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章 隔江抚琴,一人敌国
    两刻钟后,黄河北岸的一处塔楼。

    塔楼高达十数丈,立在塔楼上能够观察到方圆十数里的河面。蒙哥面容沉重地立在塔楼上,接过了随从递过来的望远镜,向着黄河南岸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在黄河南岸的一块巨大青石上,一道身着普通道袍的人影盘膝而坐,身前摆放着一张红色的矮案。在矮案上,有着一张颇为精致的古琴,还有一壶散发着馨香的茶水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还跟着一位面容娇美的少女,少女身着鹅黄色的华丽长裙,虽然看起来还比较稚嫩,但是隐隐又带着些许雍容华贵,高贵不凡的气质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蒙哥望着青石上盘膝而坐的人影,宛若猎鹰般的双眸紧缩成一道细缝,其中透着浓浓的紧张与不安。

    这个恶魔果然来了!

    哼,别说他伤势未愈,就算他伤势痊愈又能如何。区区一人之力,难道还能匹敌本王的百万大军。

    蒙哥瞥了眼身旁的虚谷子,心中暗暗松了口气。虽然这蛮僧让人气恼,但为了对付那个恶魔,却是少不了他的助力。

    蒙哥沉吟了两息,沉声道:“大师如何看?”

    虚谷子双眸漆黑如墨,好似可怕的黑洞吞噬一切,又如同传说中的九幽地狱,让人观之胆寒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对岸,沉默了片刻,声音嘶哑地开口道:“开始我们的计划吧,对方既然主动送上门来,那就让他永远的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蒙哥眉头微皱,心中多了几分不悦。这个该死的蛮僧,竟然敢如此与自己说话,真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哼,弄死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之后,本王定要让你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蒙哥心中不悦,但为了眼前的大局,终究是没有表露出来。他神情凝重地挥了挥,示意开始早已经准备好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得到蒙哥的命令之后,沉闷的牛角声在黄河北岸响彻。

    伴随着牛角声的响彻天地,数百艘三丈许的战船载满了身着普通皮甲的蒙古战士,向着黄河南岸发起了冲锋。只是细细打量却能发现,那数百艘船上的蒙古战士,其实没有一个是真正的蒙古人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是金发碧眼的高大战奴,其中也不乏来自非洲的健壮黑人,以及北方的汉人。

    同时,还有十数艘足有五六十米长的战舰,缓缓地跟在前方冲锋的战舰身后,将巨大的青铜炮缓缓瞄向了南岸的两道人影!

    数百艘战船撕破黄河上的波涛,向着南方发出了疯狂的冲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蒙古人军营之中,忽必烈静静地眺望着朦胧的对岸,双眸不时闪烁着五彩斑斓的神芒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立着一位身着藏袍的中年番僧。那僧人面容宝相庄严,双眸温润如玉,宛若能够看透人心一般。

    他凝视着对岸,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团,低声道:“小王爷,事情似乎不对,贫僧感受大了极大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忽必烈双眸闪烁,神情平静中隐隐带着几分恐惧,以及些许的不甘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这是一个局,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。那个恶魔早已经算计了一切,蒙哥完了!”

    八思巴闻言,满脸惊愕地看向忽必烈,心中充满了荒谬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地可是大军百万,武林高更是数以万计。就算那个全真教的家伙再厉害,难道还能匹敌百万雄师,对抗数以万记的高不成?

    南岸。

    莫尘盘坐在青石之上,悠闲地品着散发着芬芳的香茗,神色平淡地瞥了眼急速驶来的数百艘战舰。随后他侧首看向瑞国公主,却见对方脸色发白,精致的小脸上神情僵硬,一双玉紧紧地攥住自己的衣裙。

    “害怕吗?”莫尘抿了口茶水,平淡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瑞国公主晶莹的双眸望着疾驰而来的数百艘战舰,娇躯忍不住微微颤抖。她深吸了口气,不敢去看那疾驰而来的战舰,小心地看向了神色平淡的莫尘,眼中透着几分敬佩与崇拜。

    真人果然不愧是谪仙降世,面对蒙古人如此可怕的阵势,竟然一点都不显得害怕。

    瑞国公主听到莫尘的问话,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心中升起,驱散了自己心头的那抹恐惧。她樱唇微启,轻轻吐了口气,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地坚定道:“有真人在,瑞国不怕。”

    莫尘闻言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双眸平淡地注视着撕裂黄河的数百战舰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柔声道:“你还年轻,纵然是害怕,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。只是你要记住,瑞国公主可以害怕,但是女皇不可以!”

    瑞国公主闻言,娇美的面容露出几分茫然,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莫尘的意思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她一眼,没有在这个话题继续延伸下去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带着瑞国公主前来,就是为了给对方镀金。以女子之身称皇,即便有自己的支持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可对方若是有足以称道的功绩,则事情相对则要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莫尘平淡道:“懂音律吗,为我伴奏一曲如何?”

    瑞国公主回过神来,低垂着小脑袋不敢看莫尘,撇了他身前的古琴,低声道:“瑞国对音律略懂一些,若是真人不嫌弃,瑞国可以吹箫伴奏。”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已经快要抵达黄河中心的数百战船,平静地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大置于古琴,双十指宛若灵巧的精灵,在纤细的琴弦上跳动,让古琴发出清脆悠扬的声响。

    瑞国看到莫尘的动作,取出一只玉萧置于粉嫩的樱唇,奏响了婉转优美的乐声。

    琴音宛转悠扬,在莫尘的催动下,甚至压制了黄河咆哮的可怕声音,在方圆十数里的天地悠扬回荡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战舰,丝毫没有因为莫尘的动作有所停顿。

    数以百计载满了士兵的战舰,向着莫尘所在之地疾驰而来。而十数艘巨大的炮舰,则停在了江心的位置,开始调整大炮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是哪里来的傻子,竟然在这里玩起了情调?”

    “有趣,我们没有等来大宋的军队,反而看到了两个有情调的小情侣。兄弟们加快速度,咱们陪他们好好乐呵乐呵啊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娘子可真俊俏,真是我见犹怜的小美人啊。”

    战船上,蒙古将士听到空中传来的悠扬乐声,望着对岸隐约可见的两道人影,发出猖狂的大笑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蒙古人最低级的战奴,往往冲锋在最危险的地方。此次蒙古大军南伐,很多人在出战前夕,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。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渡江竟会如此顺利,大宋好像瞎了一样,居然没有派出一兵一卒前来阻挠。

    就在很多人心中松了口气,隐隐有带着几分得意,肆意地调笑着对岸的莫尘两人时。

    伴随着乐声悠扬,古老的黄河好似受到了刺激,在酝酿着前所未有的可怕力量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