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5章 宋先生说:胜之不武
    季铭又在办公室外站了会儿,然后敲门进去,办公室的门敞开,他看到宋柏彦正背手站在窗户前。

    沙发区的长几上,摆着用过的茶具。

    季铭走近,窗户外是玫瑰园,他的目光越过那片玫瑰,望向檀宫那几扇黑色铁艺大门上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一段距离,季铭的视力不错,看到韩继风出去的背影,忽然,耳边传来宋柏彦的说话声:“我比他痴长几岁,仔细想一想,却又觉得胜之不武。”

    季铭听了,目光落在宋柏彦身上。

    宋柏彦目送韩继风离去。

    搬出当年的往事,不过是因为他那句“在梦里,唐黎是我妻子”,到自己这个年纪,还想着事事挣上风,说出去怕是也丢脸。

    再成熟的心智,遇上某些事也难免有些失算。

    韩继风从沙发起身时的脸色,宋柏彦不是没有察觉,算不上气急攻心,身体本就不适,听了那些话,如果他的意志力比较薄弱,恐怕不出檀宫就该倒下。

    黎家,唐黎在沉闷的氛围里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不同于黎老夫人的黑脸,欧阳倩母女的故作欢颜,唐黎从头到尾像个没事人,端着饭碗,想吃什么就夹什么,中途,抢在黎盛夏之前,接过黎文彦的碗去厨房添饭。

    “半碗就行。”黎文彦说话的时候,脸色不错。

    黎盛夏坐回位置上,看着唐黎转身去厨房,唇边的笑收敛,再端起饭碗,没了吃饭的心情。

    晚饭后,唐黎没急着上楼。

    在黎文彦他们转移去客厅的时候,唐黎留下帮佣人收拾碗筷,等她再从厨房出来,手里端了一盘切好的水果。

    客厅里是克制的笑声,显然聊得挺开心。

    待唐黎进去,氛围稍有变化。

    唐黎好像没察觉,径直走向茶几,又在茶几前蹲下,把水果摆在黎文彦的正跟前,拿了牙签插在水果上,不忘说:“爸,这个红心火龙果是我在学校的水果店买的,我记得你喜欢吃,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叉了一块最大的火龙果肉递给黎文彦。

    唐黎的手臂恰巧横过欧阳倩眼前。

    欧阳倩的情绪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唐黎讨好黎文彦的行为和不识趣画上了等号,明明是一个私生女,还敢在这个家里肆无忌惮,换做是自己,早就夹着尾巴做人,她倒好,现在是越来越嚣张。

    黎文彦已经把牙签接过去。

    唐黎似乎把欧阳倩母女当成了透明人,拿起另一根牙签,把哈密瓜递给黎老夫人:“奶奶,今天下午是我不对,因为是我同学第一次来家里,我的情绪有些失控,有做错的地方,您别跟我计较,爸已经说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黎老夫人绷着嘴唇,不打算接,还怕唐黎毒死她,反而是黎文彦,听了唐黎致歉的话,脸色又好上几分。

    唐黎这样说算是他这个父亲教导有方。

    “知道错就好。”不等黎老夫人说出刻薄的话,黎文彦先开口:“你奶奶年纪大了,你作为孙女,理应好好孝顺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