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8章 她平时都这么假?
    黎盛夏走下楼,一边出声道:“阿黎回来了?既然要把朋友带回来,怎么不提前打电话通知家里?”

    闻言,傅司扭头望过去。

    黎盛夏穿着粉色晨褛,长卷发披肩,笑容妍丽,不同于唐黎那般纤瘦清丽,是标准的女性柔美,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娴雅。

    然而,傅司本就是这个圈里的人。

    他见多各色女人,加上本身不服管教,尤其不喜所谓的大家闺秀,现在看着黎盛夏,只觉得虚伪做作。

    毕竟那老太的态度摆在那里,其他人不装又能好到那儿去。

    所以当下,傅司收回目光没搭腔。

    “”黎盛夏轻弯唇角,并未介意傅司的态度,唐黎从沙发起身的时候,她恰好走到客厅门口,目光从傅司身上移到唐黎那儿:“来了就是客,吃过晚饭再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迎上黎盛夏的美眸,唐黎微微一笑:“刚才奶奶还在下逐客令,这顿饭可能吃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和奶奶一样都是倔脾气。”

    黎盛夏瞋了一眼唐黎:“我现在都怕你和奶奶独处,像两节爆竹一样,奶奶也不是真和你计较,年纪大起来,总是看重脸面,和四五岁的小孩也没差别,有的时候,你也要让着点奶奶。”

    姐妹情深四个字,被她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黎盛夏抬手搭着唐黎的削肩,是很自然的亲近,同时扭头看着傅司友好地笑:“家里老人的脾气不大好,有吓着你的地方,我先代老人家道歉。”

    傅司撇嘴,依旧爱理不理。

    唐黎拿开黎盛夏的手:“道歉犯不着,本来就不是我家,我过来,肯定会让某些人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黎盛夏的笑意淡了淡。

    唐黎拿起头盔,又看向傅司:“我先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”傅司拿眼角余光看了看黎盛夏,话是问的唐黎:“我吃个晚饭再走?”

    “”唐黎。

    黎盛夏的笑容渐浓:“那行,我让厨房多做几个菜。”

    说完,径直走去厨房叮嘱佣人。

    俨然是一锤定音、不给唐黎赶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唐黎已经把目光投向傅司。

    傅司左右看了看,凑到唐黎耳边低声说:“我大概猜到你叔叔是谁了,这女的我在我爷爷寿宴上见过,跟着那个天颐董事长来的,说是大女儿,黎鸢儿是她妹妹吧,她估计也把我认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打算留下来吃饭?”

    黎盛夏这种人无利不起早。

    她留下傅司吃晚饭,不过是看中他身后的傅家,或者说,也因为傅司有个好大舅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唐黎朝门口抬了抬下巴,示意傅司快点遁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留下吧。”傅司道:“有我在这里,那女的知道我是谁,肯定会告诉其他人,那老太有所顾虑,也不敢在饭桌上刁难你。”

    唐黎扯了唇瓣:“那我先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傅司嘴里应着,忽然察觉到哪儿不对,转头望向唐黎:“你这话怎么听着像在骂人。”

    唐黎:“”

    黎盛夏再从厨房出来,招呼着傅司继续坐:“我去换身衣服,阿黎你先陪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的唇边,始终是完美的浅笑。

    目送黎盛夏离开,傅司忍不住问唐黎:“她平时都这么假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黎盛夏上楼,看见楼道口的黎老夫人。

    黎老夫人由保姆搀扶着,显然在这里站了会儿,也听见孙女留人吃饭的话,见孙女上来,当下不满:“你怎么还留他们,那就是个小流氓!我们正正经经一家人,怎么能和流氓同桌吃饭!”

    “您听我说。”黎盛夏挽住黎老夫人的手臂,带黎老夫人去卧室,关上门后才道:“阿黎带回来的男孩,是隆兴集团董事长的独子。”

    “”黎老夫人怔愣,随即想起哪个是隆兴集团。

    至于隆兴集团的现任董事长——

    如果她没记错,好像是宋家长女的丈夫。

    黎盛夏也在床边坐下:“恐怕爸爸都没想到,阿黎找的男朋友,原来是傅家长孙。”

    “就她那副德行,傅家那小子也是个眼神不好的。”黎老夫人轻哼一声,想到唐黎对自己的无礼,话里愈发刻薄:“我看他们也到不了头,现在就急着把人往家里带,要我说,她就是不害臊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黎老夫人还是嘱咐黎盛夏:“既然人已经来了,你给你爸妈打个电话,让他们晚上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不用黎老夫人特意交待,黎盛夏也打算这样做。

    待她取过手机,黎老夫人忽然感慨:“傅家还是有底蕴的人家,宋柏彦又在那个位置上,哪怕宋柏彦任期满后退下来,也差不到哪儿去,如果是你妹妹和傅家小子在一起,那才叫天作之合。”

    黎盛夏手上的动作一顿,尔后莞尔道:“傅司喜欢的是阿黎,再说,鸢儿也是阿黎的妹妹,如果阿黎知道您这样说,她记在心里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她能把我怎么样?!我也没看出那傅家小子多喜欢她,指不定是她自己死缠烂打,出身在乡下地方能有什么家教!”

    想到傅司那张俊脸,黎老夫人抬头看向大孙女:“你妹妹出国已经有一阵子,既然没再出什么事,还是把她接回来,她这个年龄也该相看合适的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黎文彦得知傅家孙子来了家里,没继续待在办公室,让司机顺路去天颐集团接欧阳倩。

    回家路上,欧阳倩先开口:“阿黎是个有福的,往后嫁进傅家,只会好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黎文彦听了这番打趣,发出冷哼,神情却好看几分:“嫁了人消停下来,我也能过几天清净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欧阳倩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黎文彦看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轿车的后座和前排中间有隔屏,欧阳倩也不怕司机偷听,但她的声音还是压了压:“我是怕傅家知道阿黎的身份,傅家不比韩家,到时候,可别结不成亲家成仇家。”

    “”黎文彦就像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欧阳倩叹息:“如果阿黎是我女儿,也就不会有这方面的顾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