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5章 与其绑头孤狼在身边,不如把他放出去
    这条短信发送出去,唐黎等了大概两分钟,又打字:“我打算睡了,这几天你肯定很辛苦,早点休息。ps:睡前别再抽烟。[爱心]”

    发送成功,她把手机塞回床头。

    宋柏彦正坐在檀宫二楼的餐厅抽烟,再收到短信,夹烟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,看着唐黎恶作剧的言论,仿佛在屏幕上看到一个调皮的小人儿蹦跶,嘴角是浅显的笑意,又夹杂几分宠溺。

    看到ps后面的内容,他手上有迟疑,最后还是捻灭半截纸烟。

    季铭来餐厅,找到‘偷得浮生半日闲’的先生,见宋柏彦已经不抽烟,他走了过去,把一封信搁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是司法部部长派人下午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季铭解释:“搁在秘书处,郭秘书刚发现,我和他在楼梯口碰见,他就让我顺便把信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拿起信封,看到“辞呈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右下角,是韩继风的名字。

    韩继风的辞职不能说猝不及防,在前些日子已经有征兆。

    季铭不由地看向先生。

    宋柏彦表情如常,并未拆开信封查看辞呈内容,季铭已经开口:“您在国外的这些日子,韩局长频繁跟另一个政党的人接触,这种行为已经算逾线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接触那一边的人,宋柏彦是知晓的,并未加以制止警告,季铭对此有困惑,却不能直接问出来。

    宋柏彦好像知道他心里的想法:“你是希望我压着辞呈、不让司法部批准他的离职?”

    季铭默认。

    韩继风急着辞职,自然是有了更好的门路。

    虽然季铭只是总统的警卫长,但他在宋父离世后又跟在宋柏彦身旁多年,有些事耳濡目染,也知道“政治”这东西,不像部队里那么直来直去。

    搞政治的人,十有**是城府极深之辈。

    韩继风递辞呈这件事,在季铭看来,最简单的办法,随便找个理由暂时压着不让他抽身。

    对政客来说,几个月时间往往决定了事情成败。

    宋柏彦作为总统,想留下韩继风不难。

    哪怕扯皮也能扯上一两个月。

    季铭又道:“一个月以后,各大区就要开始竞选参议员。”

    到时候,每个政党都有相应名额。

    韩继风现在这时辞职,显然是打算去竞选,在s国,众议院议员一般在结束代表生涯后重新回归普通生活,参议院却不一样,参议院是行政和司法分支的人才库,每一届大选候选人中不少前身就是参议员。

    倘若韩继风有野心,那他必然会加入在野党。

    宋柏彦和前任总统隶属一个政党,已经是比较罕见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下一届总统,绝对不可能再来自于宋柏彦所在的政党,所以,韩继风辞职,看着意料之外,实则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参议员的任期为6年,如果这次韩继风错过,那他就要等到六年后。

    况且——

    参议员连任三四十年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比如那位黎文彦议员。

    有天颐集团作为他的经济后盾,投票回回胜出,屁股粘着参议员的位置已经12年,还有继续占下去的趋势。

    多一个连任的,对后起之秀来说,意味着少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宋柏彦把信封放回餐桌:“让司法部给他放行,尽快找好替代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随后,宋柏彦又说:“与其绑头孤狼在身边,不如把他放出去,就当是卖他一个好,他能不能记住是一回事,行不行方便又是另一回事,如果断他后路,以他的性格,只要没把他彻底压得不能动弹,将来怕是会反受其害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此人,季铭了解得不多。

    听了宋柏彦对他的评价,季铭忍不住道:“除了当初检举了夏正国,其它方面,倒未看出有什么长处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来过檀宫几次,不管是谈吐还是汇报工作,只能用中庸来形容,揪不到他的错处,却也找不出可以好好夸赞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他有意藏拙,自然不会被你察觉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季铭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宋柏彦吩咐:“明天下午,让他来见我一趟。”

    翌日,唐黎在宿舍收拾一番,只带上两套换洗的衣物,拎着一个小巧的行李袋前往黎家。

    从公寓楼出来,发现有团身影蹲在门外。

    对方听见关门声转过头。

    望着傅司那张熟悉的俊俏脸庞,唐黎的脚步停顿,差点没认出对方,她的目光从傅司染黑的头发移到他的五官上,少了几分桀骜不驯,加上削瘦修长的身型,除了小鲜肉,唐黎想不到更合适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傅司瞧见唐黎的那瞬,显然有些激动,随即又恢复高冷,丢掉手里的树枝,抿着两瓣薄唇瞅她。

    看到唐黎往外走,他立即跟上来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拍戏拍几个月,好不容易回来休息一下,没两天又要走。”傅司维持抑郁高冷形象失败后,瞬间暴露本性:“我从早上就等在外面,午饭还没吃,早饭只啃了一张干菜饼,现在见了面,你也不和我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唐黎道:“你鼻孔抬那么高,我还以为你不想搭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偏见。”

    傅司下定论,又拿过唐黎手里的行李袋:“没见过比你更无情的女人,那天晚上,也不来追我安慰一下,说拍戏忙,还跟其他男人跑去英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有些别扭地抿嘴,视线落在唐黎身上:“你去哪儿,我刚好要出去,可以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回我亲戚家。”唐黎婉拒他:“不用送我,还我行李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我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傅司拎着行李袋兀自往文檀园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文檀园外的路旁,停着一辆机车。

    唐黎过去,除了自己的行李袋,车尾还捆着一堆书,注意到她的视线,傅司面露羞赧之色:“马上又要期末考了,你可不可以帮我补习几天?”

    “”唐黎。

    傅司见她不吭声,试探地问:“你不会以为我是来纠缠你的吧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最近我忙着组队升级,所以没啥时间想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