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5章 和宋先生抬杠
    封祁这会儿打来,是因为凰妃的试镜结果出来了。

    过道上,唐黎握着手机,听到封祁说剧方选中一个叫蒋伊宁的新人饰演褒夫人,在她的意料之中,反而是封祁,不太相信她会落选,毕竟在新人里,唐黎的演技已经算很不错。

    如果唐黎输给老演员,倒情有可原,偏偏对方也是新人,还是个靠炒作起来的新人。

    “蒋伊宁是我的同班同学。”唐黎告诉封祁,也说出自己的猜测:“褒夫人这个角色很可能是内定的,至于试镜,或许只是为让结果好看点。”

    封祁没想到是这样,毕竟导演是赵正雷,按照赵正雷以往在圈子里的声望,一般制片方和投资方都不会干预他选角。

    这次显然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,封祁的声音有所缓和:“这件事我来处理,你不用管,回了滇南就安心拍戏。”

    唐黎结束通话,重新回到包间。

    餐桌上已经摆着几盘冷菜。

    得知唐黎又试镜失败,宋柏彦打开餐巾搁在腿上:“刚入这行,过于顺畅不一定是好事,其实做什么都一样,开头太顺,哪天要是跌倒,心境方面恐怕比不过那些千锤百炼一路爬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唐黎点头:“没拿到角色,确实有些失落,不过我没认定这个角色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毕竟前世饰演褒夫人的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现在重来一次,这个角色落入蒋伊宁的手里,说到底,是由她引起的蝴蝶效应。

    宋柏彦见她目光澄澈,眼神温和不少,靠着椅背说:“旁人讲再多,都不如你自己想得透。一个内心真正强大的人,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拿得起放得下,过度沉迷失败,只会让你一蹶不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个内心强大的人。”

    唐黎接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宋柏彦笑笑:“强不强大,有时候,没有评判的标准,要想给人你很强大的认知,那么你就得保证,这个世上没人真的清楚你有几张底牌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——

    不让任何人真正了解自己。

    唐黎觉得,这就像是帝王心术,也只有宋柏彦这样的人物,才能把城府说得这么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比如黎文彦,如果不是自己这个私生女的存在,他不至于那么易怒,越是做贼心虚,越是容易情绪暴动,也算犯了从政者的大忌。

    唐黎手里握着勺子,重新望向宋柏彦:“不让别人了解你,封闭自我,如果感到孤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会孤独,说明你还没找到心底真正想要的东西,与人谈心,让人了解你,只能暂时排遣负面情绪,并不是长久之计。”宋柏彦取过茶壶,淡黄色的碧螺春被倒入绿釉小茶杯之中:“给自己减压的最好方式,找准一个目标,然后朝着它去努力去奋斗,少了时间胡思乱想,自然而然也就少了孤独。”

    唐黎想起上辈子自己隔着车窗看到他的那幕,忍不住说:“如果遇上那样一个人,让他了解你,不是为了排遣寂寞,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感情或许是无用的东西,却也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太过理智,通常会错过很多乐趣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回望着她:“学生太有自己的想法,最头疼的就是传道受业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笑容,让唐黎在暖意中察觉出些许温柔。

    她低头喝了口茶水,脸颊热热的,话却说得正经:“我只是指出你刚才那些话里不恰当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说:“还知道和我抬杠,看来试镜的事影响确实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”唐黎。

    甜点上来后,宋柏彦接到一个电话,他没去包间外,直接在位置上接起来。

    唐黎听出来是官场上朋友间的新年问候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服务员来问结账事宜。

    宋柏彦从外套里拿出皮夹,抽了张卡递给唐黎,意思很明白,让她跟着服务员去结账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馥园白金会员的黑卡。

    唐黎站在服务台前,旁边来了两个男人,也是结账,为谁付钱来回客套,闹出的动静让她看过去,恰巧和其中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对上目光。

    是今天试镜现场的制片人。

    对方瞧着唐黎,也把她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的卡。”收银员双手把卡递过来。

    唐黎收回视线,把卡接过来,那位制片人看到她拿的什么卡,先是一惊,然后若有所思地目送唐黎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趴在服务台上结账,试探地问:“刚才那小姐在哪个包间吃饭?”

    “客人的**我们不便透露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她是我们影视公司新剧的演员,瞧见她在这里,我愣是吓了一跳。”制片人腆着脸道:“结果今天来了笔人情,某家经纪公司的董事想捧个新人,让她把角色让出来,所以我就想,如果她有背景,这件事我得重新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收银员听到这话,抬眼瞧了瞧制片人,见他一脸的讨好,终于松了口:“她在竹苑那边的包间吃饭,具体的我不能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的信息量很大。

    馥园的包间分为梅兰竹菊四苑。

    其中竹苑的隐秘性最高,是为那些政要人士准备的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姓唐女演员手里的会员卡,正对暖气口站着的制片人拿出手帕,擦了擦额头的薄汗。

    能拿到馥园黑卡,地位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馥园为追求高逼格,一共也就弄了10个铂金会员的名额。

    说起来,即将卸任的阁下就是馥园常客。

    往回走的时候,制片人涨红了脸,恰巧包间门开,他的助理端了杯红酒跑出来:“罗总,丁总刚开了瓶85年的红酒,让你进来继续喝!”

    “喝什么!”罗总一巴掌拍在助理头上,咬着牙低声说:“老子都要喝敌敌畏了,还喝红酒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