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9章 他搁在礼物上的贺卡
    唐黎的目光停留在芭比娃娃身上。

    娃娃大概身高20公分,三七开的斜刘海,如海藻般的海蓝灰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头和身后,细致的五官,眉眼部分尤为传神,卷翘的长睫毛,琥珀色的瞳眸,但凡是个女孩,恐怕都无法抗拒这样的芭比娃娃。

    卧室里,柔软的布艺,优雅的台灯,水晶吊灯处处体现温馨感,内置自然清新风格的浴室,露天阳台上的大浴缸引人注目,一旁还摆着装沐浴***巾和香薰的竹编收纳盒。

    别墅的二楼,除了书房和卧室,还有一个试衣间。

    试衣间的移门敞开着。

    唐黎看到,里面挂满各种女式服装,尺寸和芭比娃娃一致,边上陈列着一排鞋子,衣柜抽屉呈半拉开模式,露出里面的帽子、发夹或头绳,这些统统和现实中小女生的房间无疑。

    别墅的正门外,停着一辆粉色敞篷小车。

    一条黝黑小狗正趴在草坪上。

    唐黎蹲在防尘罩前,视线久久离不开这栋仿真的别墅。

    在她的童年里,从未收到过这种梦幻的礼物。

    唐茵被艾滋病毒感染之前,她们住在滇南的小镇上,有一年生日,唐茵给她买了个芭比娃娃。

    后来唐茵被医院辞退,母女俩搬去偏僻的小地方,她时常从穿旧的衣服上剪了布料给娃娃做衣服,唐茵见她喜欢这样玩,得空的时候,也会陪她一块做手工。

    回到黎家,第一次路过黎鸢儿的房间,看到里面的装修布置,她无法否认自己心底生出的羡慕。

    欧式的公主大床上,床头摆着几只毛绒玩具,铺了羊毛坐垫的飘窗上,东倒西歪着各种布艺玩偶,有长颈鹿,有绿耳朵的兔子,还有斑点狗、猫头鹰和小马驹……

    欧阳倩给她安排的客房朝北,常年照不到阳光,似乎永远都是压抑的灰暗,当她从黎鸢儿的卧室回到自己的房间,就像从夏日直接过渡到寒冬。

    唐黎一直认为自己的童年有着缺憾部分。

    在弥娑河畔,她可以和其他小孩光脚到处玩,却不曾像个小公主拿着梳子坐在沙发上给芭比娃娃梳头发。

    或许,每个女孩都拥有一个公主梦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这份礼物,唐黎感觉自己灵魂深处缺失的那块飞了回来,心里是被塞满的满足和温暖。

    插上电源,整栋别墅在璀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在巴伦西亚的海岸边,柔和又静谧美好。

    防尘罩的上方,有一个信封被夹在细麻绳下,唐黎取过来,从信封里抽出里面的贺卡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新年贺卡。

    唐黎打开,内页是一行硬楷书字体。

    男人用钢笔写的字处处露笔锋,似乎是为她刻意用了楷书,在笔画的起承转合处,却透出几分潦草来。

    唐黎双手捏着贺卡,浅浅的笑意浮现在唇边。

    又忍不住想,他是不是嫌自己太早熟,所以派人送来这样一份充满童趣的礼物?

    ——怕她放不开去玩,还特地加了这样一句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