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!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剑芒宛若浮光掠影,从霍都头顶径直斩过,速度之快让人无法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霍都双眸大睁,怔怔地望着消散的剑影,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,发出微弱的低鸣。

    这等修为,世上怎么可能存在如此可怕的强者!怕是传说中的达摩老祖在世,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霍都心中惊骇,低首望着胸前渗出的血迹,脸上露出凄惨的笑容。未曾想到自己堂堂蒙古王子,竟然会凄惨的死在这等无名之地!

    他侧首看向达尔巴,眉心处浮现一道血丝,有气无力地开口道:“为我报!”

    霍都一句话没有说完,整个人就再也没有声息。

    他僵立在那里,双眸瞪得浑圆,就好像在等待全真教灰飞烟灭的那一刻!

    “师弟!”达尔巴望着没有声息的霍都,双眸瞪得好似铜铃一般,满脸悲痛地大吼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全真教七子听到霍都最后那声呢喃,皆是神色为之巨变。

    马钰脸色难看至极,瞥了眼身前面容平淡的莫尘,不禁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哎,事已至此,怕是难以善了了。

    马钰叹息一声,双眸缓缓闭起,脸上满是死灰之色。

    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,就算将这些人全部留在此处,估计最多也只能瞒住一两日的时间。毕竟对方此行声势浩大,不可能没有其他准备,等蒙古方面发现几人失踪,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全真教。

    达尔巴搂住霍都被从中劈开的尸身,脱下自己的藏袍将之包裹,让尸身不至于破碎开来。他恨恨地看了眼全真教众人,二话不说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,我达尔巴誓不为人!

    全真七子望着达尔巴等人离去的身影,一个个神色变幻莫测,眼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马钰满脸苦涩地挥了挥手,阻止了众师弟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侧首看向莫尘,脸色有些难看地开口道:“你随为师进来。”

    莫尘神色平静,稽首作揖向重阳宫走去。

    孙不二眼见马钰神色难看,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,对着莫尘微微颔首,示意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随着重阳宫的大门缓缓关闭,全真七子的其他人不禁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哎,大祸将至啊。”丘处机双眸深邃,幽幽地叹了口气,纵身向远方而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脸色微沉,却是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眼下蒙古人大举南侵,兵围南宋重镇潼关,十数万大军距离终南山不到三百里。现在蒙古王子死在了全真教手中,众人如何能不知道等待全真的将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怕是不要两日的功夫,蒙古大军就要兵临终南山了吧?

    重阳宫。

    马钰立在大殿中央,面对重阳真人的画像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莫尘立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,神色平静不起波澜,好似不明白自己闯下了多大的祸事。

    马钰沉默良久,叹了口气:“你生而与我道教有缘,天生就是修道的好根骨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师父的眼光没有错。

    别人花费三年才能勉强筑基成功,到你身上却无需三日。你十岁时,已经能够抵挡吾等联手之威,堪比世间最顶尖的强者。十五岁时,武功已经臻至化境,堪比恩师重阳在世。

    眼下你虽然年龄只是二十有七,但一身功力却称的上震古烁今。怕是传说中的达摩老祖在世,也不过如此吧?”

    马钰想到莫尘刚刚出手的景象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人生能够得徒如此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呐?

    他缓缓转过身来,望着莫尘平静的神色,轻叹道:“你天生道骨,性情洒脱不受拘束。为师本打算让你再历练两年,然后接任全真教的掌教之位。现在。”

    马钰摇了摇头,心中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眼下出了蒙古王子这事,全真教想要全身而退却是已经不可能了。怕是要不了多久,蒙古人的大军就要杀来。

    哎,或许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虽然死不足惜,全真教的传承却是绝对不能在自己手中断绝!

    马钰脸上露出坚定之色,转身对着重阳真人的画像拜了三拜,走上前从画像后取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。

    他来到莫尘身前,将手中泛黄的小册子递于他,叹息道:“这是恩师留下的先天功秘典,我全真教至高无上的秘法。可惜自从恩师仙逝之后,吾等师兄弟却是无一人有资格修习。”

    莫尘双眸微眯,望着手中泛黄的小册子,心中不禁生出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重阳真人纵横天下的秘籍,倒真的蛮吸引人。自己虽然获得了独孤求败的加强版传承,但谁也不会嫌武功秘籍多,不是吗?

    对自己来说,这个世界的武功秘籍,全都有其可取之处。将来若是有机会,倒是不妨收集天下的武功秘籍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拿到星空世界,也是弥足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就在莫尘沉思的时候,马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叹息道:“为师早就知道,你与古墓的龙姑娘颇有情缘。以前因为重阳祖师定下的规矩,为师虽然不好阻止你们,却也无法认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蒙古大军来犯在即,为师也顾不得这些规定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你带着龙姑娘尽快离开终南山。切记,莫要让我全真教断了香火传承!”

    莫尘紧握先天功秘籍,郑重道:“师父这是何意,志尘虽然破戒不少,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。如今全真大敌当前,志尘如何能够做出苟且偷生之事。”

    马钰闻言,眼中闪过一抹欣慰。

    得徒如此,当真是重阳祖师庇佑啊!

    他心中感慨,脸色阴沉的宛若锅底,怒喝道:“你这孩子,怎么如此不听话。师父等人可以死,全真教的传承绝对不能灭。

    纵观全真上下,唯你修为最高,又精通全真教经义。

    只要你避开这场祸事,我全真随时都能另起炉灶。以你之武功修为,将来成就必然远超重阳祖师!”

    莫尘微微摇头,躬身拜道:“师父莫要再说,祸事因志尘而起。志尘若此时弃教派而去,与畜生何意。”

    莫尘如何不知道马钰的好意。

    只是他更明白,一旦自己离开,等待全真教的将是什么后果。以蒙古人的凶残,全真上下必然鸡犬不留。

    马钰闻言,顿时满脸的急色。

    他指着莫尘,气急道:“你这是要气死为师啊。”

    莫尘轻笑道:“蒙古大军虽强,但是还不被我看在眼中。他们若是敢来袭击,我便让他们留在这青山绿水之间。”

    他身怀独孤求败的加强版传承,有着这个世界最顶尖的个人武力,心中有着十足的自信。

    不要说区区数万大军,纵然是百万大军亲临,莫尘也有把握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。

    马钰听到莫尘的话语,顿时气急而笑:“为师知道你修为通玄,但是你能杀千人、万人,还能杀的了十万,百万大军不成!”

    莫尘右手置于身前,左手负于身后,双眸深邃地注视着马钰的双眸,沉声道:“为何杀不得!”

    马钰神情一僵,顿时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为何杀不得?

    莫尘轻吐了口气,郑重道:“虽千万人吾往矣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