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章 血神经,不死不灭
    “轰隆隆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本就不平静的黄河风浪突起,江面上波涛汹涌澎湃,将那数百艘急速行驶的战船冲击的剧烈摇晃。就连十数艘巨大的炮舰,在江水的冲击下都开始晃动起来。人们不得不抓紧绳索稳住身形,才没有被可怕的风浪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怎么突然风浪变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生天在上,再这样下去我们就完了。啊!”

    战船上的蒙古将士在风浪中无力挣扎,只能满脸惶恐地发出慌乱的尖叫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慌乱不已的时候,江面突然掀起高达十数丈的巨浪,如同秋风扫落叶般,将蒙古人的百多艘船只完全打翻。在愤怒的黄河面前,那些看似坚固的船只却好像纸糊的玩具,连一个照面都没有支撑,就被风浪打成了漫天碎片。

    数万蒙古战士落入汹涌的黄河,甚至连挣扎都难以做到,就被巨浪席卷到了浑浊的江水之中,眨眼就看不到人影了。

    顷刻间的功夫,江面上的百多艘战舰完全破碎,只剩下些许残骸漂浮在江面,平白增添了几分的可怖。

    黄河对岸,蒙古人的大营。

    随着百多艘战舰的覆灭,蒙古人的大营陷入了可怕的死寂。人们凝视着波涛汹涌的江面,心中除了无尽的恐惧,再也容不下其他。

    就连那沉重的号角声,都不知在何时悄悄的熄灭,只剩下宛转悠扬的琴音,在天地间唱响!

    蒙哥望着顷刻间覆灭的舰队,以及宛若愤怒巨龙的黄河,脸色变得苍白无血,双眸充斥着无尽的恐惧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会这么强?

    蒙哥虽然对莫尘的能力早有耳闻,心中也已经有了准备。但当他看到数万将士转眼身死,十数艘炮舰甚至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发挥出来,就被可怕的浪花撕碎,只感觉从灵魂深处涌出无尽的寒意。

    蒙哥抹了把冷汗,忍不住小心地看向虚谷子,颤音道:“大师,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莫尘的举动,实在是将蒙哥吓得不轻。他第一次感觉,自己以往是不是太小看了所谓的武林高。

    虚谷子凝视着莫尘,双眸微微紧眯,轻声道:“以琴音引动天地之力,御使黄河之水攻击敌人,真是不错的段。不过如果只有这种程度,那就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虚谷子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足尖在塔楼上轻轻一点,随后宛若大鹏展翅,潇洒地向着汹涌的黄河飞去。

    他一身黑色长袍,在疾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,如同一片浓重的乌云,又好像一方吞噬一切的黑洞!

    蒙哥听着虚谷子的话语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虚谷子有把握就好,那种根本不是人类的存在,还是交给同样的怪物处理吧。虽然那数万的战奴,本来就是计划中要牺牲的一部分,但是那个怪物展现的力量,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抗衡!

    蒙哥眼见虚谷子主动出击,小心地抹了把冷汗,再次升起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虚灵子周身黑色的气息宛若大片云烟,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笼罩其中,让人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身影。他来到江面上空,身后散乱的黑色云烟,陡然化作一条条狰狞可怖的灵蛇,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。

    “力量,强大的力量!”虚灵子双眸血光吞吐,阴翳的面容充满了狂喜之色,忍不住发出雷鸣般的高呼。

    只见,当无数的黑色灵蛇探入浑浊的黄河,江面突然泛起数不清的小浪花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一样。同时,那无数黑色的灵蛇变成了黑红色,其上透着无尽的诡异与阴冷,隐隐还带着强烈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阵的浪花,无数身死的蒙古战士缓缓从江面飘了上来!

    他们面容苍白,神情僵硬,双眸透着可怕的血红色神光。同时一道若隐若现的血红色丝线,将他们与虚谷子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尸体浮出水面,静静地立在波涛汹涌的江面上,气氛变得越发压抑与诡异。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阴冷气息,让近乎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,都不禁感到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蒙古人的大营之中,众将士望着黄河上的无数死尸,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,心中透着无尽的惶恐,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八思巴满脸震撼,忍不住惊呼道:“长生天在上,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东西!”

    忽必烈深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这就是妖僧以北冥重生法残篇,配以西域邪门秘术自创出的《血神经》。号称血傀不灭,真身不死!”

    血傀不灭,真身不死?

    八思巴神色微怔,有些不明白忽必烈的意思。

    黄河南岸的青石上,瑞国公主双眸瞪圆地望着江面上的无数死尸,玉紧紧捂住樱唇,中的玉萧不知何时坠入了江水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这,到底是什么怪物?

    瑞国公主脸色苍白,心脏快速跳动,眼中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指在古琴上轻轻一捻,伴随一声清脆的声响,一道无形利刃撕裂空气,发出摄人心神的呼啸,在虚空形成一道明显的月牙形利刃。

    利刃撕裂虚空,转瞬来到虚谷子身前,轻易将他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蒙哥望着被拦腰斩断的虚谷子,双紧紧握住围栏,满脸的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虚谷子这个混蛋,不是说没有问题吗,怎么还没有开始,就被人拦腰斩断了。混账啊,自己在他身上耗费了如此多的资源,难道还是无法对付那个该死的怪物,又或者让忽必烈出?

    蒙哥脸色阴沉,瞥了眼下方观战的忽必烈,眼中闪烁着强烈的不满与愤怒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声惊呼突然响起:“长生天在上,那到底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蒙哥神情微怔,顺着身旁侍卫的目光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本已经被拦腰斩断的虚谷子,身上突然涌现一阵诡异的血光,随后断裂的两半身体,竟然再次连接了起来!

    不死之身,竟然是真的!

    蒙哥望着宛若没事人的虚谷子,双眸瞪成了铜铃一般,其中充满了不敢置信。他想到虚谷子曾经说过的话,心中充满了震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现在亲眼所见,实在难以相信那什么诡异的《血神经》,竟然真的能让人不死不灭!

    虚谷子微微晃动脑袋,双眸血光吞吐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他望着对岸的莫尘,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,声音如雷的张狂大笑:“哈哈,本尊神功大成,不死不灭。就凭你这小小妖道,也配与我斗。本尊看你有点本事,若是愿意臣服本尊,本尊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虚谷子如何能够不得意,如何能够不自信。

    血神经大成之后,只要一个血傀尚存,自身就会不死不灭。眼下黄河之中死尸数以万计,对虚谷子而言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战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