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4章 宋先生生气,后果很严重
    原钦犹记得,三年前,时任财政部长的宋柏彦敦促议会不要通过有关某国汇率问题的法案,结果,投票阶段,某位姓刘的议员临时倒戈。

    按照季铭的描述,宋柏彦坐在那里,整张脸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还负责为先生开车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原钦看着宋柏彦从国会大厦出来,全程未语,车里的气氛压抑,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先生的情绪那么外露。

    事后用季铭的话来说,那天先生是真的“恼羞成怒”。

    所以,隔日先生就亲自去刘家拜访。

    就像心血来潮,没有提前知会,刘议员恰好外出打球不在家,宋柏彦的到访,让那位刘太太说不上来的开心,财政部长是总统的内阁要员,专责s国经济和财政的最高长官,也是内阁中最有实权的。

    议员的优势就是竞选总统,除此之外,权力远不如宋柏彦这位财长。

    当宋柏彦在刘家的客厅坐下,刘太太有些喜出望外,只当丈夫和宋柏彦私交甚笃,怕怠慢了客人,她亲自为这位财长泡茶,尔后,又叫来在楼上学钢琴的七岁女儿,让孩子和宋柏彦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像大部分遇上孩子就头疼的政客,宋柏彦似乎真喜欢小孩,季铭站在旁边,看着宋柏彦和善地询问刘议员女儿学习上的事,耐心十足,也因为这样,刘议员的女儿赖在客厅不肯走,主动提出要带财长参观这个家。

    宋柏彦却之不恭,陪着孩子在家里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傍晚,宋柏彦起身离开刘家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刘议员的电话就打过来。

    原钦坐在前面负责开车,却也感觉出那位刘议员的忐忑,宋柏彦在刘家什么都没做,只是陪着刘太太和孩子坐了几个小时,说了会儿话,即便如此,已经让刘议员有如临大敌的警惕。

    一部之长,内阁要员,突然跑他家来喝茶。

    其实不能用“突然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——是在他出尔反尔做出对不住宋柏彦的事以后。

    宋柏彦选的拜访时间,自己本人恰巧不在家,难免让他认定是一个局。

    鬼知道,宋柏彦有没有在他家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刘议员回到家中,得知宋柏彦来过,不同于妻子愉悦的神情,他整颗心都往下沉,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:宋柏彦来找他算账了!

    当女儿告诉他,她已经带财长叔叔转遍家里每个角落,他心里才真正后怕起来。

    宋柏彦已经熟悉他家的一花一草,如果想做点什么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s国禁枪,不代表没有入室抢劫杀人这类事。

    虽然他只是投了张赞成票,但宋柏彦上门,说明宋柏彦心里已经记下,他没忘记宋柏彦在国会上的黑脸,今天宋柏彦出现在他家,还和他妻女处得这么好,更说明宋柏彦正盘算着想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想的太夸张,但他不得不防着。

    电话打通,刘议员张嘴就是致歉,随即又道:“我老婆和女儿不知道我工作上的事,是我言而无信,财长别为难她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