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4章 你确定要在这里哭?
    做了两辈子的父女,唐黎早就看透黎文彦的为人,自私又多疑,黎盛夏出事,怀疑到她头上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她做过什么,有没有留下痕迹,自己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所以,当黎文彦说是她唆使人捅黎盛夏,唐黎就猜到黎文彦在诈她,地上那份调查资料,不过是用来吓唬她的工具。

    黎文彦这样的政客,也是玩心理战的高手。

    一旦她在书房里眼神闪烁,或者去捡地上的资料确认,看在黎文彦眼里,等于是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回到客房,唐黎看了脚踝处的划伤。

    渗着血的伤口不是很深。

    她去了一趟卫生间,洗掉血迹,没再去找佣人,从包里拿出一张创可贴处理自己的伤势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佣人来叫她下楼吃饭。

    唐黎下去的时候,黎文彦已经在餐厅。

    “你大姐被捅伤住院,你奶奶去了寺庙给她祈福,你阿姨这会儿和鸢儿还在医院,晚饭是赶不回来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黎文彦让佣人给唐黎盛碗饭上来。

    唐黎坐下后,黎文彦又说:“那个外国佬既然是骗子,现在也被关进去,这件事就告一段落,你大姐这次也算遭的无妄之灾,回头警方再找你过去问话,你该知道怎么回答。”

    唐黎闻言,勾起唇瓣。

    等佣人放下一碗米饭离开,唐黎才点头接话:“爸你放心吧,我不会在外面乱说话,虽然我和阿姨还有大姐因为鸢儿的事有些不愉快,但比起这个家,我很清楚,那点矛盾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黎文彦面露满意,语气跟着放缓:“还有紫宸苑的房子,回头装修的事,交给你阿姨,天颐旗下有装修公司,省得你再花钱在外面找。”

    唐黎的眉眼流露出点点愉悦:“那我先谢谢阿姨,还有爸!”

    “你下个月生日,就当是家里给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黎抿唇笑。

    她在黎家的前两年,黎文彦从未主动提及她的生日,更别说送礼物。

    只有欧阳倩会假模假式地问一问。

    那时她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,不可能像李鸢儿那样大办生日宴,所以她的生日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现在黎文彦的慈父样,倒像是太阳打西边出来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在喂她吃蜜枣。

    欧阳倩母女回来,已经是晚上九点后。

    黎鸢儿抹着眼泪进的家门。

    唐黎在客房看剧本,冷不防听见楼下有人说话,是欧阳倩在催促佣人送浴巾过来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,唐黎止步在楼梯护栏前。

    站在这个位置,恰好看清客厅里的情形。

    黎鸢儿坐在沙发上,浑身湿哒哒,头发黏着脸颊,雪纺裙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裙摆还沾着大块淤泥。

    欧阳倩拿到浴巾,立即帮女儿重新擦脸:“擦一下再上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是我自己脚滑。”黎鸢儿的眼泪又掉下来:“就是他故意推我的,我本来已经稳住,他又从后面踹我一脚,我还听到他说‘去你的’。”

    欧阳倩道:“唐黎还在家,你确定要在这里哭?”

    黎鸢儿咽下那声哽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