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章 陈兵百万,决战前夕
    五月正是渐渐多雨的季节,黄河流域天气反复,谁也难以说清何时就会下上一场暴雨。

    因为雨季的到来,延绵数千里的黄河越发汹涌,宛若一条横贯九州的巨龙,发出震动天下的怒吼。只是黄河虽然汹涌,却也难以阻挡蒙古人南伐的决心。

    五月底,农田刚刚完成初步收割,蒙古人的上百万大军就已经陈兵于徐州北方的黄河岸边。白色的营帐延绵数十里,宛若浩瀚无边的汪洋巨浪,给人一种毁天灭地的沉重压力。

    为了保障大军的安全,蒙古人的散骑探子散布在方圆百里的范围,甚至还有专人每隔一个时辰,就会侦测一次黄河以及附近水域的水量,以防宋军上演水淹七军的把戏。

    蒙古人如此大的动作,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时间,黄河南岸恐慌沸腾,人们既担心蒙古人的入侵,又不舍得离开生养自己的家乡,只能不安的打听着大宋的动静,期望大宋能够抵御蒙古人的入侵。

    黄河北岸,蒙古人营地。

    刀枪如林,寒芒照九州。

    百万大军汇聚,可怕的杀弥漫天地,远远地望着那延绵数十里的营地,就能感受到一股可怕杀扑面而来,让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蒙古人帅帐,大汗蒙哥立在巨大的军事地图前,双眸凝重地紧盯着大宋的地图,思索着自己的伐宋大计。

    在蒙哥的身旁,还跟着两位身着藏红色僧衣的和尚。

    一人面冠如玉,神情充满了祥和的气息,另一人脸色阴翳,双眸漆黑如墨,不见点滴的眼白。两人立在一起,却有一种莫名的和谐。

    蒙哥打量了片刻的地图,平淡道:“不知,虚谷子大师现在神功大成,有几成把握对付全真教的那人。”

    蒙哥说到莫尘,眼中闪过凝重之色,其中还带着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若非这个可怕的恶魔,凭南蛮子的那点实力,早就臣服在大蒙古的铁骑下了。他虽然只是一人,但威胁程度却远在整个宋朝之上。若不能除去此人,纵然是三百万大局覆灭南宋,自己又岂能睡个安稳?

    虚谷子双眸宛若无尽深渊,欲吞噬天地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阴翳的面容露出可怕的笑容,冰冷道:“大汗只需要按计划行事,全真教的那人定然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蒙哥想到虚谷子曾经展现的可怕能力,缓缓点了点头,神色微微缓和了些许。只是在两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,他眼中闪过冰寒的冷芒,其中透着可怕的杀。

    哼,区区蛮僧也敢对本汗如此无礼,待那心腹之患被除去,绝对不能留你。

    蒙哥神色平静,问道:“虚灵子大师,赵真人那里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虚灵子做了个佛礼,恭敬道:“回禀大汗,阿里不哥水土不服,已经无力掌管大军之事。赵真人奉大汗之命,暂且辅佐诸位将军执掌南方百万大军。目前还无其他动静,一切都在按照大汗的计划行事。”

    蒙哥满意地点了点头,脸上多了几分笑容。

    阿里不哥这个混蛋,真是枉费本汗的信任。哼,若非他下还有不少人马支持,现在又是关键的时候,自己定要将之彻底铲除。

    蒙哥打量着眼前的地图,眼中闪过沉思之色,凝声道:“南蛮子那里,有何动静?”

    虚灵子露出迟疑之色,有些疑惑地开口道:“贫僧正要向大汗禀报,南蛮子的三十万大军坐镇广州一线,十万海军远洋出征高句丽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蒙哥侧首向他看去,眼中闪过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对于宋朝的实力,蒙哥心中可是非常的清楚。他们三十万大军前往南方,十万大军前往高句丽,剩下能够动用的兵力可就不多了啊。

    如此的话,他们又打算如何应对自己的百万大军?

    难道,就凭剩下的不到二十万人?

    虚灵子微微摇头,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,叹道:“徐州这里始终没有动静,我们的细作也没有查到他们剩下的大军去了哪里。不过以大宋的总兵力来说,就算将剩下的兵力全部排到徐州重城,也不可能阻挡大汗的百万雄师。”

    蒙哥眉头紧皱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这倒是有些奇怪了,自己都打算渡河南伐了,这南蛮子到底想要干什么,怎么会没有增兵徐州一地?

    难道他们真的以为,就凭徐州城里面的两万老弱残兵,就能抵挡我蒙古的百万雄师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蒙哥想了片刻,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挥了挥,沉声道:“不管南蛮子有什么花招,只要本汗的百万大军渡过了黄河,他们还能翻出什么风浪不成?”

    虚灵子闻言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蒙古大军虽然兵分四路,但是最精锐的军队,还是在蒙哥这里。

    为了此次的南侵,蒙哥准备了五十万的精锐骑兵,一旦大军渡过了黄河天险,那一马平川的南宋疆域,只会被蒙古大军的铁骑踏成碎片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,一声局促的声音突然从外面响起:“报,黄河南岸发现大宋敌军的踪迹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蒙哥眉头微皱,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两秒,凝重道:“敌方有多少人,在何处驻军?”

    外面沉默了两秒的时候,才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对方,只有两个人,就在我们行军大营对面的江岸。”

    两人人?

    一时间,营帐中氛围变得古怪了其中,蒙哥面容微微抽搐,眼中闪烁着可怕的怒火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如此紧张,还专门来汇报给自己。前线那些将军都是吃屎的啊,这点破事都处理不好,要他们还有什么用?

    不对,如果只是两个人,那些废物不该如此慎重的给自己禀报,除非。

    蒙哥想到这里,双眸顿时紧眯了起来,沉声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外面的传令官似是感应到了蒙哥的怒火,丝毫不敢犹豫地赶快回禀道:“全真教的那个恶魔,还有大宋的瑞国公主。”

    那个恶魔,还有瑞国公主?

    蒙哥双眸闪烁,眼中闪过几分疑惑,那个可怕的家伙来了还好说,可是带着大宋的公主是什么意思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