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章 潼关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莫尘手上泛起淡淡的土黄色神芒,隐隐在虚空化作一道奇异的符文。

    那符文巴掌大小,看起来有些缥缈朦胧,隐隐又透着几分玄奥的气息,就好像广袤无垠的广阔大地,给人一种厚重不可撼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高欢等人见此,脸上露出一抹茫然。这是什么东西,好像不是昨日那可怕的无形剑气啊?

    全真七子等人神色微怔,随后瞬间想到了莫尘昨日的话语。

    这符文好像符篆,难道是神通!

    他们双眸放光,紧盯着莫尘的动作,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莫尘没有理会众人的注视,对着躺在地上的十数人轻轻一挥,那土黄色的符文瞬间没入大地。

    没了?

    众人望着平静的大地,不禁露出惊愕之色,有些茫然地看向莫尘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就在他们心中不解的时候,却听大地深处陡然传出剧烈的轰鸣之声,好似山崩地裂一般。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,就见身前的大地陡然裂开丈许宽,十数丈长,不知几许深的裂缝。那躺在地上的十数位逃兵,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,就再也看不到身影。

    随着那些逃兵全部掉落深渊,那丈许宽的裂缝悄然合并起来,若非路边翻了个底朝天的花草,众人只感觉如在梦中一般。

    “嘶~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那些裂缝边缘的战马才反应过来。它们高抬前蹄想要挣脱骑手的束缚,发出惊惶不安的嘶鸣。

    因为战马的突然骚乱,大军一时间乱作一团,甚至有人险些被摔下战马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莫尘环顾四视,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他声若雷霆炸响,又好似煌煌天音,让那些骚乱的战马身躯一僵,随后嘭的一声跪倒在地,好似被吓傻了一样。

    一时间,终南山下死寂一片。

    “这,当真神人乎?”

    “若非仙神,怎么会有这般天翻地覆的手段?”

    高欢等人回过神来,望着身前不远处的莫尘,眼中充满了无尽的复杂,其中有面对未知的惶恐,有见到了神仙般的狂热。

    全真七子等人呆愣地望着身前已经看不出什么的地面,半响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当真是神通?

    马钰面容微微抽搐,颤抖地用手抚摸着长须,双眸炙热如火地看向莫尘,声音带着几分颤音地说道:“这就是尘儿领悟的神通之法?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首,随意道:“些许小道罢了,还算不得真正的神通。”

    些许小道?

    马钰等人闻言,一个个面容剧烈抽搐。

    这要是还算小道,那我们又算什么啊?

    刚刚的景象何等可怖,怕是纵观整个天下,都没有人能够做到吧!

    那弹指地裂的本事,世上有什么样的城墙能够防得住?单凭这一点,其战略价值就不可估量啊!

    马钰心中无力吐槽,但是看到莫尘平淡的神色,只能苦笑地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你这臭小子,口气也太过狂妄。这要是还算小道,那神通又会是何等模样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马钰的话,不自觉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见多识广之辈,自是能够明白刚刚的景象有多么恐怖,其战略价值又是何等的惊人。

    莫尘平淡地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驱山赶岳、移山倒海,才能勉强算得上小神通。刚刚那点微末伎俩,相比之下还差了太多。”

    驱山赶岳、移山倒海,小神通?

    众人呆愣地看着莫尘平淡的神色,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这,还是小神通!

    传说中的仙神,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马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望着莫尘平静无波的神色,只感觉与这个徒弟实在找不到共同话题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平复了一番激荡的心情,苦笑道:“哎,真是老了。你小子还是快走吧,为师真担心等会被你吓死。”

    全真七子的其他人从震撼中回过神来,听到马钰无奈地苦笑,一个个也是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小变态,简直太打击人了。

    与他生在同一个时代,真是天下俊杰的悲哀啊。

    莫尘见几人如此,瞥了眼身侧战战兢兢不敢言语的高欢等人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。不枉自己的一番表现,想来这些人短时间再也不敢生出异心。

    他拱手道:“师父且安心,徒儿虽然法力还不够,只能勉强使得些许小神通,但区区十万蒙古大军,不过是翻掌可灭的蝼蚁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一个个嘴角抽搐,满脸地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勉强使用小神通,十万大军的蝼蚁!

    这世上,何人敢如此口出狂言,说十万大军不过是翻掌可灭的蝼蚁。怕是除了这个臭小子,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吧?

    只是众人虽然无力吐槽,却又找不到反驳的地方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修为,十万大军貌似真的没有丝毫压力吧?

    就在众人陷入沉默的时候,马钰神色多了几分凝重,似有所指地开口道:“尘儿,为师知道你现在的修为震古烁今,已经超凡入圣。但是你要切记,世间之事过犹不及。有些事情,不是单靠杀戮就能解决。有些问题,也不是简单粗暴就能解开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闪烁,脸上露出慎重之色,躬身道:“徒儿明白,定不会让师父失望。天下事,终究还是要天下人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马钰闻言,脸上沉重之色散去,满意地点了点头,眼中充满了欣慰之色。尘儿能说出这番话,当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,如此自己也就能放心了。

    狡兔死,走狗烹。飞鸟尽,良弓藏。

    尘儿虽有匡扶天下的志向,却没有登上九五之位的野心。虽然这些话有些大逆不道,但马钰还是不得不提醒莫尘。

    有时候,养寇自重何尝不是一种必须。

    众人望着打哑谜的两人,眉头微微皱起,却也没有直言相问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潼关要塞。

    骄阳高挂苍穹,肆意的倾洒着光与热。

    伫立在城墙上的年轻小将眺望着西南方的烟尘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,惊疑道:“咦,蒙古人的骑兵竟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,这才半天的时候,对方回来的可真快。”守卫的将士挠了挠脑袋,望着一路烟尘的蒙古骑兵,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他们的阵型太散了,而且人数也少了近乎三分之一,就好像被打败的逃兵!”那年轻小将打量片刻,脸上露出迟疑之色,凝重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