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6章 宋柏彦把她抱了起来
    宋柏彦没有接腔。

    唐黎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记得,黎家寿宴那晚,在黎文彦书房外,她看到自己不会那样防备,那张小脸上,除了惊讶,并未有故人相见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当自己让季铭给她送伞,她跟着季铭来会所,也不是因为认出他,仅仅是想“交好”自己。

    瞧见他手腕上的红绳,她只想到自己也有过一根。

    八年前,他受枪伤发起高烧,不能及时就医,这种情况,在气候湿毒的弥娑河畔,等于是在鬼门关前徘徊,一不留神就会没命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样,年仅11岁的唐黎趁着他昏昏沉沉,不敢回家叫大人,自己跑去河边洗了手和虎牙匕首,划开他腹部的伤口,把那枚子弹挖了出来,当时他活生生痛醒过来,睁开眼就看到她血淋淋的双手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板搭成的木床前,神情有些呆滞,显然也吓坏了,嘴唇苍白得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发现唐黎手上的子弹,他就猜到她干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先前她看到他腹部血流不止,问他受的什么伤,他没想瞒一个小丫头,也清楚自己在水里泡了那么久,除非自己动手,不然枪伤只会越来越严重,谁曾想,她倒先代劳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疼得满头大汗,却又哭笑不得,看着她发直的眼神,只能出声安慰她:“你做得很对,受了枪伤,子弹不能留在体内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指导下,她用针把那道伤口歪歪扭扭地缝上。

    然后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再回来,捧着一大束罂粟:“我听说,罂粟可以止痛,看!我给你摘了这么多!”

    “”有止痛作用的,是用水煮开的罂粟壳。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解释,她就拿起一大把罂粟按在他的腹部:“用了药,你会很快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从自己的细腕褪下红绳,绑在他左手腕上:“这是我阿妈给我编的,她说在阿罗汉的座前供过,会保佑我平安长大,我借你戴几天,等你伤好了再还我。”

    后来他要离开,她红着眼眶,没把红绳讨回去:“你的伤没好,还是你继续戴着吧,如果我想要,可以再让我阿妈编。”

    连他自己都没料到,那根红绳一戴就是八年

    曹梁已经从宋柏彦的态度猜到答案:“她没把你认出来,那你怎么也不告诉她?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不过是一场善缘,既然她已经想不起来,没必要再刻意去提醒,有的时候,并非挟恩图报才令人两难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这番话,换来曹梁的认同:“她现在忘得越干净,说明她当初救你越是无心之举,没打算从你这里得到什么。

    比如我无意间救了个人,哪天他突然跑来感谢我,反而让我不自在,那种感觉,就像被高高架起来,尤其在道德方面,无形中戴上了枷锁,搞得我以后不做好事就是种罪过。

    再说——”

    曹梁的目光落回宋柏彦身上:“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,倘若真想‘报恩’,完全可以不动声色地来,太摆在台面上,反而不美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曹梁又说:“不过真是女大十八变,一点也看不出你当年描述的皮样,倒像个假小子,搁在我们老家,姑娘长到她这岁数,也该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宋柏彦吸烟的动作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尔后,他嘴角的笑意稍有加深,再偏头望向唐黎的时候,缓声道:“确实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教官的命令,唐黎保持端枪的动作十分钟,等她再扭头去瞧护栏网,网外已经没了人。

    一丝失望浮现在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,想到宵夜,她又满血复活。

    其实最开始,唐黎以为宋柏彦肯定会拒绝她,毕竟那晚,自己干了件很冲动的事,他又不止一两次让她摆正自己的心态,不要把依赖当做感情的全部,但是现在,他却答应了。

    还是说——

    他打算边吃宵夜边给她洗脑?

    就像在馥园那次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唐黎心底的喜悦消去不少。

    趁中途休息,她离开训练场,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去行政楼,因为不知道宋柏彦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走在那条石子路上,唐黎恰巧看到下楼的宋柏彦,他手里拿着车钥匙,走向停在楼前的军用吉普,刚拉开驾驶车门,他就发现不远处的唐黎,出乎意料,因此驻足在车旁。

    唐黎见状,毫不犹豫地跑过去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跑到他跟前,脚下被石头一绊,跪了。

    是真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”唐黎。

    膝盖被成堆小石子猛地一扎,就连双手也按在地上,疼痛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人还没站起身,耳根连脖子就已红透。

    然后,作战靴出现在她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“自己起不起得来?”宋柏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唐黎点了头,立刻闷不做声地爬起来。

    刚站直,右脚踝处传来酸疼感。

    宋柏彦留意到她身形微晃,深邃视线朝她的双脚瞧去:“崴到脚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伤了筋。”唐黎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耳边仿佛传来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唐黎正想去辨别,双脚就离了地,不是公主抱,是类似树熊抱的姿势,突如其来的悬空,让她下意识想抓住点什么,结果却攀上宋柏彦宽阔的肩膀,她的视线,彻底被男人身上的迷彩作训服占据。

    宋柏彦抱起她,似乎并未费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也可能,是他的臂力好。

    男人的右手正横在她背脊处,另一条手臂圈上她双腿,就这样,把她往上提了提。

    唐黎感觉到心跳的加快。

    不是第一次这样靠近,却仍然让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手指揪着宋柏彦肩头的迷彩服,呼吸间,尽是他身上越来越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阳光照在彼此身上,唐黎注意到地上那道重叠的黑影,忽然不知作何感想,她的双手试探地往后伸去,交握在宋柏彦的后颈处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牢牢锁着他,心里却已经异常的踏实。

    “挨得这么近,不难受?”

    听到宋柏彦的询问,唐黎轻嗯一声:“这样就不会摔下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