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7章 试探他对她是否旧情难忘
    做母亲的,自然事事以儿子为先。

    秦月茹喝了口大麦茶,没多久就注意到唐黎那桌的人起身离开,等韩继风过来接她回家,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秦月茹突然道:“我刚碰到了唐黎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专注地开着车。

    看似没有反应,但秦月茹余光瞥到,他握着方向盘的力道微微加重。

    “她是和同学出来吃饭。”秦月茹开口:“几个月没见,我看她比先前更加懂事了,我其实挺喜欢这个丫头,虽然还在上学,如果你觉得合适,你们可以先处一处。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没被韩继风出声否决。

    秦月茹觉得有戏,发自内心地笑了笑:“你现在的工作这么忙,换做一般的女生,可能无法理解你,不过阿黎是个乖巧的女生,性子不错,人也聪明,不会给你带去什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月茹转头看向前方路况,眼神有些悠远:“我的身体不好,你又经常不在家,如果你能早点结婚,家里也有个人陪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,韩继风突然问:“您真的喜欢她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没用,主要是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秦月茹道:“老婆娶回家是跟你过日子,不是和我,你觉得阿黎不错,那就和她试着相处,不是一定要结婚,如果不合适,你们分开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韩继风没再搭话。

    回到韩家,他拿着车钥匙直接去卧室。

    反手掩上房门,脱掉外套坐在床畔,视线却被桌上的文件吸引,那是他举报夏正国的材料复印件,也是他从司法部某个科长那里取来的。

    ——再过几天,夏正国就会被正式撤职。

    韩继风的上半身前倾,胳臂肘搭在腿上的双手相扣,他的脑海里,回想着那些支离破碎的梦境片段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他开始只当自己做了一场冗长的梦,在他拿到夏正国贪污的证据后,梦里的情景更加真实起来,倘若他梦到的这些,将来都会尽数发生,他现在又算怎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秦月茹在车上提及唐黎,他想起的是那个被绑匪用胳臂锁着脖子、太阳穴被手枪指着的女人,她的左腿有些不便,抓着绑匪手腕的双手,布满被烧伤留下的疤痕。

    他站在寒风冽冽的天台上,神情冷峻,听到绑匪提出的条件,冲对面的天台做了个“开枪”的暗号。

    子弹没打死绑匪,却穿透被绑匪挟持的人质头颅。

    韩继风抬手撸了把脸庞。

    在那个梦里,他没想过让特警故意击毙唐黎,仅仅是一场意外,这个意外却也成为他的心魔。

    手机在寂静的卧室里发出嗡的震动声。

    他看到,是黎盛夏的信息。

    [我和秦衍声的婚礼,你会来吗?]

    打开朋友圈,黎盛夏在五分钟前发了个说说,是一堆trianl(缘分天使)瓷娃娃的照片,配了一句独白:“越来越觉得还是学生时代最简单,怀念却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韩继风没回信息,按照梦境里的发展,黎盛夏和秦衍声两年后才结婚,现在发来短信不过是一种试探。

    ——试探他对她是否旧情难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