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章 老怪物的聚首,神秘女人
    洛阳一处普通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并不大,总体占地面积六百多个平方,就是一处平平无奇的普通宅院。

    只是,在整个洛阳都近乎疯狂的时候,这间并不大的宅院中,却有着十数人静静地立在院落中。他们大多身体精壮,太阳穴的位置高高跳动,双眸开合间闪烁着淡淡的寒芒,一看就知道是武林好。

    在院落的一株大树下,一道倩影身姿优雅地端坐在石桌旁。

    她身材玲珑有致,身着白色的宫装长裙,面容虽然冷清平淡,但是依旧难掩其绝世风姿。那莹莹如水的双眸,玲珑挺翘的琼鼻,以及粉嫩诱人的樱唇,还有洁白更胜凝脂的肌肤,看起来宛若坠入人间的仙子。

    只是,她虽然绝美如同仙子,但那头洁白如雪的长发,让她多了几分难以言语的孤寂,就好像传说中的广寒仙子。

    在她身旁,立着一位身着华丽淡青长袍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那人身材高大壮硕,国字脸不怒自威,双眸开合宛若电闪雷鸣,让人不敢与之对视。而他,正是明教当代教主慕容震,曾经被誉为武林青年高第一人。

    只是,威震天下的慕容震,在这位面容冷清的女子面前,却乖巧的如同小白兔,丝毫看不出明教教主的霸气。

    慕容震小心地看了眼面前的女子,恭敬地开口道:“左使传来消息,城门处的袭击失败了。不过已经能够确定,那妖道确实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女子呢喃一声,轻叹道:“能够打败你曾祖,自身只是多了些许伤势,此人当真是可怖至极。便是当年幸存的那些老家伙们,与你曾祖最多也不过是伯仲之间。现在的年轻人,当真是可畏可惧。”

    慕容震躬身道:“前辈说笑了,那妖道纵然是再强,又岂是前辈的对。”

    女子双眸平淡的瞥了眼洛阳城深处,轻叹一声:“你不懂,有人不想看到我出。他们已经来了,我能感受到。”

    慕容震闻言微愣,有着疑惑地望向女子。

    他们,那是谁?

    便是老祖还在世的时候,都亲口承认不是她的对。那所谓的他们,难道比之老祖还要强不成?

    慕容震心中疑惑,但是看到女子冷淡的面容,终究还是不敢问下去。自己之所有能够请动这个女人,还是对方给曾祖面子。自己要是惹怒了她,只怕真的是想死都难。

    武林大会在洛阳城中的一处豪宅举办。

    豪宅本是当年蒙古人的高官居所,不过在高欢攻下洛阳城后,此地也就成了他的一座宅邸。豪宅三进三出,占地面积大约八十万平方,其中有后花园两个,各种房间三百多间。

    而举行武林大会的地方,就在豪宅的演武场上。

    演武场占地面积数千平方,也唯有此处的空阔,能够容纳来自天下的高。道门举办的武林大会,自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入。虽然来到洛阳的武林人士数以万计,但是真的能够进入宅院的人,却不超过两百人。

    这里随便走出一位,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。

    在演武场的一角,三道人影静静地相视而立,谁都没有言语。在他们周身丈许方圆,没有一个人敢轻易接近,看起来颇为的怪异。

    几人沉默了片刻,洪七公笑道:“道门果然是好本事,连一灯大师都给请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一灯双合十,面容平静地开口道:“一灯虽然遁入佛门,但终究还是逃不出江湖二字。道门邀请天下武林名宿商讨武林大计,贫僧又如何能够拒绝?”

    黄药师眉头微蹙,打量了一番演武场上三三两两相聚一堂的高,沉声道:“天下有名有姓的高到了九成,道门可真是所图非小啊。老叫花子消息素来最是灵通,可知道道门此次的目的?”

    洪七公张望一番,摇首道:“没有,道门这次保密的非常严格,没有丝毫的消息泄露。不过道宫统率天下道家势力,以他们的可怕实力,敢不给他们面子的人只怕还没有几人。”

    一灯微微颔首,摇头苦笑道:“何止如此,道门联合的势力之可怕,简直让人心中胆寒。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消息,就连我天龙寺的一位隐居了上百年的前辈,都被他们给请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隐居百年的前辈!?

    洪七公与黄药师闻言,不禁面面相觑地对视一眼,脸上满是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在天龙寺中隐居百年,那对方到底是何等修为?

    一灯看到两人惊愕的神色,面容无奈的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那正是贫僧的曾祖。”

    洪七公与黄药师嘴角微微抽搐,眼中神光剧烈闪烁。南帝已经是与自己两人同辈的人物,他的曾祖若是还在世,那到底是什么年代的人物啊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为何自己从未听说过?

    两人心中充满了不敢置信,但是看到一灯大师认真的神色,只能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以一灯的性格,两人相信对方绝对不会欺骗自己。再说了,这种事情,对方欺骗自己又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一灯看到两人陷入沉默,无奈道:“不要说两位,就连贫僧自己也是刚刚知道此事。贫僧当时的表现,比两位好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,同时又充满了无尽的好奇。

    一灯大师的曾祖,到底是谁?

    人群中的一角,两道苍老的人影持酒壶,颇为开心地大口痛饮。

    两人须发皆白,脸上的褶皱宛若南方的丘陵,要不是他们那清澈的明眸,以及看起来颇为精神的劲头,都要让人怀疑会不会随时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们上一次相聚,是在什么时候?”其中一个相貌颇为丑陋的老人抿了口酒水,叹道。

    另一位看起来风姿不凡的老人沉默了片刻,叹道:“三十年前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年,真是好快。恍恍惚百年,故人大多已经不在尘世,只剩下我们这些老东西苟延残喘。”丑陋的老人脸上露出淡淡的苦涩,叹息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