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8章 想调教一个人谈何容易
    檀宫,总统卧室。

    卫生间,镜子上水汽氤氲,映出淋浴房中的模糊身影。

    花洒蓬头已经关上。

    宋柏彦双手撑着湿漉漉的墙砖,想起先前在丹朱厅的情形,女孩跨坐在自己身上,哪怕有布料阻隔,依旧没弱化那种感官效应,毕竟是正常的成年男人,不可能真的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还有女孩等同于表白的坦诚……

    那双漂亮的小鹿眼,投来的目光真挚,却又直白到浓烈,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面对那样的真情流露,恐怕都抵挡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情之所至,男人和女人的床榻**也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**,对着互有情意的人,也会有想再进一步的念头。

    只是,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人懂得控制自己的**。

    **显露太重,只会让身边人害怕。

    害怕这种负面情绪一旦产生,再想消除,并非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许久后,宋柏彦推开卫生间的门出来。

    手机上已经有唐黎发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——“我到学校了!^-^”

    相隔几分钟,又是一条信息:“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放下手机,打开床头柜抽屉,拿了烟盒去外面的露台,月初的夜晚,少了一轮皓月当空,檀宫主楼前,放眼望去,除了那片大草坪,是一个类似小湖的喷泉,波光潋滟。

    望着这番夜景,他想起的是,先前对韩继风说的话。

    当韩继风问自己是不是因为唐黎救过他就拿感情去回报,他的回答是什么?

    “感情和恩情一旦混淆,不会是我这种状态。”

    后来,韩继风又说——

    “你不是真的喜欢她,更像在调教她,让她变成你中意的样子,然后再让她来取悦你。”他停顿了下又道:“至少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不是现在这样,你看似包容她,实则纵着她,最终不过是让她变成只肯听你话的玩偶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比自己手把手教出一个女人更有成就感?

    韩继风平静的剖析,仿佛还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尤其对身居高位的男人来说,就算权势是春()药,也有玩腻的时候,闲暇之余,调教一个女人来取悦自己,无疑是一种情趣。”

    彼时,坐在楼下的办公室里,他把茶杯放回去,只说了一段话:“女人取悦男人的方法有不少,单单看中她身体的人,自然也会失去许多可珍贵的生活情趣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一个懂生活情趣的男人,除了一双色眼,更有一双慧眼,能够透过女子的**来真正读懂她,并为之欣赏。

    韩继风听懂他话里的意思,没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韩继风不愿承认,在宋柏彦面前,他的确无言反驳。

    一个能把调教说得这样理所当然的上位者,就算他在梦里多活了几十年,也无法应对那一刻对方的从容。

    宋柏彦立在露台上,手里的纸烟在轻燃。

    想调教一个人谈何容易,稍有不慎,也就丢了自己的心魂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唐黎的手机响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她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蒋伊宁轻颤的质问传来:“你从开始就知道温特斯父子是诈骗团伙对不对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