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章 老朽段誉
    “若是萧大哥还在,那该多好啊。”段誉叹了一口气,狠狠地灌了口酒水,双眸隐隐闪过几分湿润。

    虚竹沉默了两息,轻声道:“萧大哥,哎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到故人,一时间反而全都陷入了沉默,没有了说话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们沉默半响之后,段誉双眸如炬的紧盯着虚竹,沉声道:“二哥,你既然已经隐居,为何还要来趟这趟浑水?”

    虚竹没有直接回答,反问道:“三弟不也同样沉寂百年,为何要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段誉双眸失神,沉默了片刻,叹道:“我只是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,当年若非我为她寻得不老长春功,怕也不会有今日之事。”

    虚竹闻言,双眸闪过一抹异色,沉声道:“她也来了!”

    段誉点了点头,叹息道:“慕容复,终究是她表哥。此次慕容复身陨少室山,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。以语嫣现在的修为,只怕我们两人练,都不敢说能够战而胜之。

    那位莫真人纵然是野心再大,也总好过北蒙的蛮子。一旦他被语嫣斩杀,大宋怕是要陷入倾覆之危。而失去了大宋这个屏障,我大理又岂能幸存。我老了,不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大理覆灭。”

    段誉活了一百多年,对天下大势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一旦大宋出现了问题,等待大理的只有毁灭。为了自己的故乡,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王语嫣得。

    虚竹虽然愚笨,但终究是活了百多年的老怪物,怎么可能看不透这点。他听着段誉的话语,也是为他的那番苦心感到无奈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谁能逃脱世俗这个牢笼?

    段誉说完,瞥了眼虚竹,沉声道:“二哥,你天山与这里并无关联,为何要来?”

    虚竹微微摇头,开口道:“我只是听闻少林南北两分,好奇是何等人物能够做到这种程度,故而前来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段誉微微松了口气,看向虚竹的眼神多了几分和善。

    他最担心,这个二哥是来为少林报仇。应付王语嫣一人,段誉都没有几分把握,如果再加上虚竹的话,他真的要考虑自己是不是还能插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,一声高昂的生意突然响起:“全真教莫真人到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刚刚落下,喧闹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,众人纷纷侧首向院门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一位身着紫色道袍,面如白玉的年轻男子缓缓走了进来。在他身后,还跟着洛阳城的城守,以及道门的一些大人物,比如龙虎山的张天师、茅山派的方掌教等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位嫡仙下凡的莫真人,看起来还真是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虽轻,但是修为当真可怖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一举一动,宛若天成。这等气度,可怕!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,都是道门精心挑选的高人,可没有一个弱者。他们实力虽然不如莫尘,但是江湖上都是一等一的好。此时,他们打量着莫尘,一个个心中不禁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在人群的一角,段誉打量了莫尘一番,问道:“二哥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虚竹打量一番,点头赞道:“浑然天成,天人一体。这等可怕的境界,便是我们也要差上少许。

    此人的面貌温和儒雅,双眸神光通透,倒也不是奸邪之辈。只是,他眉宇间透着浓浓煞气,双眸有些狭长,也不是好相与之人。哎,此人的存在,真不知道是福是祸。”

    虚竹叹息一声,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,他也不是没有动过杀心。只是,他考虑到少林的情况,以及天下大势的变化,还是带着几分淡淡的期望,希望不是最坏的结局。此时他见到莫尘,以相术打量一番,杀心却是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段誉听到虚竹的轻叹,这才算彻底放下心来。他明白,虚竹说出这般话,算是没有了想要出的想法。

    两人声音轻微,再加上功力超凡脱俗,倒也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莫尘缓缓走向会场,面容含笑地打量着众人,眼中闪过几分满意。这些人果然不愧是道门找来的高,端是没有一个简单之辈。

    莫尘拱道:“贫道来迟一步,还望诸位海涵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莫尘的动作,赶忙拱回应道:“不敢不敢,真人来的正是时候,吉时刚刚到。”

    “城外的事情,我们有所耳闻,北蒙细作当真是嚣张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真人出,只怕不知道要伤亡多大呐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伸不打笑脸人,莫尘温和的态度,让众人带着几分不安的心情,倒是稍微放松了一点。

    莫尘走入会场前方的主台上,伸打断众人的奉承,环顾四视道:“诸位都是武林名宿,说起来还是贫道的长辈。诸位能够受邀前来,贫道心中也是倍感欣慰。

    想来,诸位对贫道举办此次武林大会的目的,早已经有了揣测。在此,贫道也就不卖关子了。不过在此之前,贫道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诸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莫尘直白的话语,神色不禁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默默对视一眼,心中稍微有些惊讶。在他们想来,莫尘至少也该畅谈一番道宫的美好,回忆一下武林的发展,然后才会进入今日的正题。

    可是莫尘从来到会场,到现在还不到几十息的时间,却直接开始了正题,实在是让众人有些稍微的不适应。虽然他们不适应,但是却也没有蠢到去打断莫尘的话。

    莫尘话语顿了一下,沉声道:“修行之道渊源悠长,可追溯到古老的炎黄时代。在先秦时期,又被世人称之为炼气术。可历经数千年的发展,能够长生得道的炼气术,却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武功。

    贫道不懂,为何炼气术随着时间流逝,不仅没有越发繁荣,反而变得越来越弱,没了上古时期的威能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不禁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问题?

    古老的炼气术,难道不是传说吗?

    长生得道,自古以来真的有人能够长生得道,那种骗骗三岁小孩子的鬼话,居然还有人会去相信。

    段誉与虚竹对视一眼,脸色多了几分慎重,以及淡淡的不解。

    要说武功传承的变化,再没有人比他们两人感触更深。百多年前的江湖,那是何等的繁荣,不说威震天下的逍遥三老,就是丁春秋等人也不是简单易于之辈。

    可是百年过去,现在的江湖又是什么样子。便是如今所谓的天下四绝,比之当年鼎盛之年的萧峰还是差上少许。老一辈尚且如此,年轻一辈若非出了这个妖孽,根本就没有可以入眼之人。

    段誉沉吟片刻,开口道:“老朽段誉,倒是有些许想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