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7章 变故
    “不会不懂吧?”余穗古怪地打量着唐黎:“具体的你自己看说明书,我没吃过,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唐黎看了眼手里的避孕药,问她:“你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药店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买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黎问完,想起来余穗是有男朋友的人。

    两朵红云飘上余穗的脸蛋,她狠狠瞪了唐黎一眼:“我放在包里以防万一不行吗?”说着,神情别扭起来:“这个年纪,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擦枪走火了。”

    唐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去吃药。”余穗催促:“你马上就要进组拍戏,如果不小心怀上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唐黎把药塞回她的口袋:“我什么都没做,你还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穗。

    随后,她跟着唐黎进宿舍:“你不是把男人带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唐黎扭头看向她,好像在问你怎么知道。

    “地上的脚印,桌上的电子烟,乱糟糟的床。”余穗毫不留情地戳破:“你都和他躺在床上,他难道不对你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傅司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唐黎把她赶了出去,目光投向床上,想起宋柏彦和自己相拥而眠的情形,嘴角忍不住上扬。

    距离《凰妃》开拍还有十天,封祁为唐黎安排了培训课程。

    在表演上,唐黎就像璞玉仍需要打磨。

    封祁给她找的老师,是一位隐退的老演员。

    对方年纪大了,不喜欢城市的喧闹,居住在郊区。

    上课时间是每天下午三点到七点。

    唐黎回到首都后,余穗不愿再去上课,在吴雪涵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,日日拎着小包陪唐黎去郊区。

    从学校出发,有直达郊区的公交车。

    上了八天的课,唐黎把重心放在台词学习上。

    晚上7点,天彻底黑透。

    一如前几天,唐黎带着余穗去坐公交,往胡同里走了一段路,她的脚步停滞,发现前方不远处,六七个像混混的青年或站或蹲着,正抽着烟,似乎在等人。

    瞧着这一幕,唐黎的心头莫名一紧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走了?”余穗的声音让那些人转头。

    “往回走。”

    唐黎低声说完,拉着余穗转身。

    身后的混混跟上来。

    夜晚,胡同里早就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余穗也看出不对劲,越走越紧张:“他们想干嘛?”

    唐黎没回答,拽着她就往胡同口跑去。

    远远地,发现有混混守在那里,唐黎只能改变方向,拐进另一条小巷。

    混混的声音传来:“看紧所有巷子口,逮住那个穿牛仔外套的!”

    意识到他们是要找自己,唐黎放开余穗的手腕:“分开跑,或者你先躲在这里,然后报警,就说季铭季少校的家属遇到了绑匪!”

    说完,唐黎打算往另一边跑。

    余穗却喊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唐黎回头,耳根处挨了狠狠一下。

    余穗见她没倒下,小脸苍白:“你怎么不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黎。

    没时间去弄懂她想干嘛,唐黎正要走,眼睛一疼,就像进了胡椒水。

    慌乱间,身上的外套也被扒走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唐黎看不清东西,只能死拽着余穗的衣服。

    余穗扯开她的手就跑出去。

    唐黎眼睛酸疼,追不上余穗,模糊视线里,是余穗跑出巷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喂!”唐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没人理她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道痛苦的叫声隐隐传来。

    唐黎心里的不安浓重,循声追去,一路上,撞到什么,绊上什么,她都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不知跑了多久,看见前面地上躺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些混混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唐黎把昏厥的余穗抱起来。

    见她衣衫整齐,一颗高悬的心落地。

    唐黎刚打算叫救护车,余光却注意到地上的细长针筒。

    再去看怀里余穗泛青的面色,她猜到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顷刻间,如坠冰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