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章 北蒙的底牌,吃人练功!
    大蒙古国,首都哈拉和林。

    蒙哥双负背身后,静静地立在巍峨的皇宫大殿门前,凝视着苍穹上的火烧云,陷入了难言的沉默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立着一位身着淡紫色华丽道袍,面容清瘦留着山羊须的中年道人。那紫袍道人双眸开合,其中不时闪过两道诡异的蓝色幽芒,却是功力极其高深的外在表现。

    “赵真人,虚谷子大师那里的情况如何?”蒙哥也不回首,神色平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志敬恭敬道:“有大汗的鼎力支持,虚谷子的北冥神功几近大成。以他现在的修为,虽然不一定能够抗衡全盛时期的莫志尘,但在对方伤势未愈的情况下却是不好说。再加上有忽必烈的帮助,想来应该没有太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蒙哥听到忽必烈,双眸闪过一道冷芒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弟弟,现在可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啊。自从当年命他远征西域,忽必烈就越来越不将自己的命令当成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哼,也不知道大萨满那个老不死的到底怎么想的,明明自己才是真正的蒙古大汗,却将一身功力尽数传给了忽必烈那个孽障!

    蒙哥想到这里,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杀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片刻,沉声道:“阿里不哥那里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赵志敬双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,平淡道:“阿里不哥深受大汗信任,执掌南方一百万多万军队。只是他自从开始奔赴南方之后,就出现了稍微的失控。”

    蒙哥双眸紧眯,面容微微抽搐,冷声道:“稍微的失控,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赵志敬微微躬身,回道:“大汗派去辅佐阿里不哥的将军,在前往南方的路上水土不服身死。现在南方的所有大军,全都由阿里不哥一个人说了算。贫道担心,过多的权利会影响阿里不哥对大汗的忠诚。”

    蒙哥面容抽搐,双眸闪烁着可怖的冷芒。

    该死,自己派去了三位将军,怎么可能那么巧同时水土不服身死。其中若是没有阴谋,简直太过可笑。阿里不哥这个混账东西,竟敢明目张胆的对自己的人出。看来他是忘记了,是谁赐予了他无上的荣耀。

    可是,阿里不哥已经掌控了南方的军队,自己到底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南方盛产粮食,没有那里的粮草支撑,自己绝对无法养活一百多万的大军,所以他们绝对不能撤回来,必须继续留在南方按照原计划进行。

    只是阿里不哥已经生出了叛逆之心,却是不能留着他继续执掌大军了。

    蒙哥双背负身后,在空旷的大殿中踱步了几分钟,突然停下了脚步,侧首看向赵志敬,沉声道:“南方的事情,本王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只是眼下战争在即,只能托付道长走上一遭。如果阿里不哥出现意外,则一切就托付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蒙哥说到阿里不哥,双眸闪过一道冷芒,声音带着难掩的杀。

    一百七十万大军,纵然其中大部分都不是蒙古精锐,但阿里不哥如此明目张胆的夺权,在蒙哥眼中根本就是**裸的藐视自己!

    这种行为,绝对不能纵容!

    蒙哥想到已经不受控制的忽必烈,双眸闪过冰寒彻骨的杀,心中冰冷无比。

    赵志敬闻言,双眸闪过一道蓝色幽芒,拱拜道:“贫道谨遵大汗之命,定然会好好照顾阿里不哥王爷。”

    哈拉和林一处幽静的宅院。

    在别院占地面积约莫五十多亩地,其中花园流水,风景宜人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优美的地方,却给人一种诡异的阴冷感,就好像进入了传说中的幽冥地狱,让人感到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蒙哥身着厚重的羊皮袄,跟在面容温和的虚灵子身后,不急不缓地走在幽寂的园林小道上。

    “虚谷子大师的情况如何了。”蒙哥走在路上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虚灵神色微变,做了个佛礼,躬身道:“一切都按照大汗的计划行事,最新的羔羊已经送来。虚谷子师兄的北冥神功,已经即将彻底成功。”

    蒙哥闻言,眉头微微皱起,沉声道:“怎么还没有成功,本汗为了让虚谷子大师神功大成,可是耗费了近十万的羔羊?”

    虚灵微微摇头,叹道:“北冥神功残缺不全,师兄虽然天纵奇才,想到以精血之力速成的办法,但想要完全成功,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蒙哥脸色微沉,大步向着园林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缓缓走到宅院的深处,在他们眼前的别院上空,无尽的黑色烟云宛若乌云,形成无数若隐若现的骷髅头,发出可怕的鬼哭神嚎之声。

    “大汗驾临,请恕贫僧失礼,不能远迎。”两人刚刚来到别院前,一阵沙哑的声音悠悠传来,就好像磨玻璃一般,让人浑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蒙哥眉头微蹙,抬首透过半遮半掩的门扉,向着宅院中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上百名精壮的男子盘坐在宅院的地面上,他们双眸紧闭,脸上不时露出痛苦之色。在他们身上,可怕的黑红色烟气化作一条条狰狞可怖的毒蛇,从他们七窍向着体内延伸。在那些黑红色烟气的笼罩下,他们的身体就好像缩水的瓜果,缓缓变成了一具具没有丝毫生的干尸。

    蒙哥纵然是见到了生死,此时可怕这般诡异的场景,也是忍不住有些胆寒。

    他双眸闪过一抹惊惧,勉强平复了不安的心情,颤音道:“大师既然还在练功,本王就不多做打扰了。本王打算在三个月后粮食收获的季节,向南宋展开全面攻伐。到时候全真教的那人,就有劳大师出面对付了。”

    宅院中血云翻滚,就好像孕育着可怕的魔鬼。

    “大汗且放心,贫僧会将此人的首级斩下,赠予大王做成便器。”黑红色的血云翻滚,其中传来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笑声。

    蒙哥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点了点头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那可怕的血雾中充满了不详,冥冥之中有声音在告诉自己,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蒙哥没有再言语,转身离开了这个充满了不详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刚刚离开没有几步,身后再次传来冰寒的声音:“贫僧从下个月开始,每日需要一百处子。之后的两个月,则每日需要童男童女百人。”

    蒙哥眉头微皱,脚步微微停顿,沉声道:“大师安心,所有的羔羊,都会准备妥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