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7章 玩笑是这样开的?
    ……你现在别亲我。

    这句话唐黎未经思考就冲口而出,随即而来的,是后知后觉的尴尬,她搭在宋柏彦嘴巴上的手掌,摸到男人下巴有些扎手的胡茬,手指微微弯曲,多少泄露了她此刻的狼狈。

    这份狼狈,来源于她前一秒的“自作多情”。

    就像佛经里说的——

    相由心生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什么,看到的就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觉得宋柏彦要亲自己,只是她的“觉得”而已,或许……也因为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揽着腰,就像身体里的荷尔蒙突然冲上大脑,导致她产生某种错误的认知。

    上辈子,虽然她嫁为人妇,婚后的几年,也和韩继风睡在一张床上,但除了共用一床被子,他们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。

    嫁给韩继风之初,她心里有过期待。

    特别是领证那一晚,当她洗完澡坐在床畔,是羞涩和紧张,她的脑海里,已经勾画出他们有孩子以后的生活。

    冬日的傍晚,他们可以带孩子去逛超市,再出来,他们分别牵着孩子的一只小手,看着孩子不停踩路边的积雪玩,而韩继风的手里,会拎着装满食材的购物袋。

    或许平淡,却也是细水长流的幸福。

    回到家以后,她进厨房做饭,韩继风抱着孩子去洗手,然后父子/父女俩陪秦月茹在客厅看电视。

    等韩继风拉开淋浴房的门出来,直到掀开被子上床,他对自己只说了两个字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先躺下休息。

    看着背对自己的身影,她心里有着无法言喻的落空,那落空与温存无关,仅仅是,让她因为新婚涌起的淡淡欣喜,被衬成深夜一个人的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结婚几年,她和韩继风始终相敬如宾。

    平日里,如非必要,他们连手都不会牵一下。

    在黎家那几年,自卑深深烙进她的性格,韩继风对待婚姻生活冷淡,她没有主动去做点什么,因为怕惹他厌弃。

    深夜躺在韩继风的身边,她甚至觉得这样也挺好的,就算没孩子,他们老了也可以相互扶持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当她嫁给韩继风,不管是韩继风还是秦月茹,他们都已经是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在唐茵去世以后,她又找到一处心安的归宿。

    她未曾想过,最后会是韩继风结束那场平淡如水的婚姻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可以有性,只是不能对她而已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突然塞进大脑,唐黎的心情也受到影响,不动声色地撤回手,她没去看宋柏彦的眼睛,径直开口:“我就和你开个玩笑,你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宋柏彦缓声说:“玩笑是这样开的?”

    听在唐黎的耳里,瞬间就把这句话归咎为长辈对她的“教育”。

    ……静默在两人之间萦绕开来。

    唐黎能察觉到,宋柏彦的目光仍静静停在自己脸上,正想找话题说点什么,宋柏彦抬手,从她发间摘掉一片槐树叶。

    男人粗粝的手掌轻轻贴着她侧脸肌肤,唐黎感受到宽厚的温热。

    心底寒彻透骨的冰凉,忽然有被融化的迹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