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4章 宋先生可能不太行(二更合一)
    吴雪涵口中的大姐,除了黎盛夏,唐黎没想到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至于黎盛夏,这辈子不该和吴雪涵有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毕竟,欧阳华已经在牢里蹲着。

    所以唐黎看向吴雪涵,反问一句:“突然提起黎盛夏,你找她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随便问的。”吴雪涵坐在自己的床边,对上唐黎的眼眸,表现得愈发不自在,随手拿过枕头抱在怀里,尔后又说:“先前新闻报道里,不是说她解除婚约了吗?我有些好奇,他们现在有没有复合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皙的脸颊泛起红晕。

    唐黎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。

    还有刚才楼下送吴雪涵回来的轿车。

    她原先没细想,如今回忆起来,似乎就是秦衍声的座驾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唐黎也没再拐弯抹角,直接问:“你最近是不是和秦衍声有往来?”

    “”吴雪涵的耳根发烫。

    她抱紧怀里的枕头,却没隐瞒,如实道:“先前我在郊区拍戏,有一场下水的戏,那天我例假突然来了,可是整个剧组都在等我,实在没办法,我只能咬咬牙走到河里去拍,拍了几条都没过,秦先生和朋友刚好来钓鱼,他察觉到我的异样,叫停拍摄,当场送我去了医院。”

    吴雪涵微微抿起唇瓣:“我就是挺感谢秦先生,他人真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今天晚上,我和杨姐在清吧谈事,后来杨姐临时有约先走,我出来的时候,遇到个喝醉酒的中年男人,拽着我胡言乱语,如果不是碰到秦先生,我不知道该怎么脱身。”

    唐黎接话:“然后他就送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吴雪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和杨姐去的清吧比较偏,出来已经11点多,秦先生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,他说反正也不绕太多路,干脆送我一程。”

    吴雪涵说着,重新迎上唐黎的眼睛:“秦先生和黎盛夏解除婚约,好像是黎盛夏提的,网上却都在怪秦家,说秦先生见异思迁,黎盛夏也没出来澄清,我就是觉得她这样不对,秦先生和她在一起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唐黎道:“感情的问题,冷暖只有当事人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。”吴雪涵有些尴尬:“我不知道具体内情,不该瞎评价。”

    “豪门里,感情往往和利益相伴相生。”

    看着吴雪涵目光澄澈,既然是自己重生后的第一个朋友,唐黎不希望她再因为感情遭遇不幸,所以,多说了几句:“秦衍声或许喜欢黎盛夏,但是,绝对没到非她不可的痴迷程度,他已经和黎盛夏解除婚约,最迟到年底,他会有另一个结婚对象,家世不比黎盛夏差到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吴雪涵赞同:“秦家有钱,秦先生又一表人才,一般家境的女孩,确实配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见她看得还算透彻,唐黎补充道:“就算他自己喜欢,长辈那关也不好过,一旦结婚,就是两个家庭的事,如果双方长期无法磨合,结局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如果女方的父母是普通工人,恐怕踏进秦家大门就会直不起腰,更别说社交圈天差地别,聊天也聊不到一块去,在秦家人眼里,女方穷酸的家世,注定会被看低。

    如果想维系婚姻感情,女方必然付出较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灰姑娘的故事,结局是王子找到灰姑娘,带着她回城堡举办婚礼,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婚后生活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就像前世——

    哪怕韩家当时已经败落,当她嫁过去,韩继风和秦月茹偶尔讨论的话题,也是她插不上话的。

    随着韩继风逐步高升,秦月茹提醒她多学习,足以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倘若韩父没出事,她这个儿媳妇肯定不入秦月茹的眼,后来选择她,不止是韩继风的将就,也是秦月茹的妥协。

    唐黎还记得,她被秦月茹耳提面命以后,除了报班学习插花、跳舞还有茶艺,又重新拿起大学教材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后来的种种意外,那时秦月茹的身体好转,她是准备回去完成大四学业,为了不拖韩继风的后腿,她已经有考研进修的打算。

    韩家尚且如此,更别说正处鼎盛期的秦家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吴雪涵又问:“那你呢阿黎?你找的对象,以后会不会有这方面的困扰?”

    吴雪涵心里也明白。

    哪怕演员挣钱多,依然不被豪门高看。

    再加上,娱乐圈确实很乱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。”唐黎的唇角上扬:“我需要加倍的努力,才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余穗摘掉耳机,坐在瑜伽垫上的人转过身,目光如炬地盯着唐黎:“也就是说,你真的和某个投资商小开在一起啦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说是去商埠看长辈,其实去约会了吧?”

    余穗抿唇角,余光扫着唐黎:“别以为我没看出来,你回首都坐的就是私人飞机,还是自带餐厅的那款,一般的小开可没这么壕,倒更像是有些年纪的富一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私人飞机?”吴雪涵满脸好奇。

    余穗道:“你自己去看她v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幽幽地望向唐黎:“你不会找了个有钱的单身老男人吧?”

    “”唐黎。

    直到唐黎熄灯躺在床上,余穗还蹲在床边,黑暗里,一双眼睛炯炯看着床上的背影,谆谆告诫:“我和你讲,别信什么男人三十一枝花,男人年纪大了,在床上就不太行,也只能骗骗没经验的小丫头,譬如你。”

    到后来,唐黎被她骚扰得睡不着,干脆坐起身,语气友好:“我数到三,你再不上去,信不信把你打出屎来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黑影犹如壁虎嗖地窜到吴雪涵上铺。

    唐黎重新躺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临睡前,她摸出手机发信息:“我室友说你可能不太行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过去,一则短信出现在屏幕上:“同学之间的交流注意文明发言,尤其是你们这个年纪,更该营造一个健康的居住环境。”

    唐黎发了一个噢,随后又回复:“我说的‘不太行’是指工作,大家在讨论新任总统呢,你千万别想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