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章 风雨将至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翌日骄阳初升,蒙古元帅大帐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人并不多,林林总总不到十个人。蒙古元帅神色肃穆地端坐在主位,其他蒙古大军的将领,则根据种族坐在下方左右两侧。左边为蒙古人与色目人,右边则是投降蒙古的汉人。

    在大帐中央的空地上,一道风尘仆仆的人影跪在地上,诉说着终南山的军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,那些南蛮子叛变,还袭杀了托木?”蒙古大军统帅双眸大睁,怒视着下方的探马,脸色涨红的可怖,咆哮道。

    探马单膝跪地,愤慨地喘息道:“属下等人亲眼所见,降将高欢等人斩杀了托木将军,还与那全真教的道士说了些什么。只是吾等距离较远,并未听到他们的话语。”

    “哼,该死。我早就说过,那些卑贱的汉人都该杀。现在可好了,平白损失了一员大将。”一位络腮胡嘭的一脚踹开了身前的矮案,站起身来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蒙古元帅怒极地拍了一巴掌矮案,发出嘭的一声巨响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同时,一位面容粗狂,身材魁梧的壮汉站起身来,怒视着络腮胡子,喝道:“扎和云,元帅面前岂有你放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扎和云自知理亏,哼了一声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蒙古元帅怒瞪了他一眼,随后冷冷地瞥了眼下方的探马,冷声道:“将昨日发生的事情,不得有一丝遗漏的禀报本帅。”

    探马恭敬的右手擎至胸前,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蒙古元帅听着探马的话语,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,沉声道:“也就是说,你们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看到托木被那些降将所杀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事情发生的太快了。吾等只看到那几个降将杀害托木将军,随后与全真教的道士说了些什么。”探马低垂着脑袋,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蒙古元帅脸色阴沉,瞥了眼营帐下的众将军。

    其中蒙古人满脸愤慨,汉人低垂着脑袋,额头隐隐浮现一抹汗水,不敢与蒙古元帅对视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陷入沉默的时候,一位身着文士服的中年人站起身来,凝声道:“元帅,此事具体如何,暂且还不能急着下定论。目前最紧要的事情,当是立刻遣人去一探究竟,同时小心戒备潼关的南宋大军偷袭。高欢等人为我蒙古效力数年,如果真的早有反叛之心,也不会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蒙古元帅点了点头,瞥了眼下方的探马一眼,沉声道:“你先下去休息吧。另派遣一千轻骑兵,即刻前往终南山小心打探,定要查明事情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两刻钟后,一千蒙古轻骑兵踏着一路烟尘,向着终南山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潼关,城墙上。

    数道身着官员服饰的南宋将领立在潼关的城墙上,眺望着远方掀起的烟尘。

    “将军,又有大军出营了。根据烟尘,以及声响,军队大概在千人左右的规模。”一位面容俊秀的年轻校官眉头紧皱,打量了远方掀起的烟尘,沉声道。

    潼关守将面容微沉,沉声道:“昨日三万大军出营,今日又有千人出营,蒙古人到底在搞什么东西?可曾探查到,昨日消失的三万大军,现在到了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年轻校官眉头轻皱,疑惑道:“根据探马传来的消息,他们去了终南山全真教。只是因为怕惊动蒙古人,我们的探马不敢跟随太近,因此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全真教?”守将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随后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了,蒙古人到底想要做什么,竟然派遣三万大军前往全真教,真是让人有些看不懂。区区一个武林门派,也值得如此大的阵仗吗?

    “算了,不要管那么多,暂时小心警戒蒙古人的动向即可。此事已经禀报圣上,相信很快就会有圣旨下来。”守将摇了摇头,沉声道。

    蒙古人动向不明,说不得这些动作极有可能是引诱宋军上当的陷阱。眼下蒙古人势大,由不得守将不小心。潼关现在的守军不过三万,想要守城都极其勉强,更别说出城野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终南山下的一块平坦山地。

    三万大军集结完毕,在终南山的山道上拉出长长的队伍,看起来宛若一条蜿蜒曲折的虬龙。

    终南山脚,高欢三人立在马下,对着莫尘恭敬地躬身行礼。在他们身旁的地面上,躺着十数位被五花大绑的战士。那些人大多身着蒙古人的服饰,少数几人身着其他的服饰。

    莫尘双手负立身后,望着地上扭动的十数道人影,神色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他们昨夜逃跑,被末将抓了回来。”高欢拱手道。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沉声道:“逃跑,按照军中规矩,该当如何处置。”

    高欢双眸闪过一道寒芒,脸上多了几分冷色,冰寒道:“按罪当斩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饶命,我们只是一时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饶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饶命,道长饶命。”

    被捆缚住的战士们脸色苍白,惊恐地扭动着身体,充满不安地高呼道。

    莫尘瞥了眼众人,看到他们越发恭谨的神色,心中顿时明白过来,此举是在向自己示好,表示臣服之意。他脸上露出一抹微笑,平淡道:“既然按律当斩,你们何必如此大费周章。些许小事罢了,日后你们可自行处理。”

    高欢闻言,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脸上神情越发恭谨,沉声道:“末将领命,日后定不会为了些许小事,特意惊扰道长大驾。末将这就命人,将这些没卵子的逃兵拉出去斩了。”

    全真七子立在莫尘身后,听着两人的对话,见他们谈笑间就决定了十数条人命。有人脸上露出犹豫之色,似是心中不忍;有人则神色平静无波,没有点滴波动。

    莫尘没有理会众人的心思,神色平淡地随意说道:“何必如此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手上闪烁着土黄色的光芒,看起来就好像一盏明灯,即便是在骄阳初生的白日,依旧显得非常的耀眼。

    高欢等人看到莫尘的动作,回想起昨日宛若箭雨般的无形剑气,一个个双眸紧缩成了一道细缝。

    此人的武道修为,到底臻至何等可怕的境界。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武林高手,只是以往见到的那些武林中人,在此人面前简直连提鞋都不配啊!

    高欢等人看到莫尘的动作,瞬间想到了昨日噩梦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莫尘今日想要施展的东西,可不是独孤求败的剑道,而是这个世界从未有人见过的神通术法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