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0章 宋先生在桌下的小动作
    被萧明兰撞破自己和宋柏彦的关系后,再坐在一张桌上吃饭,唐黎难免有些放不开。

    那天在山庄,自己的形象太过轻浮。

    萧明兰对她有意见很正常。

    这顿饭,唐黎充分贯彻“食不言”的优良传统,也不去多看宋柏彦一眼,左手端起饭碗,另一手捏着筷子,只夹眼皮底下的两道菜来吃。

    唐黎那副小媳妇进食的谨慎样,自然也被萧明兰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——就好像自己这个老人家欺负了她一般。

    撇开别的不说,毕竟还算个孩子。

    哪怕唐黎这样的,不是萧明兰心里标准儿媳妇的模样,但她讨了自己儿子的欢心,自己也不能再做什么。

    唐黎发现,不是在外应酬,宋柏彦没饮酒的习惯。

    自己和他吃了几次饭,他基本不碰酒,唯一不能少的就是茶,若说养生,他的烟瘾却比较重,按宋景天以前说的,宋柏彦就是个烟鬼。

    部队里不让饮酒,却没有禁烟。

    有时候,抽烟也是一种排遣情绪的方式。

    唐黎突然想到烟酒的问题上,是因为,晚饭接近尾声,宋柏彦点了一支香烟搁在手指间,他的手指关节分明,连带夹烟的动作,做起来都有些赏心悦目,尤其在朦胧灯光下。

    檀宫一楼是禁烟区,包括二楼,卧室和起居室也不允许抽烟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可能是宋柏彦下午抽的第一支烟。

    萧明兰知道自己儿子是犯了烟瘾,自从搬进檀宫,宋柏彦抽烟很克制,以前要抽两盒左右一天,到现在,每天抽不上五六根,所以,这会儿,也就没制止儿子点烟。

    唐黎坐在对面,恰好闻到浓重的烟味。

    发现宋柏彦抽的仍是纸烟,她右手上依然拿着筷子,餐桌下,左脚抵着右脚脚后跟,让右脚从鞋子里挣脱,然后右脚伸过去,若有若无地,蹭到男人的那截西裤。

    宋柏彦有所察觉,幽深的目光朝她投过来。

    ——只看到唐黎正埋首安静吃饭。

    烟雾升腾,也让餐桌上多了诡异的静谧,宋柏彦低下头,把烟灰往碟子里点了点,戴着腕表的左手却已经不在桌上。

    脚踝被握住的时候,唐黎感觉自己脸上温度升高。

    她继续扒饭,心头却像被羽毛扫着。

    男人粗粝的拇指摩挲她肌肤,她没穿袜子的脚被搁在男人大腿上,隔着西裤,她感受到男人的体温,连带着她身上都热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肚子疼。”宋景天突然叫起来。

    说着,一张小脸有些白,肉嘟嘟的小手捂着肚皮:“我要上厕所,快憋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唐黎已经把脚收回来。

    宋景天跳下椅子,转身就放了个屁。

    正对他屁股的唐黎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明兰见状,放下筷子带着宋景天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餐厅里,只剩下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没被熏坏?”宋柏彦先说话。

    对上他饶有兴致的眼神,唐黎脸热,装作模样地捂住口鼻,退开椅子,给自己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宋柏彦瞧着她坐过来,抿嘴笑笑:“不怕二手烟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