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9章 那杯我喝过了(修改)
    宋柏彦一笑,接过菜单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点了两碗滇南特色的过桥米线。

    一共花了30块钱。

    付完钱,老板开始煮米线。

    唐黎忽然起身:“我先去买点东西,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坐在大排档里,身处这样的闹市,并未感到浮躁,街上亮着一串灯泡,来往最多的是外地游客,他取过桌上的那瓶醋,倒了些在白色瓷碟里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唐黎捧着两个小纸袋回来。

    纸袋里装的是油炸糍粑。

    她的手腕处悬了只塑料袋,是两杯甘蔗水。

    这时,老板也把过桥米线端上来。

    唐黎坐回凳子上,至于糍粑和甘蔗水,每人一份:“我和老板讨了蜂蜜,糍粑里面是豆沙,很甜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问:“吃这么多甜食,不腻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吗?”唐黎边说边打开塑料袋,拿出甘蔗水,突然明白到什么,她抬头看宋柏彦:“你不喜欢甜食?”

    瞅了一眼甘蔗水,她又道:“上次我遇到宋景天,一块吃晚饭,他说你很喜欢甜食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她却怀疑自己可能又被骗了。

    唐黎想起那晚吃味千拉面,宋景天喝下一大杯朱古力奶昔,打了个饱嗝,拿着菜单又要点圣代仙草,被她阻止后,他仰着苹果小脸说:“没办法,我们家的人喜欢吃甜食是遗传,我大哥简直嗜甜如命。”

    宋景天抬出宋柏彦,可能只是拿宋柏彦当幌子,好让自己不再拦着他点冰淇淋圣代。

    ——你看,我大哥都吃甜食,你有什么理由能拦着我?

    唐黎这样一想,立刻把糍粑收回来,连带那杯甘蔗水:“如果你不喜欢,我来吃就好了,我蛮喜欢甜食的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却伸手留住甘蔗水:“算不上喜欢,但也不讨厌,偶尔换换口味不是不可以。”说着,他温和的视线投过来:“景天生来早慧,心眼不会比你少,通常他的话只能信五分。”

    “”唐黎没反驳。

    她只是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低头咬着吸管,喝了好几口甘蔗水。

    看到她努力掩饰挫败的模样,宋柏彦眼底染了笑,当唐黎放开吸管,吸管外壁上沾了淡淡的粉色,他猜到那是什么,尔后问:“有那么好喝?”

    唐黎抬头,发现宋柏彦那杯甘蔗水没动过,像他们这种高官,特别是在竞选期间,人身安全非常重要,待她意识到这点,立刻拿起他跟前的甘蔗水:“我先试一下,没问题你再喝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宋柏彦往前稍稍探身,取走她的那杯:“不用试,换一杯就好。”

    正撕杯面封口的唐黎:“”

    “那杯我喝过。”

    许久,她找到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宋柏彦嘴边噙起淡笑,左手搁在交叠的腿上,拇指和食指的指腹轻轻搓着,话是对她说的:“你喝过的,我就不能喝了,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唐黎注意到被自己唇膏弄脏的吸管,用那根干净吸管快速完成替换,微红着脸说:“只要你不嫌弃,我无所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