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7章 前世宋先生的死因
    根据卷宗记载,宋柏彦出事那天,正是其弟宋景天出国读书的日子,宋柏彦并未动用总统的排场,只让8名特工随行,亲自送宋景天前往机场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两辆轿车刚下高速道口,路旁的加油站突然爆炸。

    卷宗上,贴着几张现场的照片。

    漫天的火焰滚滚而来,犹如一条张嘴怒吼的火龙,瞬间吞噬周遭一切,附近民房的玻璃尽数震碎,造成200多人伤亡。

    那日负责安防工作的特工,6死2伤。

    至于宋柏彦,除了外伤,他的肺在爆炸中受到冲击波影响,医生的诊断书夹在卷宗里,宋柏彦早年当兵,肺部就受过枪伤,那场爆炸之后,治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在韩继风的梦境里,这起爆炸事件轰动一时。

    但最后,依旧被定义为一场意外。

    外界只道民众伤亡严重,却不知总统也在爆炸现场。

    包括在卷宗上,白字黑字,并未将“宋柏彦碰上加油站爆炸”记为暗杀,只用寥寥数语将事情揭过,当成一般的事故来处理。

    建立此卷宗的是季铭,宋柏彦身边的那位中校。

    这件事肯定经过宋柏彦点头。

    或者说——

    卷宗这样写,本就是宋柏彦的授意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是明眼人,看过这份卷宗就能发现不少问题,所以他才把这场爆炸定为刺杀。

    哪怕宋柏彦没当场丧命,几年后也因病逝世。

    这起事故的后续调查未溅起任何水花。

    总统遇刺,是举足轻重的大事。

    相关部门不可能懈怠,那就只能是,宋柏彦自己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柏彦这样做,除了维护什么人或掩盖什么事,他做不出其它的假设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韩继风站在窗前,想起那晚在檀宫自己和宋柏彦的一面之缘,再想起梦中的自己是如何从夏正国的受贿案里脱身,又到现在宋柏彦留用他,他对这位新总统,或多或少存着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这时,秘书来敲门。

    韩继风回头,秘书已经站在门旁:“韩局,有位姓黎的女士来了,她说是你的大学同学。”

    猜到是谁,韩继风撑着窗沿的双手握紧,尔后道:“告诉她,我在忙,不宜见客,让她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黎盛夏就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黎盛夏双手握着粉色手袋,及腰的大波浪卷发,五官精致,端庄的仪态,透着一股子轻熟美,比起大学时期,如今的黎盛夏少了几分清纯,却也美得更有底蕴。

    见到韩继风,她的目光专注起来,眼中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黎盛夏先开口:“你在忙?”

    韩继风让秘书先出去,视线回到黎盛夏脸上:“你来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继风望着自己的眼神不复往日那般情意,或者说,是他不再把那种情意流露出来,不过几个月,黎盛夏感觉出韩继风的变化,整个人都沉静不少。

    她下午过来,是因为得知韩继风被新总统留用。

    如今看着韩继风本人,黎盛夏再次意识到,韩继风的仕途恐怕会越走越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