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0章 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
    唐黎站在门外,没有直接跟着傅司进包间,多少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份,她毕竟不是宋柏彦的什么人,不可能像傅司那样大摇大摆地进去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这种牌局就等同应酬。

    她想等傅司确定没问题,自己再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进来?”包间虚掩的门突然被拉开,傅司出现在门口,发现唐黎果然在外面,他伸手,有所迟疑,最后牵住唐黎的左手腕:“就是几个油腻中年男,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被傅司拉着,唐黎往里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这个包间比隔壁大不少,色调暖中泛白,搭配极具质感的深色原木,这样的装潢,和窗外的青砖黛瓦遥相呼应,处处透出东方古韵。

    麻将牌落在桌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唐黎循声把目光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式雕花的屏风隔断,透过镂空花样,她看到屏风后打牌的几个男人,周围还有作陪的,岁数看着都已经不小,可能是浸淫官场多年,哪怕外形不显,谈吐和气质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隔着屏风,唐黎听见有个中年男人开口说话,打着官腔,言辞间滴水不漏,却又不乏风趣之意。

    唐黎很快就找到宋柏彦。

    他坐的位置,正好对着那扇雕花屏风。

    今晚,宋柏彦穿着衬衫和毛衣,不像往常那般正式,也是因为这样,唐黎进来后没一眼就发现他。

    包间内开着暖气,温度不低。

    白色衬衫搭配黑毛衣,衬衫领子露了出来,纽扣被解开一颗,宋柏彦的五官硬朗,轮廓线条偏于削瘦,配上这样的穿着,不会显“娘气”,反而是一股闲然优雅的稳重。

    唐黎看着,心情跟着身体一块温暖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们,我们吃东西。”傅司把唐黎拉去沙发,长长的茶几上,已经摆好几样吃食:“想吃什么随便说,现在都可以点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服务员又送来一盘蒜蓉清蒸大龙虾。

    傅司坐在沙发上倾身,用筷子来回拨着龙虾,然后夹起龙虾头,吩咐服务员:“用这个给我们炖锅粥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让服务员把菜单拿来。

    傅司低头翻着菜单:“来一盘烤羊肉串,还有一份花蛤蒸蛋,再……要两个春饼。”

    想到什么,他扭头问唐黎:“你吃不吃辣?”

    唐黎的忌口并不多。

    傅司合上菜单,仰头对服务员说:“先送一扎豆浆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宋柏彦沉稳的嗓音从屏风后传来:“别只顾着自己点,也问问唐黎的意见,点些她喜欢吃的。”

    唐黎闻言,捏着水杯的手指微微蜷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傅司已经探着身回答:“我有征求唐黎的想法,花蛤蒸蛋还有春饼都是为唐黎叫的,舅你要不信,我把单子拿过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这番汇报,引得屏风后传来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傅司翻了个白眼,低声叨叨:“一群中年老男人的恶趣味,也亏我舅定力过人,换做我,反手就是一个煤气罐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