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少林两分,南北少林
    终南山,全真教一处宅院。

    自从莫尘覆灭蒙古大军之后,全真教的威名在北地就变得如日中天,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想要拜入全真教。不仅如此,北地的富甲豪绅们,想尽一切办法要与全真教建立友谊。

    他们出钱修整道路,为全真教翻修道观等等。

    虽然全真教采取了谨慎的发展思路,但短短几个月的功夫,门人却已经翻了整整一倍。现在的全真教,如果加上那些负责小事的杂役,有着足足八百多人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门人,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事情。因为全真教位于深山之中,如此多人吃喝拉撒就不是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而作为全真教未来的接班人,威震天下的得到真人,莫尘自然是拥有一间相当幽静的别院。

    别院的一处八角凉亭下。

    莫尘坐在一方圆形的石桌前,瞥了眼身旁恭敬而立的赵志敬,柔声道:“让你做的事情,可是已经办好了?”

    赵志敬双低垂,恭敬道:“回禀大师兄,一切都已经办好,消息已经送往了蒙古。只是。”

    赵志敬说着,有些疑惑地看着莫尘,眼中露出犹豫之色。他实在想不明白,莫尘为什么要给蒙古人送去那些消息。大宋与蒙古,可是完全对立的两个局面。莫尘已经选择了大宋,给蒙古人送去那些消息,不就等于资敌吗?

    莫尘倒了两杯茶水,将其中一杯放在赵志敬面前,轻笑道:“记住,我们的目标,远不是区区大宋,又或者一个蒙古能够比拟。将眼光放远一点,你要看到整个天下,才有资格执掌全真!”

    赵志敬看到莫尘为自己到了一杯茶水,满脸受宠若惊的神色,双恭敬地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莫尘的话语,顿时如遭雷击一般,双猛然一颤将茶盏打翻在地,双眸瞪圆地望着莫尘,嘴唇微微颤抖,久久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扑通。”

    赵志敬脸色苍白无血,突然跪在了地上,颤抖道:“大师兄明察,志敬对师兄一片忠心,绝对没有觊觎全真教掌门之位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莫尘满脸微笑,挥袖间一道劲气,将赵志敬从地上扶了起来,笑道:“师弟这是什么意思,师兄怎么可能怀疑你的忠心。对师兄来说,全真教掌教之位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。师兄想要的东西,可不止这些。正是因为你对师兄忠心,师兄才需要你坐镇全真,懂了吗?”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直说,自己的主要目标是完成系统的任务。而给北方送去助力,只是为了暂时平衡眼下的局面,让南宋不敢轻举妄动,给道宫留下更多的成长时间。

    对于那位宋理宗,莫尘从来不敢小看对方。一位能够在权臣的嚣张气焰下隐忍十数年的皇帝,又岂是简单的人物?

    赵志敬闻言,面容微微抽搐,双眸充满了激动地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以大师兄的实力,似乎真的看不上全真教掌教之位。可是以自己的资历,真的能够成为掌教?

    虽然有大师兄支持,但似乎还差了一些吧?

    赵志敬以前虽然从未妄想过掌教之位,但现在听到莫尘的话语,却不得不深思其中的问题。

    莫尘轻笑道:“好好做事,这全真教掌教的位置,我会为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赵志敬闻言,激动地点了点头,久久无法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莫尘的话看似大逆不道,但是唯有全真教的弟子才明白其中的分量。如果莫尘一心支持自己做掌教,怕是连现任掌教马钰也不得不慎重考虑吧?

    “等武林大会的事情结束,你就动身去北方吧。该交代你的事情,都已经交代给你,好好做事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莫尘抿了口茶水,平淡道。

    赵志敬躬身拜道,认真道:“弟子领命,定不会让大师兄失望。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颔首,没有再多言。

    赵志敬看到莫尘的表现,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该如何做。他躬着身子小心地退出了莫尘的宅院,才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当他走出莫尘的宅院,几位全真教的弟子立刻围了上来,满脸羡慕地稽礼道:“志敬师兄真不愧是大师兄的心腹,我们在此等了两个月的时间,都没有缘见到大师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师兄可否与我们说说,大师兄何时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赵志敬听着众人的恭维,心中那点紧张也散了去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大师兄何等人物,岂是你们想见就见。

    他心中得意,但是想到莫尘对自己的许诺,强忍着那点激动,笑望着几人道:“大师兄毕竟是神仙中人,诸位师弟还请谅解。至于大师兄的安排,倒也没有什么,只是关于全真教,以及大半年后武林大会的些许琐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赶忙道:“对对,大师兄可是神仙中人,哪像我等凡夫俗子。志敬师兄既然得了大师兄的嘱托,我们自然是不好继续打扰。师兄若是有能够用得上我们的,尽管开口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赵志敬微笑颔首,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不可能真的告诉这些人莫尘的吩咐,也可能让他们参与到接下来的计划。毕竟,那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冬去春来又是一年好时光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来,莫尘再也没有离开过全真教,甚至也没有出现在全真教的弟子们眼前。而在莫尘的如此作为下,关于他身受重创的消息,终于在少林寺老祖坐化的消息传出后达到了新的高峰。

    经过几个月的酝酿,当初两人宛若仙神般的战斗,早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,更有人不远万里前来遗址观摩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莫尘面对如此可怕的战斗,受到一定创伤也不是没有道理。而少林寺的分裂,似是更加验证了这个信息。

    天鸣方丈带着大部分的僧人前往南方,而原罗汉堂首座悟生,则带着少部分的少林寺和尚前往了北蒙。或是因为对少林寺的同情,他们虽然遇到了少部分官兵的阻截,却并没有武林中人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当少林寺的众僧人抵达蒙古境地,受到了蒙古人的热情欢迎。不仅给他们划分了山头重立山门,更赠与了相当丰厚的奖励。

    而当消息传到南方之后,天鸣方丈沉默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,将自己关在房间谁也没见。如果不是每日的膳食被人吃了,少林寺的和尚们都要以为方丈想不开了。

    南方,一艘前往福建的大船上。

    天鸣方丈面对着北方,双眸充满了茫然与哀伤。虽然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,但真的到了这一刻,他还是不禁生出几分心死的念头。

    那个人,终于如愿了!

    天鸣方丈双眸微闭,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,轻轻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如何能不明白,莫尘让少林两分,就是想要阴他们一把。因为将来纵是大宋北伐成功,南北少林分开了不知多久,想要再次融和一体,那是何等的艰难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