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8章 宋柏彦是她唯一信任的人
    宋柏彦接到唐黎的电话,在晚上七点半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郊区的胡同口。

    季铭和另一名保镖推车门下来,不多时,保镖抱着余穗上车,唐黎跟在季铭的身后,保镖负责开车,唐黎陪着余穗坐在车后排。

    轿车抵达云栖山庄,铁艺大门开启。

    主楼外,是等待的医护人员。

    看着医护人员把余穗抬走,唐黎下意识跟随,刚走到主楼门口,她的手臂却被拉住,转头,发现竟是宋柏彦。

    “摔了一跤?”他的眼里有关心。

    其实宋柏彦一直都在门外,只不过唐黎心神恍惚,一双眼跟随着医护人员,所以没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宋柏彦左手插着裤袋,另一手正握着她的小臂,男人静静地站在门廊立柱旁,暖黄灯光下,不管是他身上的白衬衫和黑毛衣,还是挺拔的身姿,映入唐黎的眼睛,让她半游离在身体外的神思重新归位。

    唐黎不答只说:“余穗可能被注射了毒品。”

    哪怕她在电话里已经提过余穗的情况,现在看到宋柏彦本人,还是忍不住又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或许,因为他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经历过前世的种种,这辈子在唐茵离世后,她没办法再轻易去相信身边的人,唯独宋柏彦是个例外,唐黎自己也理不清,为何会有这份例外。

    遇到危险的时候,她让余穗报警说是季铭的家属,当余穗被注射毒品,唐黎也是第一时间打给宋柏彦,而不是去求黎文彦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宋柏彦的分量,早就超过其他人。

    唐黎的身上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她去找余穗的时候,因为眼睛酸疼无比,看东西都是模糊有重影,导致路上被绊倒几次。

    脸上没破相,手臂膝盖却有擦伤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也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“你同学医生会负责抢救,现在去处理你的伤。”宋柏彦说着,打算带她进屋去客厅。

    “我想先去看余穗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唐黎的声音有些沙哑,眼里有着担忧。

    也是第一次,宋柏彦见她把关心人的情绪表露在脸上。

    重遇以来,除了在他面前,唐黎大多数时候都是乖巧懂事,现在听她这样说,语气里带着恳求,宋柏彦的神情放柔,没有不应她的道理。

    余穗被安排在一楼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季铭守在门口,看到先生带着唐黎过来,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梁医生刚才出来,他说确实是毒品。”

    ——毒品的浓度还不低。

    s国向来严打毒品,照理说,国内不该有浓度超20%的毒品。

    “梁医生猜测,可能是从弥娑河那里被带回来的四号骷髅版或五号猫仔,经过稀释注入体内,具体的哪种现在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唐黎在弥娑河畔生活了那么多年,对毒品有所了解,有些地区种植大量的罂粟,就是为了制毒,也有村民染上毒瘾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如果毒品的浓度高,不稀释就往静脉注射,当场就能让人毙命。

    那支针,本该注射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余穗却替她挡了一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