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2章 更好的买家
    韩继风一句话,让宴桌上的氛围变化。

    这和黎文彦最初想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以为,这桩婚事会由自己来提及,其他人帮忙说项,加上夏夏找过韩继风,哪怕韩继风不喜欢唐黎,也可能为了夏夏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结果,韩继风现在,二话不说就要娶唐黎。

    黎文彦的余光瞥见宴会厅侧门,黎盛夏恰好进来,想必是刚才夏夏在外面对韩继风说了什么,这样一思忖,他当即举起酒杯,笑着说:“两情相悦的好事,作为长辈,我是乐见其成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黎文彦转头看唐黎,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慈爱:“阿黎家里已经没什么长辈,今天我这个叔叔就逾个矩,替你们做主了。

    阿黎目前还在上学,你们可以先订婚,其他事等过两年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唐黎是黎文彦的私生女,韩继风早已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他对黎文彦这番说辞没异议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”唐黎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黎盛夏走过来,恰巧听到唐黎说:“既然我家里没了大人,我已经成年,我的婚事自己可以做主,不需要旁人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原本融洽的气氛僵持。

    隔壁桌有人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黎文彦当即黑脸。

    不等他训斥,唐黎神色平静地开口:“在黎家的两年,我感激叔叔婶婶的照顾,现在我已经有经济实力,往后就不再给叔叔婶婶添麻烦,至于婚事,也就不劳叔叔为我操心。”

    这张桌上除了黎文彦夫妇,秦衍声也在。

    听到唐黎这样说,秦衍声笑问:“阿黎是不是有对象了?”

    韩继风闻言,视线望向对面的唐黎。

    唐黎没去看任何人,也没否定秦衍声的话:“刚才叔叔说了,要结婚必须两情相悦,但事实上,我不了解韩局长,韩局长肯定也一样,勉强绑在一起,以后难保不会成为怨偶。”就像前世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补充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唐黎的脸上镇定,心里却犹如波涛翻滚。

    当韩继风提出要娶她,她放在桌下的双手不由攥紧,绕了一大圈,在重遇韩继风的那刻,事情又好像回到原点。

    韩继风依然选择和她结婚。

    明明不爱,依然打算把她拖进牢笼里。

    前世她嫁给韩继风后的种种,突然就像海水倒灌,塞进她大脑,几乎淹没她的意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没有国宴,也没韩局长。

    韩继风只是在医院过道上突然问她愿不愿意和他结婚,当黎文彦决定把她嫁给夏正国的儿子,她就把韩继风当成唯一的浮木。

    事实上——

    成为韩家媳,不过是换了个囚笼而已。

    她以为重活一世就能改变命运,可是冥冥之中,有的事就像天注定。

    这一世她不再去韩家,韩继风却来学校找她。

    韩继风不再被夏正国牵连,反而在举报夏正国后成了局长。

    现在韩继风又向黎文彦求娶她。

    在休息区偶遇,韩继风映在玻璃上的沉静眼眸,擦身而过的那瞬,莫名让她压抑的心绪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唐黎回到前世。

    ——前世韩继风把她带去交换黎盛夏的那个下午。

    当时的韩继风就有这样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他不愿踏足自己独居的别墅,只吩咐秘书把她带出来,那辆黑色的奔驰车,秘书拉开后车门,她就看到坐在里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可能是一年,也可能是两年。

    彼时,韩继风身上已经有一部之长的气度,当他抿着薄唇坐在那里,让她异常的陌生,这份陌生让他们同坐一辆车都相顾无言,再然后,她就变成他和绑匪交涉时口中的“黎盛夏”。

    追忆往事,唐黎心里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种预感来自韩继风。

    既然她可以重生,是不是代表别人也可以?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冒出后,盘旋着再也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如果韩继风也和自己一样,他那么爱黎盛夏,现在坐上局长的位置,不是应该去把黎盛夏抢过来,为什么还要娶她?

    还是——

    韩继风察觉出她的异样,怕她对黎家不利,干脆先把她掬在身边,以防她做出伤害黎盛夏的事?

    唐黎忽然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黎盛夏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:“阿黎你不是喜欢韩局长的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黎盛夏坐回秦衍声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不要再说添麻烦这种话。”黎盛夏只当唐黎是不高兴黎文彦在外面不认她,所以赌气不答应婚事,当下又道:“大人有大人的苦衷,没有谁能活得随心所欲,你叔叔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说到底,不可能不为你着想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欧阳倩不让黎文彦说气话,自己跟着女儿打圆场:“今晚出门前,阿黎和她叔叔发生了点小争执,这丫头看来还没消气。”

    她又看了眼唐黎,抿嘴笑:“得知要来国宴,也不用我催,阿黎下午回到家就换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唐黎如果不喜欢韩继风,不会那样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黎文彦的脸色缓和:“如果她不愿意来,我们也不能把她绑来。”再去看韩继风,越瞧这个女婿越满意:“这桩婚事我是同意的,如果我现在拒绝,回头她冷静下来,估计要怪我棒打鸳鸯!”

    说着,黎文彦话头一转:“阿黎和我女儿一样,从今往后,继风你等于是我黎家的女婿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唐黎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看在黎文彦眼里,要多失礼就有多失礼,当即盯着唐黎警告:“大庭广众的,还不给我坐回去。”

    唐黎取过桌上的红酒倒了满满一杯,一仰而尽,接连三杯后,她把空瓶丢回去,望着黎文彦阴沉至极的脸,莞尔道:“叔叔想把我卖个好价钱,其实还有更好的买家。”

    混账东西!

    黎文彦火气上涌,刚想呵斥她口无遮拦,唐黎却褪下西装,拿着酒杯离开了位置。

    黎盛夏进来的时候,国宴就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现在,全场除了安保人员,只有唐黎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就连主桌那边也有领导瞥来余光。

    宴会厅天花板的正中央,水晶吊灯耀眼,唐黎没醉,脸颊却染上一抹绯红,引得周遭宾客纷纷侧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