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章 大军压境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那声音还未落下,就见赵志敬额头满是汗水的从外面跑了进来。他脸色有些苍白,呼吸透着几分急促,显然来的非常着急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快!”马钰眉头紧皱,脸上神情凝重万分。

    本以为蒙古人的大军,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到来。可是现在看来,自己还是小看了他们的决心。

    哎,事情麻烦了。

    马钰与丘处机对视一眼,脸上满是愁苦之色。

    两人本以为自己还能有一夜的准备时间,将一些教中得意弟子送走,现在山门外出现了蒙古骑兵,却是打破了两人的所有打算。

    郭靖听到这里,眼中闪过几分凝重,沉声道:“诸位道长可是遇到了麻烦?”

    马钰无奈地摇了摇头,将白日发生的事情,与郭靖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郭靖听着马钰的话语,脸上满是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蒙古王子霍都!

    先不说这个王子是哪位的子侄,单凭蒙古王子的身份,蒙古人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现在蒙古骑兵已经到来,只怕大部队也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眼下蒙古十数万大军围困潼关,而终南山距离潼关的距离又实在太近。莫说一个小小的全真教,就算是南宋大军与蒙古人对阵,也不敢说能够战而胜之啊!

    面对这种近乎必死的局面,郭靖心中万分为难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自己与全真教有着深厚的渊源,此时不论如何都不应该退去。只是如此没有丝毫希望的战斗,即便是郭靖也不得不慎重考虑。

    马钰望着郭靖为难的神色,叹息道:“眼下蒙古大军尚未抵达,靖儿还是赶快带着这位小施主离去吧。”

    郭靖听到这里,脸上的为难之色敛去,沉声道:“道长这是哪里话,郭靖虽然不才,但也不能在此时弃全真而去。”

    马钰脸上露出几分感动,无奈地摇头道:“靖儿能有这份心,吾等已经非常满足。只是蒙古大军即将抵达,就算靖儿留下来,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郭靖粗重的眉头紧皱,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纵然是武林高手,面对宛若洪流般的千军万马,又能如何?他虽然自问一身功力不弱,但是面对即将抵达的蒙古大军,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马钰沉默了两息,沉声道:“靖儿若是真的想要帮忙,吾等有一个请求,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这是什么话。”郭靖粗重的眉头微皱,沉声道。

    马钰挥了挥手,止住了郭靖的言语,与丘处机对视一眼,沉声道:“此次蒙古大军来袭,全真教避无可避。吾等只希望,靖儿能够带几位全真弟子前往南宋,到时万一出现变故,全真也。”

    马钰说到这里,神色有些黯然,再也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郭靖看到这里,忍不住开口道:“道长何不一起离去?”

    马钰苦笑道:“少了几个全真弟子,对蒙古人来说或许无所谓。但我们若是一起离去,只怕到时候一个都走不掉。靖儿莫要再迟疑了,趁现在蒙古大军未至,还是快快离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郭靖脸色黯然,望着全真七子那副置生死于度外的大无畏之色,双眸闪烁着晶莹的泪花。他嘭的一声跪倒在地,对着全真七子重重的叩首三次。

    当夜,郭靖带着全真教三代弟子尹志平、赵志敬等人,小心地绕过了蒙古人的侦查,向着南宋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马钰等人立在山门外,直到众人的身影早已经看不到分毫,依旧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几人默默对视,发出莫名的叹息。

    那叹息充满了复杂的情绪,不知道是为自己的未来担忧,还是在为尹志平等人的未来担心。

    翌日,宛若鲜血般的夕阳高挂西方。

    红艳如同大火球般的夕阳,将天地映照的分外凄凉。缕缕晕红的阳光自苍穹落下,为连绵起伏的终南山渲染了淡淡的血光。耸立在半山腰处的全真教道观,此时就好似坠入了梦魇。

    终南山下传来万马奔腾的巨响,在广袤的山林间回荡,惊起无数的飞鸟走兽。

    从高空向下看去,只见数万人马宛若一条腾舞的虬龙,在山间的小道上疾驰而过。大军行进带起漫天烟尘,宛若一条腾空而起的巨龙。

    大军中段,一位看起来勇猛不凡的壮汉环顾四视,指着大军前方若隐若现的高山,对身旁那位面容阴翳,双眸宛若苍鹰般的蒙古将军道:“托木将军,前方就是全真教所在。”

    托木抬首望去,只见眼前的高山道路狭窄险峻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皱,阴翳的面容更显可怖,沉声道:“山高险阻,不利于大军行进,倒是有些小麻烦。”

    全真教多是武林中人,若是据险而守,却是要徒增伤亡。

    托木双眸闪烁着,宛若猎食的苍鹰,透着可怕的寒芒,让人完全不敢直视。他沉默了两息的时间,看了眼风向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,冷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火烧终南山。本将军倒想知道,所谓的神仙中人怕不怕火!”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。”威猛的壮汉拱手赞道。

    火烧全真教终南山,只需要派遣少量弓弩手守在山道下,就能轻松解决全真教的那些武林高手。这种做法,却是能够最大的减少牺牲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三万大军停在了终南山下。

    终南山上,全真教。

    全真七子立在半山腰的一处高台,眺望着下方清理山林的蒙古大军,脸色漆黑的宛若锅底。

    “该死,对方这是想要烧山!”丘处机双眸闪烁着寒芒,双手紧握成拳,脸上满是气恼之色。

    马钰深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志尘在哪里?”

    孙不二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沉声道:“昨日去了古墓,至今尚未归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昨日,难道他一夜未归?

    马钰脸色难看,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众人,沉声道:“哎,志尘这孩子,真是越来越调皮。现在这种危险的时候,怎么能随便乱跑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面容微微抽搐。你这摆明了是避开重点好不好?

    他彻夜未归留宿古墓,古墓除了那个老婆子,就只有龙姑娘一人,两人孤男寡女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先不说后山本就是禁地,咱们全真的教规可是禁止婚嫁的啊。现在他犯下如此滔天大错,到你嘴中就成了调皮!

    难怪那小子如此不服管教,还不是你自己惯出来的!

    众人默默对视一眼,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