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0章 挨得近,你说话我才听得清楚
    唐黎睡得不沉,听到动静就醒过来。

    耳边,是“滴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去揉眼睛,刚抬起手,身上忽然一轻,有东西掉在地上,低头去看,发现是一件男士西装。

    几乎一眼,唐黎就猜到是谁的西装。

    她把西装捡起来,目光在包间里环顾一圈。

    包间里依然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男人的嗓音忽然从旁边传来。

    唐黎循声扭头,发现宋柏彦正擦着手从洗手间出来,他投过来的目光,温暖中透着些许纵容:“昨晚在宿舍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今天起得比较早。”

    唐黎把双脚从凳子上挪开:“既然你来了,应该叫醒我的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笑了一笑,把毛巾搁在圆桌上:“菜还没上来,把你叫醒,打算去厨房帮人端盘子?”

    唐黎道:“我不会端盘子,但我可以陪你聊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拿着西装准备挂去衣柜。

    宋柏彦在桌旁坐下,看着她拿出木质衣架把西装挂在上面,又拍了拍西装沾染的灰尘,然后伸手把衣架挂去柜子的横档,唐黎的动作娴熟,仿佛已经这样做过很多年,倒让他想起山庄里专门负责洗衣的佣人。

    从餐桌转盘上取过茶壶,宋柏彦问她:“退出拍摄的事有没有解决好?”

    “剧组已经澄清。”唐黎关上柜门走去圆桌,一边说:“不过,我以后不会再跟他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柏彦抬头看向她:“记仇了?”

    唐黎点了头。

    停顿几秒,她又道:“我从没说过我是个以德报怨的人,相反的,我小肚鸡肠,就是别人多看我两眼,我也要记很久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眼里的笑意更甚,“君子宽容大度,小人锱铢必较。”

    “孔子说过,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逊,远之则怨。”唐黎为自己争辩:“既然我是女人,锱铢必较不是很正常?况且,所谓君子,大多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最喜欢表面一套背后一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目光瞥向宋柏彦。

    ——好像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宋柏彦被她指桑骂槐一通,把茶壶放回去:“在你心里,我的形象看来是越来越糟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黎。

    宋柏彦笑,温润的视线落在她脸上:“还不坐?”

    唐黎顺势在他旁边落座。

    然后,拖着椅子往他那里挪了挪。

    她对此做出解释:“挨得近,你说话我才听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右手被握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黎的脸颊泛起红晕。

    宋柏彦攥着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西裤大腿上,男人手掌的温度,让唐黎热得有些想出汗,尔后听到他说:“已经退出拍摄,趁这段时间,好好调整自己的状态,比起年前,现在看着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更像是长辈的交代。

    服务员端着菜过来,却不敢往圆桌旁多看一眼,她们清楚宋柏彦的身份,在唐黎踏进这里的那刻,有个眼尖的服务员认出她是剧版《原罪》里的“应璇儿”,上菜的时候,偶尔听见两人谈话,又目睹他们的亲密,自然猜到这位新人女演员和宋柏彦的关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