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1章 你真的希望我娶她?
    黎盛夏瞧见韩继风从侧门离开宴会厅,借口上厕所跟出去,不用特别找,她就在走廊拐角的窗前看到韩继风。

    韩继风脱了西装,领带松开,正站在那里抽烟。

    黎盛夏走近,注意到他右手上有破皮。

    “刚才有没有受伤?”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,却没发出什么响声,黎盛夏的右手搂着左胳臂,并肩站在韩继风的身旁。

    她身上,是一袭裸色长裙。

    无袖低v领,透明薄纱搭配流线设计,黎盛夏扎了个低马尾,几缕微卷的发丝漏下,垂在耳畔,平添几分灵动和性感,涂着裸色指甲的左手上,握着粉橘色的晚宴包。

    没听到韩继风搭腔,黎盛夏继续道:“以前我奶奶过生日,凌子席来黎家见过我一面,从那以后,他就对我抱有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头望向韩继风:“阿黎和我长得像,他在国宴上看到阿黎,难免生出不好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拐角处,灯光打在韩继风侧脸上,昏暗的光线模糊了他神情。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阿黎今天精心打扮过。”

    黎盛夏把目光投向窗外,涂了口红的唇瓣微翘:“阿黎本来在日本拍杂志的封面照,听说今晚要来国宴,早早赶了回来,她年纪还小,刚才你打凌子席,估计把她吓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突然问:“你真的希望我娶她?”

    闻言,黎盛夏抬手去拨唇边发丝的动作停顿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和她结婚?”

    韩继风又问一遍。

    黎盛夏没再去看他,只是轻弯唇角:“你的婚事,我没立场说什么,以前的事,是我对不起你,现在我只希望你好好的,阿黎是个不错的女孩,我爸想要你这个女婿,刚好阿黎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韩继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下一秒,黎盛夏从后面牢牢抱住他:“我不想让你娶任何人,我想回到大学的时候,那样我们还在一起,可是回不去了,我已经和别人在一起,现在我只希望有个人能照顾好你。

    阿黎听话懂事,她可以帮你照顾秦姨,秦姨身体不好,有阿黎在,你工作的时候就不必再担心家里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站在原地,听着黎盛夏苦涩难捱的声音,缓缓闭上眼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,他爱了多年也是唯一爱过的女人,他们分手以后,看着她和别人在一起订婚,他把她默默藏在心里,特别是在梦中,他不爱自己的妻子,心心念念地只有她。

    结果到头来,却是她把自己骗得最狠。

    前天,他在饭局上见到秦衍声的父亲秦忠。

    那是个颇有风度的五旬男人。

    同桌喝酒,他脑海里想的,尽是自己那些梦境——

    只要想到这些,他就没办法再面对她。

    韩继风扯下黎盛夏的双手:“如你所愿,我会和她结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唐黎跟着黎文彦夫妇入了席,眼睛却看向领导人所在的主桌。

    找到宋柏彦的那刻,她的目光停驻。

    不知是宋柏彦的气势过于强大,还是他头顶那盏水晶灯太炫目,唐黎有些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没了西装,宋柏彦只穿一件挺括的白衬衫,纽扣解开两颗,喉结突出,儒雅的男性魅力中,多了几分禁欲的性感,旁边有人和他攀谈,他的眉眼温和,但那种温和,又不尽然是亲近,反而令人有所顾虑,不敢在他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……自己身上还穿着他的西装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间,唐黎的唇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有一道身影出现在宴会厅的侧门。

    韩继风进来以后,没再去寻座位,径直走向黎家人所在的这张桌,黎文彦看到韩继风,当即招呼他坐下,所以,当唐黎收回视线,发现韩继风已经坐在自己的对面。

    黎文彦含笑道:“继风年纪轻轻已经当上局长,可比我们这些老一辈有出息!”

    韩继风没接这句话,往杯子里倒了杯酒,然后站起身,看着黎文彦说:“我倾慕唐黎已久,不知道伯父肯不肯给我这个机会,让我把她娶回家做妻子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