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9章 开黑车,风险大
    心悦二字,从宋柏彦口中说出来,有多难得,只有萧明兰知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宋柏彦位高权重,选择一个年轻女孩作为伴侣,在其他政客的眼里,这桩婚事无疑是不靠谱的。

    唐黎缺少显赫的家世,无法带给丈夫实质性的帮助。

    以她的年龄,尚未掌握重要场合的交际手腕。

    唐黎在宋柏彦成为总统后嫁入宋家,必然遭受不少的关注,这种关注度,很可能导致大众更严格地来要求这位年轻的第一夫人,或许将来,唐黎在外多喝一口水也会被批不够端重。

    名流政要和演员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同样是公众人物,前者不可能像后者那样随意。

    萧明兰听出宋柏彦的话外音,大有“不会就教”的打算,倘若他在这个位置上10年,那唐黎至少还有9年的时间去适应。

    萧明兰问:“那要是她一直做不好呢?”

    “她比您想象的聪明,又不像您以为的那样拎不清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听在萧明兰耳里,是儿子的偏袒,四两拨千斤地维护着唐黎,所以,她不由地拿话去堵儿子:“你又知道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眼里蓄起笑:“学生资质如何,做老师的最清楚不过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宋柏彦离开健身房。

    从楼梯口下来,他直接去了二楼的客房。

    宋柏彦把右手握在门把上,轻轻拧开了房门,客房里,唐黎坐在沙发上,背对门口,中长发扎了马尾,稍低着头,宋柏彦进去后,发现她正拿着手机,另一手拿着圆珠笔,在纸上涂涂写写。

    察觉有人进了房间,唐黎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看见宋柏彦,发现他正把视线投向长几上的a4纸,她不着痕迹地,用双臂遮掩着纸面,一边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宋柏彦在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:“一个人在倒腾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唐黎把a4纸折叠起来。

    “纸上写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着她的掩饰样,宋柏彦抿嘴笑:“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唐黎已经把那张纸折成手机大小,没打算就此交出去:“我最近在学画画,在网上找了几个q版人物,现在还不熟练,等我以后画得好了,再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忽然问:“老太太和你提了结婚的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刚才提了一句。”唐黎把叠好的纸塞进裤袋:“我理解你母亲的顾虑,开黑车,风险大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内务人员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客房的门敞开着。

    她来请客人前去用早餐,没成想,在这里遇上宋柏彦。

    得到示意,内务人员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唐黎起身准备去餐厅,男人的手臂却横过来,待她反应过来,裤袋里的纸张,已经被光明正大地取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黎。

    宋柏彦展开那张纸,只看到几个用圆珠笔画出的头像,每个头像都有自己的名字和人物关系网,其中一个光头上插三根毛的头像下,写着“黎文彦”三个字,旁边的女性头像,一头方便面卷发,标注“欧阳倩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a4纸的上方还有几个潦草大字:“论黎家的倒掉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前晚更新的章节因为没写肉,被说骗钱送火葬场、又收到蛮多不太友好的评论,我特意找几位写文的朋友看了小说,这也是近几个月一直困扰我的问题,别人写重生文怎么写都行,但是我不可以,我好像必须只写男女主的互动,要不然,等待我的几乎天天会有质疑和责骂。

    这两天被朋友相继指出是男主塑造太出彩、男女主的剧情过于走心,导致很大一部分读者忽略这是一本重生文,她们排斥我写除男女主以外的剧情,当耐心耗尽,也就开始排斥我写男女主除上床外的情节。

    这两天我也在思考该怎么继续这个小说,在宋先生和唐小黎的感情上,我一直选用循序渐进的方式,也提醒过读者不下三次。前晚更新后,我没想到那么多读者只想看“肉”,而我注重了水到渠成的感觉,那句送我去火葬场,看着有些好笑,更多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昨晚写第二章的时候,写到一半就趴桌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没有谁是世界中心,我也不是,我会尽快调整好来完成这本小说。

    这两天都在和人讨论,耽搁了写文,明天开始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(这些字不收钱,是我后来传的。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