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5章 就怕是为别人做嫁衣
    四月底,天气逐渐炎热。

    周朝的服饰繁琐,用“里三层外三层”形容也不为过,一上午,黎鸢儿拍了三场戏,有苦说不出,正是下午两点多,热得她下了戏就坐去遮阳伞下,撩起裙裾露出一双小腿。

    沈娜从化妆包里取出迷你电风扇递给黎鸢儿,又拿了纸扇帮黎鸢儿扇风,雯姐则坐在一旁,帮着黎鸢儿看剧本。

    黎鸢儿被牵扯进“藏毒事件”,黎盛夏怕妹妹再惹出事,让雯姐寸步不离陪着黎鸢儿。

    趁着休息,沈娜边扇风边告诉黎鸢儿:“下一场戏,是褒夫人进宫,鸢儿,那个唐黎已经在里面化妆。”

    黎鸢儿拿纸巾擦汗的动作一顿,随后讥笑:“就她那穷酸样,想演宠冠后宫的褒夫人,不如先去医院整个容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沈娜轻嗤:“我可听说,褒夫人这个角色,本来是她同学的,硬生生被她抢过来,心机婊就是心机婊,不知道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,偏偏大家都被她那绿茶样给蒙蔽了!”

    雯姐打断她们:“外面人多眼杂,又是一个剧组,被人听见传开去,对鸢儿影响不好!”

    闻言,沈娜乖乖闭了嘴。

    黎鸢儿靠着躺椅,冷冷一笑:“她本来就是心机婊,难道我们有说错吗?明明自己藏毒,结果还来陷害我,自己却装得那么正义凛然,迟早有一天,我要撕烂她那张虚伪的脸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抹红色倩影从宫门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雯姐抬头就看见唐黎。

    下场戏,几乎所有女演员都需入镜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拍摄场地上,或坐或站二十几位年轻女演员,皆是盛装打扮,尤其是皇后和祁夫人,除了华丽的服饰,发髻上也戴着插簪和步摇,额头描了精致的花钿。

    黎鸢儿饰演祁夫人身边的丫鬟,但她那身粉色宫服,还有黄金打造的头饰,让她的造型多了几分灵动,也是除祁夫人以外、现场妆容最美的年轻女演员。

    唐黎出现后,吸引不少演员的目光。

    甚至有群演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赵正雷看到唐黎,立即招手把她叫过去。

    这会儿,坐在监视器后面的,除了导演还有李彦新,赵正雷叫唐黎过去,是想让她和李彦新先对一下戏,避免正式开拍后演员之间缺乏默契、演对手戏找不到感觉的情况。

    佟静坐在黎鸢儿不远处,看着站在李彦新身旁的唐黎,目光停留在女孩清丽不失明艳的五官上,突生感慨:“如果我是周庆帝,我也独宠她一人。”

    助理闻言,顺着佟静的目光望过去。

    打量了唐黎几眼,助理收回目光后开口:“算不上国色天香,主要仗的还是年轻,导演还是挺会选人的,不过,无论是演技还是观众缘,静姐你这个女一号当之无愧。”

    佟静缓缓道:“我就怕,这次是为别人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下午三点,导演宣布清场,宫门外的拍摄区域内,工作人员陆续离开。

    场记板打过以后,摄影机慢慢拉近。

    正值壮年的周庆帝一撩衣摆,从马车里下来,没理会后妃的行礼,转身朝马车里伸手,眼底荡开的,是似水柔情:“辛儿,下来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