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4章 跪倒在阿黎面前
    “出去!”阿南的声音拔高。

    她怒瞪着眼前的褒夫人,想到此人夺走周庆帝的宠爱不算,还在太后寿宴上,找人偷换祁氏亲手所绣的万寿图,害得祁氏被周庆帝禁足三个月,日日跪在这里为太后祈福!

    褒辛不作搭理,绕过阿南径直往里走。

    多机位拍摄的现场,唐黎止步在佟静身旁,佟静饰演的祁氏右手上依然轻转佛珠,双眸轻闭,淡然诵经,仿佛不知褒辛的到访。

    缓缓地,褒辛在祁氏的身边蹲下。

    阿南面露急色:“夫人!”

    赵正雷看着其中一台监视器上的屏幕,黎鸢儿不再掉链子,让他的神色缓和,继而又去看佟静和唐黎那边。

    “姐姐念的是什么经?”一袭红色长裙席地,犹如瞬然绽放的红莲。

    祁氏睁开眼,目光落在观音佛像上:“我这里实在简陋,恐怕招待不起褒夫人这样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姐姐这般美人,别说简陋,就是草棚我都能待一下午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,对祁氏这种出身大家的闺秀而言,已然是羞辱,阿南听得怒不可遏:“你害了我们夫人一次又一次,怎么还有脸踏进这里?”

    “阿南!”祁氏轻斥:“不可胡言。”

    阿南的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褒辛却起来,反手给阿南一巴掌!

    祁氏终于不再无动于衷:“你有什么冲我来,别为难丫鬟。”

    褒辛浅浅地笑:“做主子的调教不好丫鬟,我来帮姐姐好好教一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是一巴掌!

    黎鸢儿的脸转向一侧。

    哪怕是假打,她依然觉得是极大的羞辱!

    唐黎的声音再次散漫传来:“我听说姐姐这个丫鬟入宫前,是南少史的外室所出之女,后来顶替南家嫡女进宫选秀,说到底,不过一个下贱胚子,也就姐姐还把她当宝护着!”

    唐黎打完人,轻描淡写地交代:“这么不懂事的丫鬟,拉出去杖毙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屋内一团乱。

    祁氏挡在门口:“如果你今天执意要杖毙阿南,我只能去请陛下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说着,如枯井般的目光落在唐黎身上:“陛下宠爱妹妹,素来以为妹妹善良可人,倘若陛下知道妹妹方才的所作所为,是否会坏了妹妹在陛下心目中的样子?”

    褒辛轻笑,回过身。

    她静静注视着阿南的眼睛,红唇开启:“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“”黎鸢儿看着逼近的唐黎,下意识倒退,双手却被宫人紧紧压着。

    “我数到三,你的命可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唐黎的右手就掐上黎鸢儿脖颈。

    祁氏想阻止却被宫人拦住。

    黎鸢儿的脑中空白,明明还能呼吸,沉闷感却越来越重,唐黎的声音嘶嘶而来:“我来探望姐姐,一个贱婢冒犯我,我和她发生争执,失手把她掐死,这个理由怎么样?”

    唐黎看向她,唇角笑容加深:“确定不跪?那我可就真掐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涂了红色蔻丹的手指收紧。

    黎鸢儿的身体往下:“你放开我放开我!”

    殿外,欧阳倩走到门口,一眼就看见黎鸢儿跪倒在唐黎的面前,导演的训斥随之而来:“剧本上你是宁死不屈,不是褒氏吓唬两句就成了软脚虾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