卫从失神中回过神来,纷纷高举着中的兵刃,满脸狂喜地欢呼道:“国师神通盖世,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有着国师这种不死不灭的天神,大宋的那个怪物还能翻起什么风浪?

    不到两息的功夫,蒙古人的大营就陷入了狂热之中,可怕的欢呼声如同巨大的闷雷,震动的天地都为之颤抖。

    虚谷子倾听着身后如潮的欢呼,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,双臂大张的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是这种感觉,就是这种感觉啊。万万人之上,天下无敌的感觉!

    黄河对岸。

    莫尘面容平静,双眸闪过一抹不屑,冷笑道:“不死不灭,真是可笑至极。纵是天上的诸神都有陨落的一天,更何况你这个小小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莫尘说着,也不给对方反应的会,缓缓从青石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踏在波涛汹涌的江面上,脚上闪烁着淡淡的蓝色神光,让周身方圆丈许的波涛,在不知不觉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冰封天下!

    莫尘上散发着淡淡的蓝色神芒,以指为笔在虚空刻画,留下一道湛蓝色的巨大符文。那符文丈许大小,转眼没入了波涛汹涌的黄河。

    这是?

    虚谷子望着莫尘的动作,眼中闪过一抹惊诧,以及淡淡的警惕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中疑惑的时候,却见一道蓝色的神光猛然扩散开来,转瞬将方圆里许的黄河河道笼罩其中。在那蓝色神光的笼罩下,波涛汹涌的黄河宛若被定格了时间,巨大的波涛化作种种造型奇异的寒冰。

    转瞬的功夫,方圆里许的天地,就成为了冰雪的世界!

    虚谷子望着瞬间被冰封的黄河,双眸紧眯成了一道细缝,其中闪烁着危险的神色。还不待他去思考,为何莫尘会有情报中没有的御使冰雪能力,可怕的寒潮已经顺着冰封的尸骸,向他侵袭而去。

    寒潮速度极快,顺着他脚下的江面,转瞬将他半个身体笼罩其中,形成了一道尺许厚的寒冰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虚谷子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寒潮,脸色难看的如同猪肝,心中充满了惊骇。为什么自己无法吸收这股力量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在他心中惊骇的时候,寒潮转瞬席卷而过,将他彻底冰封在了厚重的冰层之中。

    莫尘踏着坚固的冰面,身形蓦然消失在原地。他环着瑞国公主的柳腰,宛若瞬间移动般,眨眼间出现在虚谷子的冰雕前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虚谷子脸上被凝固的惊骇之色,弹指一道劲气将之打成了漫天齑粉,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:“不死不灭,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瑞国公主靠在莫尘身上,望着眼前宛若寒冰地狱般的场景,明亮的双眸除了呆滞,还是呆滞。

    天啊,冰封黄河,这竟然是真的!

    瑞国公主感受到周身微弱的寒气,心中充满了无尽的震惊。只是相对于蒙古人所受到的冲击,瑞国公主的那点震惊却又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当汹涌的黄河被瞬间冰封,虚谷子连反应的会都没有,就被莫尘轻易打成了漫天齑粉。眼前发生的一切,对蒙古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。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,世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怪物,会什么要对伟大的蒙古帝国如此残忍!

    八思巴神情呆滞,感受到从黄河上扑面而来的寒潮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颤抖道:“这,就是他的真正实力吗?”

    这个怪物,真的还是人吗?

    忽必烈凝视着黄河上的人影,只感觉如同巍峨不朽的高山,给人一种强烈的冲击感。他深吸了口气,勉强平复激烈跳动的心脏,脸色变得阴沉如水。

    自己与他的差距,真的永远都无法弥补吗?

    忽必烈双眸微闭,轻轻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走吧,蒙哥完了,我们有新的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八思巴神情呆滞,茫然地点了点头,甚至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点头。忽必烈没有多言,大放在八思巴的肩头,整个人缓缓融入了大地,转眼就再也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黄河上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离去的忽必烈,双眸闪过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有趣,竟然已经有了几分神通的影子,不过相比较神通而言,少了几分自然圆润的气息,显得略微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莫尘念头转动,足尖在光洁的冰面轻轻一点,环着瑞国公主的细若扶柳的纤腰,转瞬来到了蒙哥所在哨塔上。

    蒙哥望着突然出现在哨塔上的莫尘,脸色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,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。他满脸惊恐,踉跄地后退了几步,直到撞在了哨塔的边缘才止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蒙哥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双眸充满了恐惧地看向莫尘,颤抖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,对方既然有着如此可怕的能力,明显能够随时覆灭蒙古帝国,为什么要放任蒙古帝国发展二十年,又为什么要等待自己聚集了三百万的大军。

    无数的为什么,让蒙哥心中充满了茫然,以及些许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莫尘嘴角微翘,温润如玉的面容露出淡淡的嘲讽,平淡道:“本尊需要一把刀,一把所有旧秩序的利刃!”

    蒙哥闻言,身躯为之一颤,脸上满是无奈与痛苦。

    刀,别人中的刀!

    就在他心情复杂的时候,天地间突然响起一阵沉闷的马蹄声,以及震动天地的喊杀声。最让蒙哥不敢置信的是,那些马蹄声竟是来自于大营的后方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