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0章 那我这样的像什么
    宋柏彦没再说话,却也没马上碰那杯甘蔗水。

    头顶,是一盏积了灰尘的灯泡。

    当老板把锅盖掀开,白色的雾汽伴着浓汤香味弥漫在棚屋内,唐黎用筷子挑起米线,为顾及形象,她吃得比较克制,一如过往在宋柏彦面前用餐那样,显得慢条斯理,不知怎地,忽然想起那位薄家小姐。

    心之所至,唐黎开口道:“那位薄小姐还找你吗?”

    宋柏彦正拿着水壶冲洗小碟子,闻言,抬头望了过来,柔和的灯光,映进男人深邃不见底的眼睛。

    尔后,唐黎听到他问自己:“好奇我和她的事?”

    对上宋柏彦的目光,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找回自己的舌头:“我刚去买糍粑,看到卖烤螃蟹的,记起来那次在傅家,她有送来大闸蟹,就随便提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继续埋头吃米线。

    耳根却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——自己并没资格过问宋柏彦的私事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问已经是逾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宋柏彦醇厚的嗓音传来:“她要是继续找我,我就不好再和你在这里吃宵夜。”

    “”唐黎攥紧手里的筷子。

    然后重新抬头,回视着宋柏彦开口:“薄小姐应该没你说得这样小心眼,长辈和晚辈一起吃顿宵夜,薄小姐那样的成年人,肯定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闻言笑了笑,点点头,话也接得从善如流:“有道理,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

    唐黎微扬唇角,继续说:“你这样的不像小人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下,她又道:“都说相由心生,小人一般长得贼眉鼠眼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似被她说得来了兴致,往小碟子上点掉烟灰,一边开腔问她:“那我这样的像什么?”

    唐黎没防着宋柏彦会这样接上来问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胡掰,自己又不算特别能言善道,很容易被问住。

    不愿让气氛僵持,她想到宋柏彦的职务,有个词从脑海里闪过,随即就说出来:“你这样的应该是大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”宋柏彦微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电视剧里,有势力的人物或官员都被称作大老爷。”

    唐黎为自己的说法解释:“虽然你没留胡子,不过身份已经差不多,以前的老百姓都把清官叫作青天大老爷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说:“看来戏没白演,还能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红晕染上唐黎脸颊,她正想回答,烟味突然窜入口鼻,喉咙一阵发痒,克制不住地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边咳,她边用手挡在唇边。

    不想把自己的唾沫星子咳到食物上。

    宋柏彦见状,手上的动作停顿,不动声色地,把香烟按在小碟子里捻灭。

    吃完宵夜,临近夜里十点半。

    从大排档里出来,唐黎先出声问:“现在回去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已经转过身,暖黄灯光下,那双漂亮的小鹿眼望向他,有些欲语还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柏彦偏头,看了眼前方依旧繁华的夜市,继而问她:“想再逛一逛?”

    唐黎:“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事,我们就回去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